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五十五章:名将之后
    第一百五十五章:名将之后

    大岽帝都曲城,在高墙林立的东南角,巍然耸立着雄伟壮观的大司马府邸。

    而在大司马府邸的内院,筑有一块略为空旷的演武场。此刻司马云正在演武场上练习刀术,偌大的演武场独独只留下了张惗与张酐兄弟二人做为陪练。

    司马云出刀如风,无论是竖砍还是横劈,他每挥出的一刀,都透着一股威猛的刚劲。

    张惗与张酐兄弟二人,自小生于武道世家,这对堂兄弟的曾祖父张成虎,曾是一名边关武将。张成虎少时励志求学于越城,在大地战士一门也算是学有所成,修为境界也是颇为了得,在大岽西北一带名声显赫。

    在张成虎的影响力之下,后世子孙多半是弃文从武。于是西北张家一脉,大多是铁马戎装,张惗与张酐也不列外。

    此刻张惗与张酐兄弟二人分列左右,面对着司马云巧捷万端的进攻手法,二人只顾得提刀抵挡,被司马云一阵紧促的刀法给逼得连连后退。

    司马云倏地大喝一声:“倒!”

    便见得张惗与张酐兄弟二人,被司马云浑身散发出的深蓝色斗气给应势推到。兄弟二人惨叫一声,旋即皱着眉头,从地上爬将了起来。

    二人迅速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纷纷朝司马云躬身抱拳贺道:“恭贺少主功力更进一步。”

    司马云缓缓抬起自己的手臂,望了一眼凝聚在手心处的深蓝色斗气,在他脸庞上瞬间流露出一抹激动神情。司马云兴奋地瞅向张惗与张酐,喜道:“张惗,张酐,你们快来帮本少主瞧一瞧,本少主是不是已经进入到中级巅峰境界了?”

    张惗与张酐对望了一眼,纷纷朝司马云点了点头。张惗旋即踏前一步,毕恭毕敬地朝司马云抱拳道:“恭贺少主进入到中级巅峰境界,不久将有望突破瓶颈,成为一名高级大地战士。”

    张惗话音刚落,张酐也急忙踏前一步,抱拳道:“堂哥言之有理,少主修为精进神速,我与堂哥着实羡慕不已。”

    司马云听完这兄弟二人的话,顿时便将手中的大刀放回到兵器架上,旋即在张惗与张酐的肩头拍了拍,笑道:“你们兄弟二人的实力也不差,本少主相信,以你们的能力,要不了多久便亦能达到中级巅峰这个境界。”

    张惗依旧躬身抱拳道:“借少主吉言,我兄弟二人定当加倍努力。”

    司马云朝二人点了点头,旋即眯着眼睛仰望了一眼天空中的日头,缓缓道:“在午饭后,这么运动一番,浑身倒是舒服多了。”

    张惗点头应该道:“少主所言极是。”

    张酐在听了司马云的这句话后,迟疑了片刻,忽道:“要不要我们兄弟二人再陪少主练一会儿?方才少主使的那几招,我还有点云里雾里的,想了半天愣是没想明白。”

    兀自站在张酐身侧的张惗,突兀听到张酐这么几句话,顿时便轻轻踢了张酐一脚。

    张酐被堂兄莫名其妙的踢了一脚,顿时一头雾水,忍不住微微侧头朝张惗瞅去,却见张惗正一个劲的朝自己眨着眼睛。

    正在擦拭额角汗珠的司马云不经意看到了这一幕,旋即轻咳一声,笑道:“好你个张惗,莫要为难张酐了。”

    司马云此言一出,张惗与张酐顿时便站直了身子。这二人都觉尴尬,皆是微微垂首,不言不语,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静静地等待着司马云的训斥。

    司马云见了这兄弟二人如此模样,顿觉有趣,愣是没忍住,忽地一下掩嘴大笑了起来。

    兀自垂首的张惗,张酐兄弟二人,听到司马云的大笑声,紧张的情绪也瞬间释然,二人纷纷抬头凝望着司马云,皆是一脸茫然。

    司马云看了一眼这兄弟二人,忽道“瞧把你们兄弟俩吓成个什么样子?张酐今日午练就到这儿了,适才本少主使的那几招刀术,是叔叔临走前新教的几招。明日本少主再让你看个仔细,今日练得有些乏了。”

    张酐慌忙抱拳道:“少主有心了,我也只是一时好奇,着实有些多嘴了。”

    司马云大笑几声,道:“你们兄弟二人与本少主乃是同乡,又是叔叔大力推荐的,本少主早就将你们视为亲人一般,你们二人在本少主面前也莫要如此拘谨得好。”

    司马云此言一出,张惗与张酐顿时面面相觑,二人在默然数秒钟之后,皆是一脸感激的瞅向司马云,旋即再次朝司马云躬身行礼,齐声道:“我兄弟二人此生此世,愿为少主赴汤蹈火。”

    司马云听得开怀大笑,旋即在张惗与张酐背上轻轻地拍了拍,笑道:“既然如此,以后咱们三人便以兄弟相称如何?”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呀!”

