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九十四章:火笼之术
    第一百九十四章:火笼之术

    赤瞳,灵长类物种自身潜能爆发至极致的一种独有特征。

    而此刻,伴随麋鹿双目赤瞳出现的一刹那,它的天赋技能‘化骨绵’旋即施展开来。

    化骨绵神技那种韧不可催的透明状固体,瞬间包裹住了麋鹿的全身,如同披了一件透明的外衣。

    黑麒麟蓦然暴喝一声,双手向前一推,悬浮在他面前的那团火焰,顿如变戏法一般,化成一只体型细小的火焰化豹图样,然后迅猛无匹地朝着那巨型麋鹿扑将了过去。

    麋鹿俯望着迎面扑来的火焰化豹,从鼻孔里冷哼一声,朝黑麒麟不屑地讥笑道:“区区雕虫小技而已,不足为惧。”

    麋鹿嗤之以鼻的冷嘲热讽过后,便见麋鹿的身躯猛地一抖,它额头上的两只鹿角顿时泛起一抹寒光,旋即迅速俯首,以鹿角之利迎上了朝自己攻袭而来的火焰化豹。

    下一秒,便听得‘噗’的一声响,火焰化豹与鹿角撞了个满怀,顿时如同火焰迎上了一桶冰水一般,顷刻被浇灭。

    一缕青烟,笔直向天。

    黑麒麟与司马茂见状,旋即面面相觑,皆是一脸骇然。

    而鹿角适才与火焰化豹相撞的部位,隐隐带有一丝焦糊,只是麋鹿的体型过于高大,而那淡淡的印记却是仰面朝天,所以司马茂与黑麒麟并未能及时发现鹿角上的异常之处罢了。

    高级灵兽麋鹿引以为傲的鹿角,坚硬如钢,素来不惧怕任何挑战。

    然而鹿角在适才与火焰化豹交锋的过程中,却是受伤不轻,此刻鹿角灼烧处,隐隐透着一股钻心的痛疼,使得麋鹿不得不咬紧牙关,强作镇定。

    表面虽然无恙,但麋鹿的内心却是惊骇惶恐,不禁暗暗吃惊道:“居然能伤到我的鹿角,可见眼前这名人类术法师绝非等闲之辈。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唯有请尊长大人们亲自出马,才能顺利的解决掉,这两名麻烦的人类老头了。”

    “嗯!人类不是有一句老话是这样说的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然打不过,逃命也不错。”麋鹿内心的主意暗暗已定,它在准备撤逃之前,忽然朝天一阵嘶鸣。

    麋鹿的这一声嘶鸣,倒是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刚劲而又有力。

    四周的朦胧雾气,居然被麋鹿这一鸣之势,给吓得四散溃退,方圆十数丈内顿能见物。

    而那些原本蛰伏在树梢枝头的鸟类,被麋鹿的这一声嘶鸣,给吓得皆是惊骇莫名,顿时纷纷振翅飞去。

    麋鹿的嘶鸣声,在迷雾大沼泽内四处回荡,余音久久未息,威势甚是逼人。

    司马茂与黑麒麟对望了一眼,二人无不被麋鹿的这一声嘶鸣,给惊得大为失色。

    “没想到,区区一只高级灵兽而已,居然能有这等气势,它这一声嘶鸣,竟然丝毫不亚于神兽级别。”

    司马茂抚摸了一把手中的破天刀,脸色突兀变得凝重。

    “眼前这只麋鹿,本就拥有一项绝优境界的天赋技能,乃举世为之罕见。

    而方才它居然能正面硬接下我的火笼术法,可见其修为定然已经大成,或许它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神兽级别的范畴,大哥,我们可得小心一点呀!”

    黑麒麟瞥了一眼司马茂,忍不住提醒到道。却见司马茂脸色忽然一沉,黑麒麟的内心顿时也不淡定了:“我与司马老兄共事数十载,但从未见他如此心事凝重的样子。

    呃……眼前这只麋鹿即使实力再强,就算它是一只极品神兽,那也定然不是我二人的对手。那么司马茂老兄,他此刻到底是在顾虑一些什么了?”

    就在二人各自暗暗惊叹之际,麋鹿却趁机一动,竟然是往后拔腿便跑。

    司马茂与黑麒麟这才刚刚缓过神来,却听得身后一声暴喝:“孽畜,想逃?哼!恐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孙韵文不知何时冲了过来,他手中那具特制的连弩,早已不知去向,然而在他手中却多了另外一件物事。

    那是一件雕刻极为精致的罗盘,此刻,孙韵文的左手正平托着罗盘,右手则飞快在罗盘上做了几个手势,嘴里念念有词:“金木水火土,风雨五雷行。临兵皆斗,阵列在前。困兽灵神阵,封锁歪魔邪。”

    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彩芒,刹那间从罗盘上方,顿时狂涌射出。

    七色彩芒,绕着麋鹿的巨大身躯,在虚空中纵横交错自由搭配,瞬间结合成一座七彩樊笼。

    麋鹿被七彩樊笼所缚,拼命挣扎无效,只得不停的凄厉鸣叫,叫声颇惨。

    “三弟的困灵阵,着实厉害了得。”缓过神来的司马茂,瞅了一眼被困灵阵压制住的高级灵兽麋鹿,顿时忍不住朝身旁的孙韵文竖起了大拇指。

    “区区小技,不足道哉!小弟在大哥面前献丑了。”孙韵文望了一眼被困灵阵给牢牢困住的麋鹿,顿时吁了一口气。

    旋即,孙韵文将目光移到了司马茂的身上,一脸羞愧的朝司马茂躬身行礼。

    黑麒麟在孙韵文后背轻拍了一下,微笑着赞赏道:“三弟你也莫要谦虚了,你这困灵阵的威势,我们可都曾亲眼目睹过。

    当日在氰国西北边陲,这困灵阵连那火凤都曾困住,如此强悍的困灵阵,怎么能把它说成是雕虫小技了?”

