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七十三章:一品箭坊
    第一百七十三章:一品箭坊

    被血水染红的大片湖面,在细雨的不断冲刷之下,逐渐变淡消散。

    而岸上的钓者们,凝望着湖面上那逐渐消散的血域,不由得回想起适才惊心动魄的画面,顿时生出一阵后怕来。

    此刻岸上的钓者们,再也没有了半点的垂钓心思,他们一个个揣着无比恐慌之心,正准备打道回府。

    老李心有不甘的再次抬头望了一眼湖面,在默然片刻之后,他忽然将手中那片青黄相间硕大的鱼鳞,用一块粗布小心翼翼地包裹了起来,旋即收入到怀中。

    老李苦叹摇头,喃喃道:“今日出门垂钓,一尾鱼也没落着……”

    老李正收拾着自己的垂钓之物,不经意间瞧见那些不慎跃到岸上来的鱼虾,此刻正无力的垂死挣扎了一两下,便不见有任何的动作。

    老李望着地面上那些鱼鳞白肚,心头莫名地一喜。

    下一秒,便见老李毫不犹豫地拿着竹制鱼篓,朝岸上那些即将窒息而亡的鱼堆中行了过去。

    “老李你这又是干嘛?我们赶紧走吧,今日也太邪门了。”

    一名钓者见老李居然又折返了回去,他心头一颤,忍不住焦急地朝老李呼喊道。

    老李回头望了那人一眼,脚下却不停步,在他的脸庞上居然还透一抹笑意,:“没事的,你们也都甭那么紧张了。拣些鱼虾回去,晚上好下酒。

    哎!今日可还一尾鱼都没有捞着,咱可不能白白忙活了半天,落得个空手而归。”

    刚刚迈出几步的钓者们,在听了老李的这一番话后,纷纷停住了脚步,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岸边那堆鱼虾身上。

    “嗯,老李说的也没错,反正又用不着下水冒险。这些自己跳上岸的鱼,不捡白不捡。

    呃……我也得去捡几尾鱼回家,晚上也好改善改善伙食。”

    钓者们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便有一名钓者忽然丢下了手中的鱼竿,独独只拿着一个鱼篓子,转身便朝老李行去。

    “是呀!既然是白白送上岸的鱼,我们捡几尾回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家伙都过去捡几尾鱼吧?尽早捡完,咱们也能尽早回家。”

    有了老李率先带头,其余的几名钓者顿时纷纷折转了回来,大家见鱼就往鱼篓里装。

    没过多大一会儿,几名钓者的鱼篓子里居然都给塞得满满的。而岸边除了还剩下一些小鱼小虾米以外,其余的基本上都被这几名钓者给平分了。

    钓者们满载而归,皆大欢喜,朝着回家的方向渐行渐远。

    ……

    小鲲鱼不凡一直藏在芦苇丛中,默默地注视着这几名钓者逐渐远去的背影,它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鱼嘴微动。

    人语道:“好险呀!差一点就被那几个人给逮上岸了,只可惜我的尾部受伤,无力变大身躯讨回我的鱼儿。”

    不凡说完这句话,忽然一头钻进了湖水里。

    适才被血水所笼罩的那片水域,无数的鱼虾已然奄奄一息,它们或是沉入湖底,或是浮在水中,虽然鱼鳃偶尔还能动上一两下,却是无济于事,身躯一动不动。

    小鲲鱼不凡兴奋的张大了鱼嘴,见鱼就吞,居然不用摆动鱼尾,便能在水中极速如风。顿时搅动得原本归于平静的湖面,翻起了一阵滔天巨浪。

    此刻若是有人在岸上见到这一幕,定然会惊骇到尖叫出声来,误以为是水怪妖兽在水中横行霸道,场面尤为恐怖。

    不过令人称奇的是,任凭不凡吞噬着难以计数的鱼虾,它的腹部却是一如既往的不变,并未有丝毫的膨胀,仿佛就是一个无底洞一般,能装下满湖的鱼儿。

    由于不凡行速极快,没过多大一会儿功夫,那些浮在水中奄奄一息的鱼虾,瞬间都被不凡吞噬得一干二净。

    湖面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血水也已经完全消融净化掉了,湖面一如往常。

    不凡在饱餐一顿之后,缓缓浮出了水面,它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滚,旋即钻进芦苇丛中。

    下一秒,但见芦苇荡内金芒一闪,不凡又变回了之前那只可爱的小黄鸟模样,只是在它的鸟尾处,明显有一道伤痕,伤痕处脱落了一小搓羽毛。

    “适才我的尾部某处被渔人的芒钩所伤,体内高贵的神兽之血便从创口处流淌了出来,而隐藏着上古神兽霸道气息的神兽之血,瞬间便掩盖了大片的湖面。

    而那些已然被我吞噬掉的鱼虾,正是被这股霸道的气息所慑,瞬间失去了知觉。故此它们丝毫没有反抗之力,我这才能不费吹灰之力的享受了一顿美餐。”

    “呃……眼下我的尾部受了一些伤,再加上刚才的那一顿饱餐,此刻也确实应该寻一处安全之所,好好地休息一阵子,待得体内元气恢复之后,再去寻找姐姐的下落。”

