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极品仙府 > 第八百五十二章 不会这么巧吧?
    “偷……你丫的偷看当今冥帝沐浴?”陈云一脸愕然,饶是他心志坚定也被吓得不轻,同时也很是疑惑,“难不成,当今冥帝是女人?”

    袁裘这货为了能够配得上冥界第一大害,这个雅……雅号,竟然将注意打到了当今冥帝的身上,还丫的偷看当今冥帝沐浴……一个是冥界之主,冥界第一人,一个是冥界第一大害,的确,想要做真正的冥界第一大害,还真的搞一下冥界之主不可。

    冥界之主啊,哇靠,草,擦,插,戳,射,捅,推……陈云如何也没没有想到,冥界之主竟然是个女人。如果不是女人,袁裘这货怎么会去偷看,要知道,这货可是千金楼的常客啊。

    “嘿嘿……当今冥界之主可是超级大美女,小弟我第一次见到,就被她彻底吸引了,也是唯一让小弟我心动的娘们。”袁胖子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笑容,吞了吞口水说道:“小弟我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娶妻,就是因为那娘们,太他娘的**了。”

    看上冥界之主,一口口的称呼冥界之主娘们,还敢去偷看冥界之主沐浴,更是敢说出来,露出猥琐,亵渎冥界之主的话,袁裘大爷只怕也是恒古第一人了。

    冥界第一害,已经无法诠释袁裘大爷了,这货不仅是第一害,还是第一大胆。

    “只是可惜啊,无奈啊,小弟我啥也没有看到,就被当场抓住了。最后,被我老子抓了回去,揍的小弟我三个月没下床。”袁胖子一脸的惋惜,陈云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娘的,偷看当今冥帝沐浴?

    且不说你丫的胆子有多大,就你这货冥侯(上仙)初期的修为,偷看至少是冥帝期修为的高手洗澡,可能吗?

    不过这货还真是牛逼,其背后的力量也真是够庞大的,偷看当今冥帝洗澡,当今冥帝竟然没说啥,最后还只是为自己的老子教训了。

    躺在床上三个月下不了床?

    陈云看着袁裘那摸样,他就能够轻易的看出,这货说的话绝对有水分。这一点,让袁裘背后的力量更加的牛逼了。

    “嘎嘎,大哥,实不相瞒,其实我被我老子抓回去,也就在路上的时候,被老子踹了一脚。本来我老子准备狠狠的教训小弟一顿的,不过,我家老爷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嘿嘿,这下乐子大了。”说到这,袁裘的肥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摸样,“就我老子那没出息的样,还要教训小弟我?最后被我老爷子给虐了一顿,嘿嘿,那叫一个爽啊。”

    靠,这是什么人啊,自己的老子被自己的老爷子给虐了,这货竟然还幸灾乐祸,还丫的敢说自己的老子没出息。

    陈云彻底的服了。

    不得不服气啊。

    “我老子在家里虽然没啥出息,但在冥界还是非常牛逼,非常威武的。这点小弟那可是无比的佩服,就是在家里太窝囊了。”袁裘嘿嘿一笑,说道:“我老子没教训到我,最后反而被教训了,但是,偷看当今冥帝洗澡的事情,实在是有些理亏,随意我老子就让我装重伤,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大哥,现在知道我老子有多没出息了吧?”袁裘愤愤不平的说道:“为这事,老爷子又把我老子虐了一顿,用老爷的话来说,我老子太没出息了,简直就是窝囊废,丢我们袁家人的脸。”

    “靠,这咋就没出息了?你偷看人家当今冥帝洗澡,难道还有理了?”陈云又忍不住翻白眼了,这咋就没出息了啊。

    “大哥,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袁裘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摸样,说道:“用老爷子的话说,什么叫偷看?那要看到了才叫偷看,啥也没看到算什么偷看?啥也没有看到,就丫的被抓了回来,我老子还说理亏?理亏啥?咱可啥也没看见啊,没看见就不叫偷看,没看见就是路过,路过而已。嘿嘿,这都是我老爷子说的,太他娘的霸气了。”

