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六十一章:夜会敬酒
    第一百六十一章:夜会敬酒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无数根照明的火把,沿着孟家村西边的晒谷场边缘,满满地插了一整圈。

    而在晒谷场的正中央,熊熊燃烧起一个巨大的篝火。在这个巨型篝火的周围,又堆起了十几堆小型篝火。

    此刻的晒谷场,火光冲天,人影幢幢。

    孟家村的女人和孩子们,正围着晒谷场中央的那堆巨大篝火,载歌载舞般瞎蹦乱跳。

    而男人们则是分成十数群,围坐在周围那些小型的篝火旁,或是烤着手中的狼肉,或是正与人侃侃而谈,或是吃着做好的家常的菜,又或则是喝着酒,皆是一脸笑容。

    适才大家在处理那十五头恶狼尸体的时候,居然惊喜的收获到了三枚紫褐色兽灵丹,以及八枚灰褐色兽灵丹。

    而在这十五头凡品猛兽身上,除了四头未能凝结出兽灵丹以外,其余的十一头猛兽身上,竟然运气极佳的收获到三枚紫褐色兽灵丹,这是大家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意外之喜。

    如果是按照莫拓城现如今黑市上的兑换比例来算,一枚紫褐色兽灵丹能兑换到五枚灰褐色兽灵丹,那么此刻孟家村民手中一共是收获了二十三枚灰褐色兽灵丹。

    而在莫拓城当今的黑市上,一枚灰褐色兽灵丹的收购价格,大约为四两白银到二十八两白银之间。

    按取中间值来预算的话,这二十三枚灰褐色兽灵丹,总价值约为五百一十二两白银。

    而这五百多两白银,就算按孟家村现如今的人口来平摊,那么每一位村民都能得到一两多白银。

    今日不仅是除了后山的大害,还平白无故得了这么多银子,大家心里自然是极为高兴。

    而村民们在对恶狼破腹取丹之前,村长孟卫山曾丢下豪言壮语,今日孟家村全村上下尽情吃喝玩乐,这一切的开销,皆由村长孟卫山一人来承担。

    故此,孟家村的那些好酒的爷们,此刻竟然排着队来给村长孟卫山敬酒。

    村长孟卫山瞧了一眼前来给自己敬酒的众人,顿时眉头微皱。

    就算他孟卫山酒量再大,那也是敌不过村民们联起手来的车轮之战,毕竟孟卫山的酒量那是有限的。

    孟卫山在饮完了手中的那杯酒后,一脸无奈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然而就在此时他脑中灵光一闪,旋即朝敬酒的众人笑道:“兄弟们,大家都动动脑筋来想一想,今日这酒难道只能敬我孟卫山一人吗?”

    孟卫山此言一出,敬酒的队伍里顿时引起一阵骚动,大家纷纷驻足,或两或三地议论开。

    “村长说得对,今日这酒应该敬一敬我们的孟志泽大英雄才对呀!”

    “三叔,你当真是老糊涂了不成?孟志泽大英雄兀自重伤昏睡,你这酒应当如何敬了?”

    “对呀!难道三叔要趁着孟志泽大英雄兀自熟睡之际,强行往大英雄嘴里灌酒不成?”

    “唉……那该如何是好?敬村长不行,敬孟志泽大英雄也不行,那这酒到底该敬谁了?”

    “二伯,你也是老糊涂了呀?你老想一想,这次斩杀我们后山兽王的还有谁?”

    “臭小子,你是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呃……对了,我们应该也敬一敬梦夭夭与梦悠悠那对兄妹俩。”

    “嗯,这才对嘛,看来我们二伯还没有完全老糊涂嘛。”

    “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

    ……

    敬酒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着,在商讨了一阵之后,大家纷纷端起自己的酒碗,朝着梦夭夭与梦悠悠兄妹二人走去。

    孟卫山见众人不再纠缠自己,心中顿时便松了一口气。

    梦悠悠此刻正在西北角的帐篷内,守候着兀自昏睡正酣的孟志泽,单独留下梦夭夭一人在外面吃肉。

    而此刻,梦夭夭坐在一处篝火旁,正津津有味地啃着一块烤肉,突兀瞧见一群村民正端着酒碗朝自己行来,梦夭夭顿时一愣。

    他睁大了眼睛,一脸困惑的看着众人,手中的那块烤肉忽然从他手中滑落了下去,他却浑然不知。

    而这时,一位年长的村民,兴奋地冲到了梦夭夭的面前。他双手举起自己的酒碗,朝着梦夭夭无比激动的说道:“梦少侠,老朽敬你一碗酒。多谢少侠为本村除一大害,以后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下地干活了。”

    梦夭夭见这位年长的村民过于热情,他心头顿时一暖,旋即站起身来,双手抱拳朝那位年长村民行了一礼,摇头道:“这位大伯,你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滴酒沾不得,实在世抱歉得很。”

    那名年长村民闻言,顿时一愣,在凝思了片刻之后,这才微微含笑道:“无妨无妨,梦少侠既然饮不得酒,饮口水也成。”

    梦夭夭朝那名年长村民点了点头,旋即取了一只装水的碗,双手举起水碗,朝那名年长村民道:“老伯请!”

