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八十八章:北郊夜行
    第一百八十八章:北郊夜行

    日晚,戌时三刻,帝都东西南北的四扇城门,相继应点关闭。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乘着两骑快马,赶在北大门关闭的前一秒,匆匆抵达城门。

    城门守将苦口婆心拦下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并以非常严肃的口吻警告二人,说郊外山林野地,夜间恐有吃人的山精猛兽出没,只要是稍不留神便极易丢掉性命。

    奈何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对于城守的一片好意相劝,却是半个字也听不进耳。

    城门守将只得无奈的摇头,望着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逐渐远去的背影,苦叹道:“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年轻人的胆子比较大。

    哎……又出去两个找死的家伙,希望他们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关……城……门。”

    伴随着城门守将的一声令下,十数名守城门的兵卒,旋即纷纷扭动自己所负责的机括,开启了城门升降的机关。

    下一秒,厚重的北城门缓缓沉落了下来,伴随着‘咔,咔’齿轮旋转摩擦之声,厚重严实的城门,顷刻间便将北大门给封堵得严严实实。

    十数名兵卒关了城门,在城门守将的率领,纷纷登上了城楼,进入休息之所

    ……

    月夜与慕思凡一路北上,行了将近十里地,二人已是气踹嘘嘘。

    然而眼前所见,却依旧是一马平川。

    朦胧的月光,洒照在帝都北郊的官道上,荒野寂寂,清风徐徐,莫名的给周遭环境平添了几分神秘。

    “夜哥哥,我们出城有一会儿了吧?”慕思凡忽然抬眼望天,但见苍穹间众星拱月,在星芒月光的照耀下,月夜身姿俊逸的背影,煞是好看,慕思凡居然忍不住多瞅了几眼。

    “嗯,我估摸着至少有一个时辰了吧!”月夜并未驻足回望,而是继续朝前赶路。

    二人这一路急行,显然有些疲惫不堪,此刻竟然是有一点上气不接下气。

    但因心系小鸟不凡的安危,二人却是丝毫不敢懈怠,任凭脚下千斤重,二人依旧迈步向前。

    “夜哥哥,怎么还不见前方有山呀?”

    “应该快到了吧!我们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马上就能瞅见山的。”

    “好。”

    “……”

    慕思凡捋了捋额角的发丝,一副成熟美女的韵味,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引人注目。

    只不过月夜此刻奔行在慕思凡前面,所以他并没有眼福去欣赏到慕思凡的美。

    慕思凡心急如焚的追赶着月夜,她的额头却凝聚出一些汗珠,时不时又沾染到了她额角的发丝,二人如此一前一后继续前行着。

    ……

    “驾……”

    “驾……”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各乘一骑,一前一后,驰骋在帝都北郊的官道上。

    二人在出城之前,南宫锦红特地花了一些银子雇来了两匹快马。

    “三哥,按道理我们应该早就追上了大哥和二姐的,怎么这一路上也不见有一个人影?难不成大哥和二姐会飞?所以我们的快马始终追不上他们?”

    不败雁北一脸疑惑地摇了摇头,道“或许大哥和二姐,是寻了一条近道了?”

    “嗯,有这个可能。不过三哥,大哥和二姐如果不是走的这条官道,我们又该怎么办呀?”

    “呃……我们先沿着官道,直奔到有山的地方再说吧!”

    “好,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商定,旋即纷纷扬鞭,催马加速前行

    ……

    慕思凡与月夜体力消耗甚巨,二人在一路急奔之后,他们前行的脚步明显缓了下来。

    “思凡,你还能坚持住吗?”

    “还行吧!只是晚上滴米未进,此刻腹中颇为空虚,所以这脚下有点使不上劲。”

    “嗯,我也一样,要不咱们停下来稍微休息休息?”月夜一脸关切的望了一眼慕思凡。

    “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我担心万一我们停下了脚步,就再也没有力气前行了,若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可如何是好呀?”

    “也对!还是思凡顾虑得周全一些,不能停,不能停呀!”

    “此时此刻,如果能突然跑出一匹快马,载着我们前行,那该有多好呀!”

    “刚才我们着急忙慌的出城,却是忘了回一趟客栈,把我们的马牵出来。

    哎……真是急糊涂了。”

    “是呀!我们的那匹快马,是一直交由客栈的小二帮忙照看打理,我有好些日子没能看见它了,也不知道它是长胖了,还是长瘦了?”

    “嘿嘿……看来思凡还是挺怀念我们的那匹马嘛?”

    “当然了,如果不是有它的功劳,我们能这么快就顺利的抵达帝都吗?”

    “也是,从荷池到帝都的这一路,我们的马驹可没少遭你的罪。”

    慕思凡努嘴道:“夜哥哥,你这句话可就说得有点没心没肺了。

    哼……好像就只有我一个人骑马,难不成你是一路步行到帝都来的?”

    慕思凡的言语中,充斥着对月夜的反驳与强烈不满。

    ……

    “咦?”慕思凡忽然驻足,惊呼一声。

    “怎么了?”月夜顿时也停住了脚步,转身瞧着兀自愣在一旁的慕思凡。

    “我好像听到有马蹄声正在往这边赶来。”慕思凡面露喜色。

    月夜静立凝听,果然听到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奔来。

    “不对,这三更半夜的,驰骋荒郊野外,不是悍匪,定是强盗。”

    月夜惊呼长叹,旋即拉着慕思凡,便躲到了路旁的一株大树后面。

    慕思凡一脸质疑地望着月夜,低声道:“夜哥哥,你是不是也忒谨慎了一点?

