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二百零一章:子债父还
    第二百零一章:子债父还

    此刻,城主莫非瞄了一眼兀自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莫颜,心头顿时一软。

    莫非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每次见到莫颜犯错之后,主动跪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又狠不下心来去责罚莫颜。

    适才曹秋来报,说公子又在外面闯祸,莫非原本并不以为意,毕竟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他也就见怪不怪了。一脸无奈的莫非,只得摇头苦叹。

    身为城主,每日有很多的公事需要莫非亲自处理,自己的精力终究是有限,总不至于每天围着莫颜那小子转吧?

    于是莫非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便打算让府上的管家出面,去处理莫颜一事。

    可是后来莫非听曹秋说,这次公子所招惹的乃是一名修为了得的高人,那人还特意指名道姓的,定要莫非本人亲自去面见,否则便会将他的独子莫颜大卸八块。

    莫非当场就听得心惊,在莫拓城内敢于向他莫非叫板的人,他的确从来没有遇到过。

    莫非惧怕儿子有性命之危,又担心那高人乃是胡搅蛮缠之辈,便匆忙调派了城中的精锐,以备万全之策。

    毕竟,身为莫拓城守卫统领的曹秋,乃是一名修为大成的初阶级剑师。

    连曹秋都无法摸清楚那人的真正实力,那么可想而知,此人的恐怖程度,到底有多骇然?

    ……

    莫非忽然缓缓抬头,望向轩辕凌凌,旋即勉强挤出一个笑脸,道:“姑娘,犬子有错在先,这是老朽教子无方之过,老朽再次给姑娘陪个不是。”

    莫非说完这句话,忽然从自己怀内掏出一个精致的钱袋子,递到了轩辕凌凌面前,道:“区区俗物,不成敬意,权当是老朽对犬子过失的一点点补偿,也算是姑娘的精神损失费吧!还望姑娘收纳。”

    轩辕凌凌并没有急着去接莫非手中的钱袋子,这是莫非意料之中的事。

    拥有如此强悍修为的高人,他们自然是瞧不上银子这等俗物的。

    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只需去荒山密林走一遭,斩杀几头凶兽,凭着那价格高昂的兽灵骨与兽灵丹,身为修道大家,自然是从不缺银子花的。

    莫非故意干咳一声,旋即将目光再次移到莫颜身上,稍稍瞥了一眼兀自跪在地上的莫颜,闷哼一声,喝道:“哼!你这个不成气候的小兔崽子,还不快快向这位姑娘磕头认错,虔诚道歉?”

    莫颜被老子莫非这么一喝,顿时便爬到了轩辕凌凌面前,朝轩辕凌凌认错道:“对不起,本公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高人,还望高人海涵,大人不记小人过。”

    莫颜虽乃纨绔子弟,但头脑却很灵光,每次在闯完祸之后,他为了免受一些皮肉之苦,在老子莫非恼怒的时候,却能很好的把握分寸,自己主动低头认错。

    在这一方面,素来张狂无度的莫颜,倒是做到了能屈能伸,的确值得那些个纨绔子弟们认真学习。

    轩辕凌凌并没有低头看上莫颜一眼,莫非将这一切瞧在眼中,顿时对轩辕凌凌颇为不满,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然而下一秒,莫非却见轩辕凌凌忽然微微侧了侧头,居然是瞅向她身后的一名中年汉子。

    “钱大哥,莫城主如此厚赠的赏银,你便接下吧!”轩辕凌凌朝钱不一微微一笑,态度极为诚恳,丝毫没有半点做作扭捏之举。

    众人见了轩辕凌凌此举,顿时皆是大感疑惑。城主的重金赏银,自己不要白不要,偏偏就送给一名长相一般的寒酸汉子。

    此刻在场之人,无不向中年汉子钱不一投以羡慕的目光。

    而众人心头所想,皆是城主如此之多的赏银,那名姑娘为何偏偏只赏给那个中年汉子,而不赏给自己了?

    难道当真是自己天运不济?只得穷苦倒霉一辈子吗?

    可是下一秒,令在场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名一副穷酸相的钱不一,居然傻不拉几的连忙摇头摆手。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城主如此重金之赏,小的岂敢白白收领?”

    钱不一穷困潦倒了大半辈子,也的确需要有银子,让媒婆给帮忙说个媒,急着成个家。

    毕竟此生钱不一无亲无故,现如今更是到了不惑的年纪,再不为自己讨一个老婆,将来落得个孤独终老,到死了连一个可以给自己收尸下葬之人的都没有,想来也着实寒碜。

    但他虽然穷苦度日,却也粗略读过一些书籍典故,明白一些做人的肤浅道理。

    咱人穷志不能穷,穷也要穷得有骨气。伤天害理之事绝对是做不得的,无功不受禄那也是再粗浅不过的道理。

    不是自己的东西,自己万万要它不得。

    一旁的轩辕凌凌,见钱不一居然是一位并非见钱眼开,唯利是图之辈,心中不禁暗暗钦佩起钱不一的人品来。

    此刻,不仅是轩辕凌凌对钱不一颇生好感,就连一直愣在原地的城主莫非,竟也对这钱不一另眼相看。

    轩辕凌凌忽然一把接过莫非手中的钱袋子,然而再将钱袋子硬塞到钱不一的手中,道:“钱大哥,这袋银子就当是我替莫城主借给你的,等到你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了,你再加倍回报给莫城主便是了。”

