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七十五章:输赢已定
    第一百七十五章:输赢已定

    不败雁北瞅着眼前的二号靶心,他的心头顿时一颤,不禁暗惊道:“果然是一名神射手,一发箭竟然命中靶心,厉害!厉害!”

    “二号箭靶第一箭,命中靶心,得十分。”小二瞅着九号竞博选手,难以掩饰住内心的那一份狂热,语声高亢地呐喊道。

    小二语声刚息,然而就在不败雁北正愣愣出神之际,箭矢破空疾啸之声再次响了起来。

    众人无不惊讶,皆是循声望去,只见兀自垂直而立的六号箭靶,正猛地一颤,一支羽箭居然射在了九环与十环的交界处。

    “六号箭靶第一箭,计九分。”小二的语声之中略带兴奋地再次呼喊了起来。

    月夜瞧着眼前的六号箭靶,他的心头也是暗吃了一惊,微微愣了一会儿,月夜忽然侧头瞄了一眼身旁的五号竞博选手,不禁朝那人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好箭法。”

    谁知月夜好心赞扬的一句话,却是热脸贴冷屁股,吃了一记闭门羹。

    那名五号竞博选手,顿时不屑地冷哼一声,浑然不去搭理月夜,而是自顾自地装上了第二支羽箭,准备再次张弓搭箭。

    月夜只得无奈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缓缓拉开了手中的弓弦,瞄了瞄箭靶,旋即猛地松开了箭矢的羽尾,羽箭瞬间破空而去。

    下一秒,令月夜咋舌的事情发生了,他射出的那支羽箭,居然斜斜飞出,并未射在七号箭靶上,而是落在了六号箭靶旁。

    “七号箭靶第一箭,脱靶无分。”小二的语声中隐隐透着一抹嘲讽,到他的脸颊间却是强作镇定。

    慕思凡张大了嘴巴,她凝望着月夜射脱靶的那一支羽箭,低声道:“夜哥哥,你能不能对准了再射呀?瞧你把箭都射到六号射位上去了,居然还是脱靶,你射的技也太不靠谱了吧!

    咦?夜哥哥适才的那一箭,若是没有射脱靶,当真射在了六号箭靶之上,那么这一箭又当如何算了?”

    月夜微微一愣,旋即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对,这也忒邪门了一些吧?我方才明明对得挺准的,怎么就会射偏了呢?”

    ‘嗖’地一声响,箭矢破空之声再次响起。

    直立在一号射位上的箭靶,随即一颤,不败雁北射出的一支羽箭,此刻正插在了九环内。

    “一号箭靶第一箭,得九分。”小二凝望着一号箭靶,顿时睁大了眼睛。此刻,在他的脸庞上居然透着一缕惊愕。

    “射得好!”慕思凡激动得站起身来,满脸皆是兴奋的笑容,忍不住朝不败雁北鼓掌尖叫。

    “三哥真厉害!”南宫锦红盯着一号箭靶看了几眼,旋即朝不败雁北竖起了大拇指,也是激动的鼓起了掌来。

    站在二号射位上的九号竞博选手,正准备射出第二支羽箭。他突兀听到小二的报分声之后,九号竟博选手顿时便忍不住瞧了瞧一号箭靶上的羽箭,旋即微微侧头,将目光落到了自己身旁的不败雁北。

    然而不败雁北此刻正全神贯注的准备开弓射出第二支羽箭,所以他自然是没有瞧见在自己身旁,有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看。

    紧接着又是‘嗖’地一声,六号箭靶再次微微一颤,一支一尺半长的短箭,射在了箭靶上。

    “六号箭靶第二箭,又得九分,两箭共计得分十八分。”小二兴奋得半眯着眼睛,嘴角挂着一抹笑意。

    月夜默默地回想起刚才自己对准箭靶的那一个点,当羽箭射出之后,箭矢偏离瞄准的那个点有多少的距离。

    此刻月夜再次仔细地瞄了瞄箭靶,他故意将箭头稍微对得偏离了靶心。

    因为适才第一箭正是对准靶心,在箭矢射出之后,却严重的偏离了靶心。所以月夜这次将瞄准的点,稍微移离了靶心的位置。

    月夜在确认了所瞄准的点后,旋即松开了箭矢的羽尾,便听的耳畔‘嗖’地一声,第二支羽箭终于破空而去。

    “七号箭靶第二箭,得三分,两箭共计射得了三分。”小二的眼睛瞬间一亮,忍不住微微朝月夜点了点头。

    兀自坐在角落处观赏着竟博比赛的南宫锦红与慕思凡,在听完了小二的报分之后,这二人顿时面面相觑,皆是张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而就在此时,不败雁北的第二支羽箭也射了出来,只见一号箭靶被一支两尺长的战箭,射得猛地一歪,战箭威力巨大,箭靶颤抖不已,居然再次射中了九环。

    “二弟好箭法。”刚刚缓过神来的慕思凡,顿时忍不住再次鼓掌欢叫。

    “二哥射得好。”南宫锦红随后也鼓起掌来。

    “一号箭靶第二箭,再得九分,两箭共计得分十八分。”小二一脸愕然地盯着不败雁北,暗道:“这小子果然身手不凡,看来杨波今日是碰上对手了。”

    九号竞博选手杨波闻言顿时一愣,他瞅着不败雁北,在默然片刻之后,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旋即微微闭目,对准了靶心,射出了第二支羽箭。

    “二号箭靶第二箭,得八分,两箭共计得分十八分。”

    小二的呐喊声,此刻明显低沉了不少,他微微侧头,偷偷瞄了一眼兀自站在二号射位上的九号选手杨波,暗道:“怎么会射在八环上了?已经扳成了平局,还剩下最后一支箭。

    哎……杨波呀杨波,你可千万别再失手了。

    我们这一品射箭坊,难得来一个下注十两银子的大客户,如果我们赢了,这抽头自然不菲。毕竟我们一号射箭坊,相比其它两间射箭坊的抽头,那可是要高出了好多倍呀!”