    张酐闻言,顿时大悦,便要点头答应,却被张惗抢了一步先。

    张酐听了张惗对司马云的婉拒之词,顿时大感疑惑,侧头便凝望着张惗,一脸不解地问道:“堂哥此话何意?少主屈尊降贵与我兄弟二人心交,乃是我兄弟二人莫大的幸事,却又为何不可了?”

    司马云顿时也是一脸疑惑地瞅向张惗,张惗的拒绝使得司马云心中极不爽快,但司马云的脸庞上却保留着之下的那张笑脸。只是张笑脸上的笑容,过于牵强了些,以至于此刻司马云的笑容,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默然片刻之后,司马云忽道:“是呀,张惗兄弟是何意思?难不成是嫌弃我司马云本领低微?”

    张惗闻言慌忙双膝跪地,连忙解释道:“少主莫要误会,我张惗与堂弟张酐本来身份卑微,幸得大司马与少主怜爱,将我兄弟二人留在大司马府,与少主每日相伴,我兄弟已经是很知足了。

    如今少主不惜自降身份,欲要与我等兄弟相称,我兄弟二人自是感激涕零。为少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与少主以兄弟相称,却是万万不敢。”

    张酐在听完堂哥张惗的这一番话后,顿觉堂哥言之有理,急忙也跪拜在地,道:“堂哥言之有理,少主身份尊贵,我兄弟二人自是不敢高攀。”

    司马云见状,顿时大笑了起来,他连忙扶起张惗与张酐,笑道:“你们兄弟二人的曾祖父张成虎,好歹也曾是我大岽赫赫有名的西北名将,名将之后又怎能说自己身份卑微了?”

    司马云此言一出,张惗与张酐顿时一惊,二人旋即面面相觑,纷纷朝对方摇了摇头。

    半晌,张酐忍不住抱拳问道:“少主是怎么知道我们兄弟二人乃是西北名将张成虎之后的?”

    司马云莞尔一笑,在二人肩头拍了拍,道:“那日,叔叔将你们兄弟二人交给本少主的时候,叔叔便私下里确认了你们兄弟二人名将之后的身份,只是见你们二人一直有所隐瞒,故此叔叔让我也不要揭穿你们名将之后的身份罢了。”

    “原来如此。”

    “大司马有心了。”

    张惗与张酐连连点头,各自喃喃自语。

    兄弟二人愣愣出神了片刻,张惗忽然苦笑摇头,朝司马云抱拳行礼道:“少主有所不知,我西北张家自从曾祖父驾鹤西归之后,便再难有一人如曾祖父那般风光,子孙不孝,家道中落。

    父辈曾告诫我等,若是没有本事扬名立万,在外不可以提及名将之后的身份,毁了曾祖父的名声。”

    张酐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司马云在听完张惗的话后,顿时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们兄弟二人与本少主兄弟相称,本少主不提及你们的身世便是了。”

    张惗见司马云一再执着,顿时也不再拒绝司马云的美意。张酐见堂兄默许,顿时便朝司马云抱拳道:“我兄弟二人自今日起誓死效忠少主。”

    司马云听的哈哈大笑,旋即在张酐手上拍了一下,道:“方才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三人以后便以兄弟相称。我曾查阅过你们的户籍档案,你们兄弟二人都比我小,以后我便是你们的大哥,张惗排老二,至于你张酐便是老三了。”

    张惗与张酐闻言,顿时连连点头答应。

    司马云忽然上前一步,靠近了张惗与张酐,猛地伸出右手,放在二人面前。张惗与张酐对望一眼,旋即领悟司马云的意思。

    张惗顿时毫不犹豫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搭在了司马云的手背上,而张酐则笑嘻嘻地亦伸出右手,搭在张惗的身背之上。

    “我司马云在此立誓,愿与张惗,张酐结为异性兄弟!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以此明鉴,永不背叛。”

    “我张惗在此立誓,愿与司马兄,张酐结为异性兄弟!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以此明鉴,永不背叛。”

    “我张酐在此立誓,愿与二位兄长结为异性兄弟!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以此明鉴,永不背叛。”

    三名少年人,凝望着三只紧紧搭握在一起的三只手掌,顿时相互对望了一眼,皆是开怀大笑了起来。

    第一百五十五章:名将之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