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极品仙府 > 第十八章 敲诈
    死亡是如此的接近,瞬间让陈云冷汗直流,脸色苍白无比,根本就来不及大骂陈逸飞不讲理,没看清来人就下杀手。想要努力反抗脱逃,但奈何修为太低,根本就无法挣脱,唯有闭眼等死。

    刚想起自己的漂亮妹妹不是亲生的,更是在自己的妹妹面前被杀,陈云心中那个不甘和憋屈。

    “哥哥。”认出陈云的陈晴脸色巨变,由不得她多想,全身灵气瞬间爆发,直接攻向陈逸飞,同时口中怒道:“陈逸飞,给我住手!”

    “轰!”

    闭眼等死的陈云快速睁开双眼,见到自己被救下随即大大松了口气,但他的心脏却依然处于剧烈的跳动中。

    “怎么是你?”被陈晴挡下攻击,陈逸飞这时才看清是陈云,心中那个后怕。以陈晴对陈云的重视,如果陈云死在自己的手里,那后果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

    “怎么就不能是我。”与鬼门关擦肩而过的陈云,脸色苍白稳定身形,哪有好脾气给陈逸飞,“妈的,老子根本就不认识你,更加没得罪你,问也不问看也不看就下杀手,你他娘的有病啊,草。”

    之前杀人的时候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自己差点被杀,着实把陈云吓的不轻。

    看着陈云愤怒的样子,陈逸飞表示很无辜,不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如此做,更何况对于陈云这个废物,整个陈家超过一半的男姓都想将其杀之而后快。

    “哥哥……”陈晴满脸羞涩,看着脸色煞白的陈云,轻声问道:“刚才你……都听到了?”

    陈云心中先是一愣,面对这尴尬的问题,他当然不会承认,不然以后见面多不好意思,于是满是埋怨的道:“听到什么?我刚来到后山,看到这家伙想对你心存不轨,还没等我有反应,就被抓了过来,妈的,抓了也就抓了,还不分青红皂白的想杀我,真他妈的脑袋有问题。”

    陈云的否认让陈晴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种莫名的失落,而陈逸飞却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再愤怒再生气他也不敢当着陈晴的面对陈云下手,哪怕是教训。

    “你真没听到?”陈逸飞满脸孤疑之色,陈云是被他从草丛中揪出来的,看样子不是刚到这么简单。

    陈晴何其聪明,被陈逸飞这么一说,小脸再次红了起来,不敢看陈云,心中却满是委屈和伤心,“既然听到了为什么不肯承认,难道我就这么差吗,不配做你的鼎炉?”

    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她们的心永远都琢磨不透,尤其像陈晴这种漂亮的女人,明明是为了报恩才不惜做陈云的鼎炉,陈云也为了不让她尴尬才没承认,现在又生出这般想法。

    陈晴的反应让陈云顿时尴尬不已,心中狠狠的将陈逸飞骂了一顿,“妈的,老子都说没听到了,你丫的不仅有病还是个白痴,非要纠结这么问题,你这不是蛋疼吗。”

    “我听见没听见管你鸟事?”陈云双目一瞪,连忙扯开话题,质问道:“你是什么人,看你也不像是本门弟子,胆子倒是不小竟然跑到烈火宗后山纠缠我妹妹。”

    “你……”刚要发怒的陈逸飞不由的看了一眼陈晴,硬是将怒火压了下去,以他的天赋在偌大的陈家也不曾受到这样的委屈,奈何陈云不是他所能得罪起的,至少有陈晴在场是这样。

    “晴师妹,你要想清楚那样做的后果。”陈逸飞头一偏不理会陈云,“晴师妹,我想你应该清楚,就算陈云过了生死战这一关,有着陈家那些兄弟盯着,他以后的曰子也不会好过。”

    已经彻底接收记忆的陈云当然知道,陈家绝大多数子弟都对陈晴倾心,更加知道自己还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说过,没人可以伤害到哥哥,不论是谁。”陈晴冷冷的看着陈逸飞。

    陈逸飞叹了口气,不愿意多留,“既然晴师妹不愿意跟师兄回去,那师兄也不做停留,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将此事告诉家主。”

    陈家子弟众多,对陈晴有心的不少,而陈逸飞却真正的将陈晴看做是师妹,妹妹。

    “等等。”陈云一把抓住刚要离开的陈逸飞,一缕狡黠之色从其眼中一闪而过,一幅满脸好奇的摸样,“看你这修为和年纪,应该天赋不错,在陈家的地位也不低吧?”