    面对黑麒麟的这一段话,孙韵文一时哑然,居然不知该如何反驳。

    毕竟困灵阵此等强悍的奇门遁甲之术,被他一介谋士给说成是雕虫小技。

    想必谋士一门的祖师爷们,若是得知自己的徒子徒孙,将谋士一门的看家本领七彩困灵阵,给说得是一文不值,肯定会气得要从棺材板中爬将出来,将孙韵文活吞了才行。

    ……

    “三弟太过谦虚了。”司马茂将目光移到了困灵阵内的麋鹿身上,忽然面色一凝,故意提高了嗓门,继续道:“二弟,三弟。咱们必须速战速决,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才好。

    呃……若是我猜测得没错,方才那麋鹿的嘶鸣声,正是在给迷雾大沼泽深处通风报信,指不定那些强大的神兽正在往此处奔来。”

    司马茂此言并非是危言耸听,因为此刻黑麒麟与孙韵文皆隐隐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正有一股无形的威压之力悄然而来,二人心头皆是一惊。

    黑麒麟瞧了一眼被困灵阵牵制住的麋鹿,不敢有片刻的犹豫,他双手再次迅速结印,适才使出的火焰化豹术法被黑麒麟以同样的手法,再次施展了开。

    火焰豹顿时笔直的窜向麋鹿下腹,被困灵阵所缚的麋鹿,此刻也只得任人宰割。

    惊奇的一幕出现在司马茂等人眼前,笼罩在麋鹿表皮外的透明状固体,居然被火焰豹一点即燃。

    只是一瞬间,烈焰滔滔,无情的焚烧着麋鹿的躯体。

    麋鹿痛苦的嘶鸣着,它浑身上下无不剧烈地抽搐着,那巨大的身躯,也逐渐变小,顷刻间缩回到普通麋鹿般大小。

    麋鹿凝望着眼前的三个人类,恶毒的诅咒之言顿时脱口而出,咬牙切齿道:“可恶的人类,终将你们费灭殆尽。”

    说完这句话,麋鹿已经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地面上。

    蓝色的烈焰,依旧在麋鹿身上尽情的焚烧,所过此去,麋鹿的皮毛肉骨,瞬间相继化为灰飞烟灭。

    顶级初阶术法师的灵力修为自然了得,而黑麒麟所施展的火笼之术,正是火系术法中,最拔尖的单攻技能。

    这一束火笼术,凝聚着顶级术法师的强悍灵力修为,它的威力自然不容小觑。

    方才黑麒麟第一次使用火笼之术的时候,被麋鹿修行千载的鹿角强硬接了一招,鹿角也因此受伤不轻。

    而它的‘化骨绵’天赋技能,对付近距离格斗的大地战士,自然是妙用无穷。

    但对于术法师汇聚天地灵力,以自然之力召唤出来的远程术法攻击,除了对雷系术法有绝缘之效以外,火系术法却是其最大的克星。

    化骨绵撞上火系术法,就如同干柴遇上烈火一般,自寻死路。

    术法师一门艰奥难修,绝大多数术法师,往往终其一生,也只会专修某一系术法。

    修雷系术法的,这一生便只会雷系术法;修水系的,这一世也只会去修水系……

    除非资质奇高,悟性卓绝者,才能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多修一两系术法,从而拥有两系术法能力。

    就如同黑麒麟,修的便是雷系术法与火系术法两种。

    在术法师一门,能同时修得两系术法的,那是少之有少。

    而这概率大概在万分之一左右,拥有两系术的术法师,身价自然成倍暴涨。

    如此人才,也定将备国家所重用。

    “小心鹿角可别被火焰给焚烧了。”巨人韦之强行忍受着身上的疼痛,快步行走了过来,顿时一脸焦急之色。

    就在巨人韦之话音刚落之际,司马茂手中的破天刀忽然一挥,破天刀影瞬间斩下了麋鹿额头的两根鹿角,切口整齐而光滑。

    而就在破天刀影斩下鹿角的一刹那,蓝色的火焰已经焚烧到了麋鹿仅剩的头部,麋鹿瞬间化为灰烬。

    司马茂将那两截鹿角递给了居然韦之,微微一惊,道:“居然是你?”

    “是你?巨人韦之?”

    “你们巨人族为何会出现在这迷雾大沼泽内了?”

    “为的就是这精品灵兽的鹿角?”

    ……

    黑麒麟与孙韵文闻言,纷纷朝巨人韦之望去,脸颊间的惊讶之色浓艳。二人心中的一连串疑问,顿时纷纷脱口而出。

    此刻,巨人韦之已经将自己简单的清理干净,他脸颊间的淤泥也被擦拭掉了,所以黑麒麟到了此刻,才认出巨人韦之来。

    司马茂拾起巨人韦之遗落在地的巨斧,道:“这巨斧是你的吧?”

    巨人韦之毕恭毕敬地朝司马茂躬身行了一礼,道:“正是我的。”

    巨人韦之将那两截鹿角系在了自身衣服的破洞上,旋即双手在自己身上擦拭了一番,这才伸手接过司马茂递过来的巨斧,道:“我们巨人一族很少跟人说客套话,不过今日,我要好好谢谢你们。”

    黑麒麟与孙韵文对望了一眼,二人相视一笑,孙韵文不禁开玩笑道:“没想到,那日在万仙镇嚣张跋扈的巨人族青年,倒也对我们哥三如此客气了。”

    巨人韦之挠了挠头,尴尬一笑道:“那日是小子的无礼,还望三位前辈莫要往心里去。”

    第一百九十四章:火笼之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