    就在小二兀自愣愣出神之际,月夜与五号竞博选手,几乎同一时间射出了手中仅剩的第三支羽箭。

    箭矢破空之声再次响起,下一秒,六号箭靶与七号箭靶皆是一颤。

    “六号箭靶第三箭,得八分,三箭总分二十六分。

    七号箭靶第三箭,得两分,三箭总分五分。

    二位竟博对手的最终成绩是,二十六比五,竞博所胜出。”

    小二凝望了一眼六号与七号箭靶,当即便毫无悬念地宣布了比赛结果。

    月夜放下了手中的大弓,缓缓地摇了摇头,旋即走到慕思凡与南宫锦红身旁,寻了一把椅子坐定,淡淡道:“以前老以为射箭极为简单,只需对准靶心,便能一箭命中靶心。

    哎……没想到今日试射了三只羽箭,这才切身体会到了,箭法精湛,百步穿杨之术,练习出来着实不易。”

    南宫锦红点头道:“大哥射出三箭,能中两箭已经是很不错了。若是让小弟上场,恐怕是要箭箭脱靶得零分的。”

    慕思凡见月夜脸颊间隐隐带有沮丧之色,忍不住安慰道:“夜哥哥,你头遭射箭,便能命中几环,已经是天赋极高了。

    日后若能勤加练习,百步穿法之术,也定然难不倒你的。”

    南宫锦红道:“二姐所言极是,大哥的悟性奇高,将来必有大作为。”

    月夜摇了摇头,默然垂首,却并未搭理二人,而是紧紧地盯着不败雁北。

    此刻,五号竞博选手在射出了最后一支羽箭之后,见胜负已分,便一脸傲然的瞅向编号零零三五的小二,嘴角顿时闪过一抹不屑。

    五分钱赌注的抽头,可谓是微之甚微,对于像他们这类高级竞博神射手来说,着实有些瞧不上眼,索性就不要了。

    五号竞博选手在默然片刻之后,旋即一甩衣袖转身离去,居然连句招呼都没有。

    月夜目送着五号竞博选手离去的背影,忽然苦叹一声,道:“这名五号竞博选手的实力,丝毫不亚于与三弟对阵的九号。

    方才在竞技的过程中,我明显感觉到他并未尽全力。”

    月夜的这句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慕思凡与南宫锦红听一般。

    慕思凡与南宫锦红彼此对望了一眼,皆是一脸愕然,这二人忍不住顺着月夜的目光寻去,只见那名五号竞博选手已去得不见踪影了。

    蓦然箭矢破空之声再次响起,众人纷纷寻声望去,只见二号箭靶之上,第三支羽箭精准地插在了九环上。

    “二号箭靶第三箭,得九分,三箭总分二十七分。”

    那名编号零零三五的小二,见不败雁北久久不肯发箭,忍不住轻咳一声,道:“目前仅剩下一号射位尚有一支羽箭未能射出,时间正在悄无声息的流逝着,胜负即将揭晓。”

    小二说话的语气铿锵有力,隐隐透着一股催促的意味儿。

    不败雁北的双手紧紧地拉开了大弓,此刻他闭了一只眼睛,用单眼瞄着射靶上的靶心,想要尽力争得一把十环。

    小二的这句话,顿时让不败雁北的心头微微一紧,他的额头上居然也凝出了几滴汗珠。

    “三弟加油。”

    “败北加油。”

    “三哥加油。”

    南宫锦红蓦然一愣,旋即将目光移到了慕思凡身上,一脸疑惑道:“咦?二姐,你是不是喊错名字了?三哥明明叫雁北,而你却喊成了败北?

    呃……在我们南境,这‘败北’二字,可是大大的不吉利,意喻打了败仗。”

    慕思凡俏嘴一扬,一本正经地说道:“四弟有所不知,咱们三弟名叫雁北不假,可他在家乡还有一个雅号,被人称之为败北。”

    南宫锦红点头‘哦’了一声,一脸茫然地皱了皱眉头,旋即低声喃喃道:“三哥的雅号原来叫做败北呀?”

    射箭坊本就不大,此刻众人尽皆屏住了呼吸,无不观望着不败雁北射出最后一箭,这胜负方能定下数来。

    故此射箭坊内变得异常的安静,坊内只需稍有一点声响,便能轻易地传进众人的耳中。

    慕思凡与南宫锦红的对话,虽然都尽量压低了声音,但他们二人对话的内容,却还是传进了不败雁北的耳中。

    本就格外紧张的不败雁北,在听到慕思凡与南宫锦红的这一番对话之后,他的心头不由得一紧,握着箭矢尾羽的右手数指顿时一松,第三支羽箭终于飞了出去。

    众人皆是睁大了眼睛,他们的目光无不随着那支飞出的箭矢,而飞快的移动。

    最终结果就在那一箭之上,所以在场之人无不紧张了起来。

    第一百七十五章:输赢已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