    “那是当然,以我的天赋最多一年就能够成功筑基,将会成为整个陈家仅次于晴师妹的第二个最年轻的筑基期强者。”陈逸飞胸膛一挺神气无比,今年不过二十五岁的他便修炼到了练气十层巅峰,他坚信以自己的天赋用不了多久便能突破。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陈云看着自己的眼神有古怪,有种不好的预感涌向心头,“那又怎样?”

    “你天赋这般厉害,修为有如此之高,我修为低微哪能把你怎么样,你这不是冤枉我吗?”陈云满脸委屈。

    陈云越是如此,陈逸飞就感觉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陈晴见此也感到非常好奇,更加对陈云的表现感到疑惑和陌生,在她的印象之中,陈云可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诚实人。

    “嘿嘿。”陈逸飞的反应让陈云得意不已,不怀好意的笑了一声,“你的天赋这般厉害,低微又如此之高,想来有不少丹药和灵石吧?”

    “你想干什么?”陈逸飞又向后退了一步,死死的捂着腰间华丽的储物袋,这时候他再不知道陈云的意图,他就是猪。

    “干什么?”陈云冷哼一声,“你说我干什么?你丫的不仅调戏我妹妹,还想杀我灭口,我现在小心肝还在噗通噗通跳的厉害,难道你就不应该拿的东西做赔偿?”

    差点被陈逸飞杀了,到现在他还心有余悸,而且他也知道有陈晴在,陈逸飞再愤怒也不敢对他怎么样,更何况这种情况可不是那么容易遇到,不敲诈点好处,他自己都感觉对不起自己。

    面对陈云的敲诈,陈晴笑了,声音很是甜美,而陈逸飞却差点哭了,这简直就是明抢,堂堂一个练气十层巅峰的他,被练气二层的陈云抢,而他却憋屈的没法发火,只有向陈晴求助。

    然而,陈晴却小脸一偏根本就没有帮忙的意思,这下陈逸飞死心了,他知道今天不破点财是不行了,心中那个憋屈啊。

    “看看你这德行,怕个毛啊,我又不会吃了你。”陈云将陈逸飞鄙视了一番,很是淡然的随意说道:“随随便便拿出两件灵器和几万块灵石当做赔偿,这事就算了。”

    “什么?还随随便便两件灵器,几万块灵石,你怎么不去抢?”陈逸飞差点跳了起来,脸色涨红,但接触到陈晴不善的眼神,顿时熄火了,满脸肉疼的说道:“我只有一件下品灵器和一千块灵石,要不要随便你。”

    不要的才是傻子,将灵器和灵石丢进出储物袋,陈云的目光落在了陈逸飞腰间的另一个储物袋上充满了贪婪之色,他感觉那里肯定有很多好家伙。

    “陈云你别不识好……”接触到陈云的贪婪目光,刚要发怒的陈逸飞灵光一闪,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满脸娇媚之色,蛊惑道:“这是家主给晴师妹准备的有不少好东西,只是她不愿意收,要不你替晴师妹收下?”

    “这样啊……”陈云讪讪一笑很是不情愿的将目光收了回来,这事他还是有分寸的不敢为陈晴做主,“既然我妹妹不收,那算了,我也不要了。”

    “不要?这里可是有很多好东西啊,什么灵器灵石丹药都有,你真不考虑下?”陈逸飞脸上充满失望之色,不过他却不死心,因为他知道只要陈云肯出面帮忙就有很大的机会让陈晴父女复合。

    “都说了不要了,哪那么多废话。”就连陈逸飞随随便都能拿灵器,陈家家主又岂会亏待自己的女儿,能拿出手的东西定然都是好家伙,不过陈云必须坚定自己的立场,“还不快点滚蛋,以后不要来搔扰我妹妹。”

    “这次亏大了,只可惜陈云这家伙不够贪,如果替晴师妹收下多好。”叹了口气,陈逸飞满脸失望和肉疼的祭出飞剑踏了上去,“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晴师妹这么重视陈云,如果能够搞定陈云……”

    陈逸飞离开,陈晴小脸依然羞红,轻声道:“哥哥,谢谢你。”

    “谢啥,都是一家人,谁跟谁……”像是想到了什么,陈云瞬间变得尴尬无比,连忙岔开话题,对着陈逸飞的背影大骂道:“妈的,哥哥被骗了,他那飞剑也是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