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七十八章:奋力一搏
    第一百七十八章:奋力一搏

    君悦竟博所,熙熙攘攘的如意斗鸡坊内,人声喧哗,极为热闹。

    此刻众人的目光,无不被斗鸡场上精彩绝伦的鸡斗所吸引。

    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九号斗鸡场,正经历着一场小风波。

    ……

    慕思凡偷偷地瞄了一眼四周,见周围正有不少人,纷纷朝自己凝望了过来。她顿觉羞涩,忍不住微微垂首,避开了众人的目光。

    站在慕思凡身侧的不败雁北,同样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旋即将目光从斗鸡场上收了回来,却是低头看向自己的双脚。

    月夜在与南宫锦红对望了一眼之后,将目光移到了小二身上,抱拳道:“小二哥息怒,我们并非是不想下注。只不过是我们来得稍微晚了一些,想先观察观察现场的情况,斟酌一下,再行下注罢了。”

    “大家快看,刚才那白色斗鸡一扑之势着实了得,棕色斗鸡居然毫无招架之力。”南宫锦红忽然高呼一声,趁机打圆场。

    众人听了南宫锦红的这句话,顿时激动不已,纷纷将目光再次移到了斗鸡场内。

    只见,那只被小二称为白将军的白色斗鸡,正逼迫得那只被称为棕毛虎的棕色斗鸡,步步后退。

    大家见状,南面的一群人,顿时激动得兴奋了起来。便有人带头高喊道:“白将军必胜。”

    “白将军必胜,白将军必胜……”

    有人带头呐喊,其余的众人自觉响应,皆是大声呐喊了起来。

    或许是斗鸡通灵,它似乎明白大家正在为自己助威呐喊。白将军顿时乘风破浪,一直将棕毛虎逼到了无路可退之境。

    北面的人群皆是下注赌棕毛虎胜的,此刻大家凝望着场内一边倒的气势,顿时便炸开了锅,有人带头呼喊道:“棕毛虎加油!”

    本来就憋着一口气的众人,在这一声‘棕毛虎加油’的呐喊声响起之后,顷刻间纷纷振作起精神,扯开了嗓子,齐声呐喊道:“棕毛虎加油,棕毛虎加油……”

    九号斗鸡场的气氛瞬间高涨,而热血洋溢的赌者们,更是攥紧了右手的拳头,极有规律地为自己下注的一方加油呐喊。

    “小二哥,我赌白将军胜出。呃……下注五两银子。”月夜瞅着斗鸡场上精彩绝伦的扑斗场面,见白将军威势逼人,他安奈不住内心的那一份激动,急忙朝小二挥舞着手,朗声说道。

    小二见月夜一行四人终于有人喊下注,他却是微微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小二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他急忙朝月夜靠近了几步,一脸疑惑地向月夜求证道:“客官,你适才可是说要下注赌白将军赢的吗?”

    月夜转身朝小二点了点头,道:“就押白将军胜,我下注五两银子。”

    “小二哥,我也赌白将军胜,也下注五两银子吧!”不败雁北不知何时窜到了小二身旁,一脸兴奋地说道。

    慕思凡这时也凑了过来,他望了望月夜,旋即又瞧了瞧不败雁北,一脸笑容地说道:“夜哥哥,三弟,你们俩也忒寒酸了些吧?这眼瞅着白将军必胜,你们就下注区区五两银子?

    嘿嘿……再说反正有金主掏银子,用不着自己花费半文钱,这输赢嘛,就图个乐趣。”

    慕思凡说完这段话,特意瞧了一眼身旁南宫锦红,却见南宫锦红正凝望着擂台上的打斗,似乎并没有听到她所言一般。

    慕思凡微微一愣,旋即瞅向小二“呃……小二哥,我赌白将军胜出,下注五十两银子。”

    小二见这三人忽然主动找自己下注,心中顿时大喜,适才心头的不悦,瞬间烟消云散。

    小二急忙从自己怀内摸出了一叠油纸,旋即朝月夜道:“客官姓何名何,小的要做登记,书写赌注凭证。”

    月夜道:“我叫月夜。”

    小二掏出一只毛笔,斗鸡场的角落处都摆有砚台。小二将毛笔蘸了蘸墨汁,旋即在油纸上开始奋笔疾书,一边自顾自地低声念道:“九号擂台,下注者月夜,赌白将军胜出,下注五两银子。”

    小二将书写好的油纸递给了月夜,旋即指了指九号斗鸡场西侧,满面笑容道:“客官,请您拿着这张下注凭证,前往西侧账房小二那里交银子,登记赌注,做好备案。”

    月夜沿着小二所指的方向瞅了瞅,只见西侧的一张桌案旁,坐着一名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此刻那名年轻正盯着擂台上的鸡斗,眉头时紧时松。

    “小二哥,我押四百四十两白银,赌白将军胜出。”

    南宫锦红忽然走了过来,他从怀内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了小二,道:“这是我们兄妹四人的全部赌资。”

    小二微微一愣,一把接过南宫锦红递过来的银票,拿到眼前瞅了几眼,见是一张五百两的大银票,小二顿时乐开了花。

    他拿着这张面值五百两的大银票,满脸堆笑的朝南宫锦红问道:“呃……不知几位客官姓何名何?小的也好登记备案。”