    “好!老朽先干为敬。”那名年长村民极为爽快地笑了一笑,旋即猛地一仰头,便将手中酒碗内的酒水,一口气喝得精光。

    梦夭夭见状,张大了嘴巴,在迟疑了片刻后,梦夭夭急忙抬手将水碗放到了嘴边,学着那名年长村民的样子,这一仰头,便要饮尽水碗中的凉水。

    可是梦夭夭才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凉水,便因喝水过急,顿时一口水被呛得喷了出来,而这喷出的水雾却不偏不倚,正好淋中了那名敬酒的年长村民。

    而那些围将上来的敬酒之人,陡然瞧见这一幕后,顿时皆是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

    那名年长村民好心敬酒,却冷不丁的被梦夭夭一口水喷了一身,此刻听见左近的那些欢笑之声,那名年长村民顿时面色铁青,他立在原地愣愣发呆。

    梦夭夭见自己突兀之举,过于失礼,顿时手足无措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在默然片刻之后,梦夭夭猛地踏前一步,伸出衣袖便要去替那名年长村民擦拭身上的水渍。

    那名年长的村民,被梦夭夭的这一举动吓得一跳,他连忙后退数步,摇头道:“梦……梦少侠,请……请留步。”

    梦夭夭听得一歪,正要开口说话,却见那名年长的村民,已然转身,朝人群之中快步离去。瞅着那名年长村民远去的背影,梦夭夭的脸庞上瞬间浮现出一抹自责与羞愧。

    而在经历了这段颇有点尴尬的小插曲之后,敬酒的众人当中,这时便有一名年轻人快步走了出来,站到了梦夭夭面前。

    那名年轻人依旧是双手举着酒碗,朝梦夭夭行了一礼,道:“梦英雄,在下敬你一碗酒。”

    梦夭夭闻言一愣,旋即缓缓抬头瞅着敬酒的那名年轻人,道:“这位大哥,小弟饮不得酒,你们也不要那么客气了。”

    那名年轻人微微一笑,说道:“梦英雄不能饮酒,喝口水也行!在下先干为敬。”

    言毕,那名年轻人便瞬间举起酒碗,一口气饮尽了碗中的酒,大赞道:“好酒!”

    那名年轻人说完‘好酒’二字之后,旋即将碗口朝下,在梦夭夭面前晃了几晃,道:“今日多谢梦英雄为本村除了一大害,以后我们出门打猎,再也不用担心会遇上什么高级兽种,而丢了自己的性命。”

    梦夭夭见那名年轻人,已然将碗中的酒饮得一滴不剩。为了避免与之前的糗事再次发生,这一次梦夭夭特意微微侧身,避开了与那名年轻人的正视,旋即举起自己的水碗,缓缓地饮起了水碗中的凉水来。

    待得梦夭夭将碗中的凉水饮尽,敬酒的众人顿时纷纷的鼓起掌来,而有人趁势起哄道:“梦英雄好酒量。”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笑声不断。

    梦夭夭将饮尽了水的碗,学着那名年轻人的样子,将碗口朝下,一脸尬笑道:“多谢大哥好意。”

    那名敬酒的年轻人与梦夭夭对视一笑,旋即很自觉地退了下去。

    “梦英雄,在下也来敬你一碗酒。”而在先前敬酒的那名年轻人刚刚退去之后,另有一名中年人站了出来,在走到了梦夭夭面前。那名中年人迅速地举起了自己的酒碗,朝梦夭夭微微一笑。

    梦夭夭当即一愣,他眼珠子忽地一转,旋即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而另一只手却是朝那名中年人摆了摆手,微笑道:“哎呀!不成!不成……大叔见谅呀!我突然内急得厉害,得去一趟茅草了。”

    那名中年人闻言一愣,旋即放低了酒碗,朝梦夭夭点了点头,微笑道:“梦英雄请便!”

    梦夭夭见那名中年人并不为难自己,他心底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旋即飞快地放下了手中的空碗,转身便即离去。

    ……

    在孟家村通往云栗镇唯一的一条土路上,马蹄急踏,一驾马车飞驰而过。

    马车“格拉”“格拉”地响着,木质的车轮溅起一连窜灰雾,瞬间模糊了后方的视野。

    此刻驾驭马车的车夫旁,另外多坐了一名年轻人,年轻人腰间挂着一柄刀,他目光凛冽地凝望着前方,更时不时警惕地左顾右盼一会儿,似乎想在这茫茫的夜海里,搜寻着什么东西一般。

    “驾……过了前面那个弯道,便是一路直行了。”马夫猛地扬起马鞭,在马背上狠狠地抽了一鞭,旋即淡淡地说道。

    “嗯,过了前面那个弯,便离镇上已经不是很远了。”年轻人点了点头,依旧一脸警惕,借着朦胧的月光,时不时打量着沿途的物事。

    马夫微微侧头,瞄了一眼身旁的年轻人,迟疑了一会儿,忽道:“孟华兄弟,这次我们家主人出诊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呀?居然连银子都不收,如此亏本的买卖,我家主人竟然还乐得其所?当真是匪夷所思呀!”

    坐在马夫身旁的年轻人,正是孟家村民卫团的壮汉孟华。

    孟华闻言,顿时默然。片刻之后,孟华缓缓摇了摇头,道:“至于这个问题嘛,你还是自己问你们家主人吧!毕竟,女孩子的心事,很难让人琢磨的。”

    “你们俩在外面嘀咕个啥了?还不好好赶你们的路,少废话。”车厢内一女子的声音赫然响起。

    驱车的二人顿时默然,旋即相视一笑,再也不搭话,专心赶着马车。

    第一百六十一章:夜会敬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