    钱不一微微犹豫了一会儿,他这才握紧了手中的钱袋子,旋即朝轩辕凌凌与莫非二人躬身言谢道:“既然如此,我钱不一便先行谢过姑娘与莫城主了,待有朝一日,我钱不一若真有能力偿还,定然前往莫城主府上,双倍奉还这袋借银。”

    钱不一说完这话,顿觉似乎还有些不妥,便连忙再次向莫非躬身道:“若是此生我钱不一毫无翻身之运,即便是豁出性命而不顾,也定要想方设法,报答莫城主今日的借银之恩。”

    城主莫非闻言,顿时一阵愕然,他心底不禁暗暗赞叹道:“此人虽然落魄,但面对本城主居然不卑不亢,倒也有些风骨。

    在面对如此重金的诱惑之下,他还能定住自己性子,着实不易。

    嗯!难得,难得!或许此人是一名怀才不遇的寒门子弟,又或许是家道中落才令他颓废至此的吧?

    想我莫非一生坎坷,不知费尽了多少心血,这才换得了今时今日之福运。

    众人只道是我莫非命好,但在每一份回报的背后,付出的血与汗,又能有几人知晓了?

    只是我那不成气候的犬子,在我百年之后,他是否能守得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家业了?

    可莫要像这眼前的汉子一般,到头来落得如此不堪才行呀!”

    莫非顿时感由心生,颇为触景伤情,不免有些难过。

    钱不一见莫非兀自愣愣出神,他便以为莫非原本是要将这袋银子交予轩辕凌凌的,没想到轩辕凌凌却又转给了自己,所以心中颇有不悦。

    想到此处,钱不一便双手托着钱袋子,将钱袋子又转递到了莫非的面前,躬身道:“莫城主,小的将这钱袋子还是还给你吧?”

    莫非闻言一惊,连忙推开了钱不一递来的钱袋子,旋即讶然问道:“壮士这是何意呀?”

    钱不一微微一愣,一脸懵然,道:“回禀莫城主,小的无功不受禄,不敢白白拿了城主的银子。”

    莫非摇头笑道:“非也,非也!适才这位姑娘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

    这袋银子就当是本城主借给你的,你可要记好了,是‘借’而不是白白给你的呀!

    既然是如此,又何来的无功不受禄一说了?”

    钱不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顿时尴尬一笑,缓缓道:“适才小的在给城主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忽然瞅见城主兀自走神,似乎并未搭理小的,小的还以为是……”

    莫非闻言哈哈大笑道:“适才本城主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琐事,所以才走了一会儿神,没想到居然会引得壮士误会一场,哈哈……着实不应该呀!”

    钱不一似懂非懂,愣在原地,憨憨一笑。

    莫非瞅了一眼兀自跪在地上许久的儿子莫颜,忽然将目光再次落到轩辕凌凌的身上,旋即缓缓道:“姑娘,你可原谅了我这不成气候的犬子?”

    轩辕凌凌微微点头道:“老莫,请恕我直言,像你这般教育孩子,孩子终究是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

    就年龄而言,轩辕凌凌比莫颜并大不了几岁,她此言一出,莫非与莫颜顿时对望了一眼,父子二人的脸上,皆有不悦之色。

    莫非微微一愣,心中颇有怒意,暗道:“纵使莫颜那小兔崽子再怎么不济,但也轮不到你一个黄毛丫头来教训本城主吧?

    况且单以年龄而论,本城主老大一把年纪,你一个黄毛丫头对本城主出言不敬,出口便喊本城主老莫也就罢了,居然还诅骂本城主的儿子莫颜成不了大气候,你到底居心何在?

    哼……本城主可是忍了你半天了,你一个黄毛丫头也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一点吧?”

    莫非心中虽然极为不痛快,但毕竟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又有什么样的场合是自己所没经历过的了?

    所以莫非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的平静,他忽然朝轩辕凌凌微微一笑,连连点头道:“姑娘教训得是,只是老朽愚钝,却不知应该如何做,才能将这逆子调教成一个有出息的人了?”

    莫非的弦外之音,隐隐透着一股对轩辕凌凌的藐视。

    然而轩辕凌凌虽然修为了得,又高居氰国护国法师一要职,却终究是太年轻了,她并未能听出莫非的这句弦外之音。

    “老莫,帝都离墨堂的新生招募季即将到来,你可以让莫颜去参加新生的入学考核,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是否能顺利考入离墨堂,这对于莫颜来说,只会有利而无一害的。

    轩辕凌凌俏眉一扬,一提起离墨堂,她便激动了起来。

    莫非闻言一惊,顿时睁大了眼睛,点了点头,道:“也对!”

    第二百零一章:子债父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