    “我……曰……啊!”陈云彻底的无语了,“看来你家老爷子,还真是够霸气的,牛逼哄哄啊。”

    “那是当然了。”袁裘大爷一脸的得意之色。

    “咳咳,袁裘啊,你如果以后再想偷看当今冥帝洗澡,还是要抓紧修炼的。说出来也不怕打击你,就你丫的这修为,还偷看人家洗澡,你能看的到吗?”陈云连翻白眼说道。冥侯(上仙)初期的胖子,偷看人家至少冥帝期修为洗澡,还没靠近就被发现了,还偷看个屁啊看。

    “大哥果然英明,跟我老爷子说的话如出一辙。”袁裘又是一阵怪笑,说道:“所以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努力修炼了,不过,想要修炼到能够成功偷看那娘们洗澡,实在是有些难。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

    “哎,再说了,就算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我有那个实力,那娘们也不知道会被那头猪给拱了,实在是时间不等人啊。”袁裘叹息不已,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双手抓住自己的肚子,上下晃悠了几下。

    看的陈云是头晕眼花。

    胖子就是好啊,没事的时候,叹息的时候,还可以玩自己肚子上的肥肉。

    “大哥,你看这事,咳咳,我实在是不想去见那娘们,大哥……”袁裘抖了抖自己的肥肉,那叫一个恶心啊。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问你一句了。”陈云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袁裘,你说,你是否真的看上当今冥帝了?”

    “那还问用。”袁裘一脸坚定的说道。

    “既然你看上了她,而且你也说了,你的修为想要追上她很难。就算不知道多少年以后,你的娘们可就被某猪给拱了,对吧?”见到袁裘点头,陈云的声音压得更低了,“所以说,你等不起,不管修为如何,先上,将你的娘们拿下。至于怎么拿下,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看着袁裘不停点头,一脸期待的表情,陈云淡淡的说道:“作为男人,最重要的不是什么修为,而是胆量。你敢偷看当今冥帝洗澡,不可否认,让我很佩服你。不过,你现在却不敢去见当今冥帝,我就很失望……”

    “实力比自己心仪的娘们弱,那倒也没有什么,但若你连最后那点胆量也没了,只怕你就悲催了。还是早早放弃吧,别丫的想着去偷看人洗澡了。就算人家被猪拱了,那头猪也一定是一头勇敢的猪。”陈云郑重的说道:“男人可以啥都没有,但一定不能懦弱,不能没有骨气,不能连自己看上的娘们都怕,不能不敢表白。”

    “靠……大哥,小弟佩服,你老人家可是此道大家啊。”袁裘那绿豆般的眼睛,散发着精芒,兴奋,激动,还充满了感激。

    袁胖子很感激陈云。

    “大哥,如果你是女人,我袁胖子定然会娶你……如果我袁胖子要是女人,定然会嫁给你……呜呜,太让小弟佩服了。”说着,袁裘大爷张开双臂,要给陈云来一个熊抱。

    “滚!”

    陈云全身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看着袁胖子冲过来,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这货给踹翻了。娘的,竟然敢占陈云大爷便宜,靠。

    “嘿嘿……”袁胖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肥肉,顿时信心倍增,豪气冲天,“大哥,走,咱们去见冥帝那娘们,小弟我今天打算向冥帝那娘们表白,嘎嘎,吼吼,桀桀嗷吼……”

    陈云白眼直翻,这货实在是太霸气了,怪不得这货的老爷子对其如此看好,感情是一路货色啊。

    被袁裘骂跑的冥帝期的冥宫守卫,虽然闪人了却也没有离开太远,毕竟,这是他们的职责,都躲在暗处。惹不起袁裘大爷,他们只要不让袁裘大爷看到不就行了吗。

    也正是因为如此,袁裘大爷的嚣张吼叫声,让他们一个个眼冒金星,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太他娘的疯狂了。