    天阴雨停,小鸟不凡振翅而起,朝着灰蒙蒙的苍穹间飞跃而去。

    由于不凡身上有伤,所以它飞行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

    氰国帝都,二十八街之南。

    迈进君悦竞博所的大门,熙熙攘攘的人群,所带来的热闹场面,旋即映入眼帘。

    竞博所空旷的大厅内,被一块块高大的墙板横向隔出了一排大小不一的十数间小屋。

    一条笔直的走道,从最左侧通向最右侧,贯穿着这一排隔绝出来的十数间小坊。

    此刻,大厅内的走道上人来人往,一派热闹景象。

    月夜一行四人在进入大厅之后,驻足的第一间小坊前挂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一品射箭坊’五个墨字。

    月夜微微侧头,凝望了一眼兀自站在身旁的南宫锦红,询问道:“四弟,我们要不要进去瞅一眼?”

    此行二十八街,一切的费用皆是由南宫锦红所出,故此月夜凡事先问一问南宫锦红的意见,毕竟他才是财主。

    南宫锦红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旋即瞅向身旁的不败雁北,道:“三哥,据说你们北境人士,大多擅长弓箭射靶。你要不要进去为我等展露一两手,也好让大哥和二姐开开眼界?”

    不败雁北憨憨一笑,点头道:“进去耍耍倒也无妨,只是不知眼前这‘一品射箭坊’的赌注大不大?

    嘿嘿……若是我一不小心失手输了赌注,岂不令四弟白白破费了?”

    慕思凡闻言噗嗤一笑,插嘴道:“三弟可真是榆木脑袋,我们进去打听一番,不就全然知晓了?赌注若是太大,我们调头就走。”

    月夜点了点头,道:“既然三弟有兴趣,我们便进去瞅上一瞅。”

    南宫锦红赞同道:“好,正好让我们见识见识北境神射手的真本领。”

    不败雁北挠头道:“四弟莫要取笑了。”

    月夜率先领着众人,大步走进了这间‘一品射箭坊’的小屋内。

    射箭坊是一间近二十米深,七八米宽的长方形单间,进入射箭坊,一眼便能看见最里面靠墙的位子,整齐匀称的摆放着七个,大小一致的箭靶。

    箭靶的中心位置,用红色颜料圈出了十个大小不一的圆环,大环套小环,一环圈一环,最里面的圆环最小,称之为十环。

    依次往外推,最外圈的圆环则最大,称之为一环,而一环以外便是零环。

    此刻一道木质的栅栏,挡在了月夜等人面前,栅栏上均匀的画出了一号射位,二号射位,三号射位……一直到七号射位。

    而每个射位正对着里面的一个箭靶,射位号与箭靶上面白色的编号相同。

    在每个射位号的栅栏处,分别挂着一张模样大小一致的大弓,和一个竹制的箭筒。箭筒内皆放着三支长短不一的羽箭,一支也不多,一支也不少。

    墙角处摆了一张方桌和几把椅子,两名身穿灰色工衣的年轻人,见月夜一行四人走了进来,顿时便站起身来,纷纷笑眯眯地朝月夜等人迎了上去。

    而这两名年轻人的灰色工衣正面左上角,皆用红色丝线绣出了‘二十八街竞博’六个显眼的端正字体。

    灰色工衣的前襟处,又用黄色丝线绣着不同的编号数码。

    其中一名工衣上绣着零零三五编号的年轻人,朝月夜等人躬身行了一礼,脱口而道:“几位客官是来射箭的吗?”

    南宫锦红点了点头道:“小二哥,劳烦你先给我们介绍介绍你们这间‘一品射箭坊’的赌注与玩法规则。”

    编号零零三五的年轻人顿时笑道:“咱们君悦竞博所的射箭坊一共设有三间,分别是一品射箭坊与二品射箭坊,以及最高级别的三品射箭坊。

    其中一品射箭坊的赌注最小,最低可以只压一文钱的赌注,而赌注的最高上限,不得超过十两白银。

    呃……正所谓小赌怡情,若是寻消遣娱乐,首先当然是我们的一品射箭坊。

    而三品射箭坊的赌注最大,下注金额最低不得低于五十两白银,赌注上限的金额可以高达五千两白银。输赢无度,一般人是玩不起的。

    虽然这三间射箭坊的赌注与玩法各不相同,但评判胜负的依据却是如出一辙。

    前面那些箭靶,每个箭靶上都标有十个环,里面最小的环为十环,每射一支羽箭进去,便可以计十分。依次往下推,射中七环的自然便得七分,若是射在一环以外的,便计为零分。

    每人只有三支羽箭的机会定胜负,得分最多的自然是赢家。

    若是碰到分数相同的对手,每人再加三支箭,直到能分出胜负为止。”

    不败雁北听完这番话后,默默凝思了片刻,忽道:“你们这一品射箭坊的赔率应该是买一赔一吧?”

    编号零零三五的年轻点头道:“正是如此。”

    慕思凡疑惑道:“我们下注之后,是与谁来比箭了定胜负的了?”

    慕思凡此言一出,月夜等人顿时面面相觑,众人皆是一脸疑惑地瞧向那两名年轻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一品箭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