    这走夜路的人,也不一定都是坏人吧?比如说我们俩,我们在来帝都的路上,不是也经常走夜路的吗?

    难不成,我们也是悍匪强盗?”

    面对慕思凡的质疑,月夜顿时语塞,毕竟慕思凡的所言,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赶夜路的未必就是悍匪强盗之流,但这夜半三更在荒郊野外,自己保持谨慎一些,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姨爹和姨娘待自己不薄,他们将慕思凡托付给自己照顾,如今慕思凡与他远离故土,若是慕思凡有个什么闪失,他真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姨爹和姨娘。

    但凡是心里有了羁绊,人就会变得瞻前顾后,不再像之前一样,随性而为。

    “驾……”

    “驾……”

    两骑快马,瞬间从月夜与慕思凡的藏身之所,奔驰而过。

    慕思凡闻声,猛地从大树后窜了出来,朝着那两匹奔驰而过的快马,挥手呼喊道:“三弟,四弟……”

    “果真是三弟和四弟?”月夜望着逐渐远去的两骑快马,喃喃自语,一脸惊愕。

    眼见那两骑快马转眼便消失在茫茫夜色里,慕思凡一脸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在默然片刻之后,慕思凡颇为埋怨地瞅了瞅月夜,努嘴道:“夜哥哥,你把三弟和四弟也当成了悍匪强盗?”

    月夜一脸羞愧地挠了挠头,苦笑道:“怪我多疑了。”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慕思凡没好气的瞪了月夜一眼。

    “三弟和四弟肯定是来寻我们的,三更半夜荒郊野外到处暗藏危机,唯恐三弟与四弟遇到什么危险,我们必须赶紧追上去,与他们会合才好。”

    月夜望着那两匹快马消失的方向,脸颊间满是紧张与担忧之色。

    慕思凡一脸无奈地摇头苦叹道:“夜哥哥,你可真是糊涂得紧,就凭我们的双腿,能追得上他们的快马吗?”

    月夜一脸懵然,道:“追不上也得追呀!我们总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三弟和四弟,为了寻找我们而涉险吧?”

    慕思凡赞同地点了点头,道:“自然不能。”

    “那么我们赶紧追吧!”

    “好,走。”

    在经过这段小插曲之后,月夜与慕思凡再次抖数精神,大步流星地朝着前方的官道,奋力追赶而去。

    ……

    “三哥,你刚才可曾听见有人在喊我们?”南宫锦红紧紧跟在不败雁北身后,马驰飞快,耳畔生风。

    “四弟,你刚才说什么?”由于不败雁北胯下的快马奔速极快,不败雁北并没有听清楚南宫锦红所说的话。

    此刻原本行在前头的不败雁北,微微紧紧了缰绳,马步稍缓,南宫锦红很快便追了上来。

    南宫锦红在行到与不败雁北并肩处的时候,他忽然勒住了缰绳,逼停了急行的骏马。

    不败雁北见状,急忙也勒紧了马缰,将马匹停在了不败雁北身旁。

    “三哥,你刚才可曾听到有人在喊我们?”南宫锦红调转马头,望着眼前的夜色,脸色顿时变得沉重。

    “刚才一路疾奔,耳畔只听到有猎猎作响的风声。”不败雁北摇了摇头,旋即也调转马头。

    南宫锦红疑惑道:“或许是我幻听了?刚才也并未见路上有人影呀!”

    不败雁北凝望着眼前的夜色,忽道:“四弟,你也别要大惊小怪了,荒郊野外偶有几声枭枭之音,只不过是被你误听成了人声罢了。”

    南宫锦红点头道:“或许正如三哥所说!我们还是抓紧赶路吧?”

    不败雁北赞同道:“好,说不定大哥和二姐就在前面。”

    不败雁北此言一出,二人纷纷调转马头,准备催马前行。

    “三弟,四弟……”

    然而就在此时,身后一男一女的声音,再次隐隐约约的传进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耳中。

    二人闻声一愣,旋即面有喜色,纷纷再次调转马头。

    “大哥,二姐……”

    朦胧的月光下,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瞧见眼前不远处,有两条人影正朝自己奔行了过来。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不待这两条人影行近,当即纷纷拍马朝来人迎了上去。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见了月夜二人,他们原本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皆是松了一口气。

    南宫锦红好奇心强,忍不住向月夜与慕思凡询问起二人因为何故半夜跑出城来之事。

    月夜与慕思凡对望了一眼,见不凡之事,已经难以隐瞒,月夜便向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说起不凡来。

    月夜因为担心不凡的身份外泄,从而对不凡招来了杀身之祸,故此月夜并未向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提起不凡乃是上古神兽。只是谎称不凡乃是慕思凡祖传的灵宠,善人语,有点微末的本领,与慕思凡能略微心灵相通。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在听完月夜的这一番介绍之后,皆是大感吃惊。二人在原地默然片刻之后,南宫锦红便上了不败雁北的马,将自己的马匹空给月夜与慕思凡乘坐。

    于是一行四人,骑着两匹快马,向北道飞驰而去。

    第一百八十八章:北郊夜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