    靠,这些可全都是冥帝期的高手啊,因为袁裘的话,差点被吓倒,吓晕过去。从而可见,袁裘大爷的话,多么霸气,多么的有杀伤力。

    潜伏在暗处,保护袁裘大爷的三名冥帝初期,中期的高手,险些被袁裘大爷吓的吐血,对陈云更是咬牙切齿。

    娘的,这是什么大哥啊,竟然怂恿我们家的少爷,干这种事情,太丫的疯狂了。不行啊,必须得向家主,向老爷子汇报情况,不然,要是惹出大事,那可就麻烦。

    三人纷纷对视了一眼,唯一一名,冥帝中期的高手,对着另外两个人点了点头,随即身子一动离开了。

    赶紧回去汇报啊。

    冥界第一大害,臭名昭著的袁胖子,竟然要向当今冥帝表白……“我……曰……”准备来冥宫教训袁胖子的范坚,刚一来到,就听到袁裘大爷的豪言,顿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太娘的震撼人心了。

    “妈的,这袁胖子,也太他娘的牛逼了,竟然要向当今冥帝表白!!!太他娘的有种了,不得不佩服。不过,这货跟当今冥帝还真是够般配的,嘎嘎。”范坚深吸一口气,双眸一凝,心中暗道:“且不说当今冥帝长相如何,单单说,如果我换成袁胖子,我看上了当今冥帝,是否有这种气魄?是否敢表白?”

    “不敢!”范坚想都没想,直接摇头否定,他不敢,叹息一口气,暗道:“只是从这一点,我就已经完全败给袁胖子了。”

    “这一点我虽然败给了袁胖子,但是,我却不会这么轻易服输,我要继续斗下去。放眼冥界,我辈之中,也只有袁胖子能够成为我的对手,其他人都不配,不配。哼,袁胖子你给本公子等着,本公子绝对不会被你甩开,也只有本公子才能够成为你的对手。”范坚深吸一口气,心境也发生的变化,随即,嘿嘿一笑,暗道:“袁胖子向当今冥帝表白,嘎嘎,不知道结果如何,嗯,这样的大戏,怎么可以错过?”

    “还有那个陈云,此人决计不简单,只怕他的危险程度,比之袁胖子更强。现在又多了一个对手,又有一个人有资格成为本公子的对手。这样,才好玩,嗯,好玩。”范坚双眸之中闪烁着精芒,桀骜不驯,不过很快就变得儒雅高贵起来。

    单单只说卖相,范坚和袁胖子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哪怕是陈云在儒雅之上,都不如范坚。

    虽然,这都是范坚的假面目。

    装逼利器。

    但是,范坚这个逼装还是非常到位的,非常有水平,达到了一个境界的。

    气势高昂的袁裘,一马当先向当今冥帝的住所走去,同时,陈云也是在当今冥帝这报到的。

    “大哥,这里就是那娘们的住所了。”袁裘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决定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向当今冥帝表白。

    而当今冥帝,在袁裘的嘴里的称呼也变了,变成了娘们。

    “哗!”

    “哗!”

    “哗!”

    正在这时,一阵戏水之声响起,袁裘大爷双目一亮,口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嘿嘿直笑,暗中对这陈云传音说道:“嘎嘎,不会这么巧吧?那娘们竟然在洗澡?吼吼,嘎嘎,曰啊,草啊……”

    陈云再一次被袁胖子的神经质,给打败了。

    “那你还不赶紧的。”陈云暗中传音促成道:“你去忙你的,我的事情是小事,我在这里等着你,不会打扰你的。”

    “大哥,你简直就是我的亲大哥啊。”袁裘大爷,兴奋的传音,那叫一个感激涕零啊,真是好人,太善解人意了。

    “啧啧,娘们,大爷我来了,洗好了等着大爷我来临幸你。”袁裘大爷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叫,身子一动,快速冲了过去。

    “我……曰,这个傻货!”一路跟来,躲在暗处的范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娘的,你丫的是来偷窥的,是来偷看,竟然叫的这么大声,难道不怕人家知道吗?

    不过,就你那修为,人家早就知道了。

    “靠,这胖子不简单啊。”陈云眉头一挑,认为袁裘更加的不简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