    南宫锦红道:“大哥的名姓刚才已经报过了,就不用再说了。这位是我二姐,名叫慕思凡,下注五十两白银。

    这位是我三哥,名叫雁北,下注五两白银。我叫南宫锦红,赌注四百四十两白银。我们兄妹四人,全押白将军胜出。”

    小二连连点头,旋即拿起毛笔,准备在油纸上书写。

    “九号擂台,下注者慕思凡,赌白将军胜,下注金额五十两白银。”

    “九号擂台,下注者雁北,依旧赌白将军胜,下注五两银子。”

    “九号擂台,下注者南宫锦红,赌白将军胜,下注金额四百四十两白银。”

    小二默默地记下了各自的名姓,给四人各填写了一张下注凭证,随即满脸堆笑道:“这是几位客官的下注凭证,四位客官可得收好了。呃……既然四位客官都是赌白将军胜出,那么烦请四位客官站到南面的白将军阵营去。

    呃!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小的这便去找账房小二,交银子,登记备案。

    一会儿比赛结果出来了,若是白将军胜出,诸位客官便可拿着各自手中的下注凭证,前往西侧的账房小二那里,逐一阅对,便可领取本利双金。

    小的提前在此,恭祝四位客官好运,”

    小二此言一出,月夜等人这才发现,自己所站的北面,正是适才众人喊‘棕毛虎加油’的阵营。

    月夜等人互望了一眼,旋即相视一笑,悄悄地从人群之中退了出来,绕到了正对面的白将军阵营。

    小二瞧着月夜等人的目光,重新又落回到斗鸡场上。小二微微一笑,便不再打搅他们,自忙自的去了。

    九号斗鸡场内,棕色斗鸡被白色斗鸡逼得连连后退,直至抵到了竹制的围栏处,棕色斗鸡已是退无可退。

    而接下来,棕色斗鸡被白色斗鸡扑啄得毫无招架之力,棕色斗鸡颓势逐渐明显。白将军阵营的赌徒们,瞅着眼前的这一幕,顿时兴奋得尖叫了起来。

    而棕毛虎阵营的赌徒们,却是一个个紧皱着眉头,他们嘴中虽然还在喊着‘棕毛虎加油’的口号,却已经有点力不从心,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股气势。

    眼见棕色斗鸡败局已定,而棕毛虎阵营的赌徒们,则更是一个个垂头丧气,摇头苦叹。

    反观白将军阵营,气势丝毫未减,赌徒们居然兴奋地欢呼了起来。而更损人的则是,居然有人自己开始讨论这局斗鸡,自己要赢回多少银子。

    就在众人都以为棕毛虎输定了的时候,棕色斗鸡忽然拍翅而起,它居然从白色斗鸡的头顶掠过,顺利地避开了白色斗鸡,死啄强攻之势。

    白将军阵营的众人,瞅着眼前这一幕,纷纷都睁大了眼睛,无不惊骇出声来。

    棕毛虎阵营的众人,忽见棕毛虎在生死一线之际,居然无畏白将军抵死威压,奋力一搏,终于还是逃出生天了。

    此刻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棕毛虎身上,无不表现得惊骇愕然不已。

    棕毛虎阵营,最先缓过神来的人,顿时便精神一振,旋即拉开了嗓门,朝着擂台上大声高呼道:“棕毛虎加油,棕毛虎加油……”

    刹那间,棕毛虎阵营群情激荡,嘹亮的助威之声,再次响起,居然隐隐有盖过白将军阵营的势头。

    “棕毛虎……”

    “加油……”

    此刻,九号斗鸡场,白将军阵营的人数,明显比棕毛虎阵营的人数要多上不少。

    故此适才的助威呐喊之声,一直是白将军阵营的一方,依仗着自己人数的优势,力压棕毛虎阵营。

    而东西两侧的小二,原本见白将军势猛,内心都暗自犯嘀咕,毕竟下注白将军胜出的人数以及总金额,都要高于下注棕毛虎的。

    若是白将军果真胜了棕毛虎,那么九号斗鸡的财务报表肯定就不好看了。

    而负责九号斗鸡场的小二们,就免不了要被上司责骂,甚至处罚。

    当然了,这责骂对于小二们来说,只不过是小事而已,但克扣他们的奖金工钱,那才让人心中憋屈。

    毕竟小二们苦活累活,每天都是照样干,赌鸡输赢之事,却是听天由命。

    运气好的时候,斗鸡坊能在众多客官们手中,赚回一大把的银子,那么小二们的奖金工钱自然也就拿得顺畅。

    但运气不好的时候,斗鸡坊不仅没有在客官们手中赚到银子,相反还赔上些银子出去,那么小二们的奖金工钱自然会被克扣了。

    所以在面对每一局斗鸡比赛的时候,小二们都是非常希望下注少的一方能赢,那样的话,他们的奖金工钱才有着落。

    此刻小二们见棕毛虎从白将军的利爪之下,挣脱逃离了出来,皆是心头一喜,无不在内心暗暗为棕毛助威呐喊道:“棕毛虎加油……”

    “斗鸡之戏的魅力果然了得,适才还见白将军势强,顷刻间,却又转见棕毛虎厉害得很,精彩,精彩……”

    慕思凡瞅着斗鸡场上的瞬息万变,忍不住暗自感叹。

    慕思凡似乎遗忘了自己所站的阵营,又或则花的不是自己的银子,一点儿也不心疼。

    此刻慕思凡忽然攥紧了拳头,高声呼喊道:“棕毛虎加油……”

    第一百七十八章:奋力一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