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二十三章:入街铜牌(四更)
    第一百二十三章:入街铜牌

    南宫锦红缓缓打开手中的木盒子,旋即从木盒内取出了四块大小不一的铜制牌子。

    月夜,慕思凡,不败雁北紧紧盯着兀自摆放在桌面上的四块铜制牌子,皆是一脸讶然之色。

    但见这四块铜制牌子,大小各两块,铜牌皆呈扇形,两块大的铜牌上刻着‘买家’二字,而另外两个小的铜牌上则刻着‘陪同’二字。

    官府为了防止有人伪造铜牌,在制作铜牌的时候,特意在铜牌的右下角,深深地烙印上官府独有的印章。

    南宫锦红将两块刻有‘陪同’二字的小铜牌,分别递到了慕思凡与不败雁北手中,道:“二姐,三哥,你们二人便以这买家‘陪同’的身份入街。”

    慕思凡与不败雁北纷纷接过铜牌,朝南宫锦红点了点头。

    南宫锦红朝二人笑了笑,旋即又拿起那两块刻有‘买家’二字的大铜牌。

    南宫锦红将这铜牌,塞了一个给月夜,自己则留了一个,旋即朝月夜笑道:“大哥和我,便以这‘买家’的身份入街。”

    月夜点了点头,迟疑了片刻,忽道:“四弟,我们这入一趟街,就得消费一千六百两银子才能出来,这则忒不划算了吧?呃……这到底是条什么街呀?”

    “回禀客官,这条吃人的街,被称之为二十八街。”店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笑吟吟地看了众人一眼,旋即轻咳一声,指了指桌上的面碗,道:“各位客官,可是都吃饱了?

    呃……这一大早上的,生意实在太好了,本店的面碗倒是有些紧张了。

    呃……若是各位客官都填饱肚子了,我便将这面碗撤下去了。”

    南宫锦红闻言,面色顿时难看,他故意干咳一声,道:“你没瞧见我们兄妹正聊着天么?这花了银子买的面,自然是要吃完的。”

    店家顿时一脸无奈的默然而立,愣了片刻,他忍不住又道:“各位客官,若是还要吃这面,还劳烦各位抓紧吃面吧!

    呃……各位客官可以瞧一瞧,本店生意的确是太好,这后面来排队吃面的人,都已经没位置坐了,你们看……”

    此刻面馆内的情况正如店家所言,大厅内就餐的餐桌,皆已是坐满了人。毕竟是黄金地段,这生意好得没话说。

    南宫锦红瞪了店家一眼,顿时便有些恼怒,他猛地一拍桌子,喝道:“怎么滴?我们花钱吃面,这面还没又吃完,你们店里便下逐客令了么?”

    面馆内,兀自埋头吃面条的人们,忽然听见南宫锦红惊案暴喝之声,纷纷忍不住暂停进食,抬头向南宫锦红瞧去。

    月夜见面馆内的众人,此刻居然都凝视着自己的这张桌子,他顿时一脸尴尬,急忙便去拽了南宫锦红一把,道:“四弟勿怒,莫要与这店家争执了。”

    南宫锦红见月夜发话,顿时便垂下头去。

    而月夜则侧头凝视着店家,旋即微笑道:“店家,我们四弟就是这么一个火爆脾气,你也莫要往心里去。

    嗯……我们兄妹四人尚有要事相商,无奈借贵地一用,也的确耽误到店家做买卖。

    呃……这是一两碎银,就当做是对店家损失的补偿吧!”

    月夜说着这话,已然从怀内的钱袋里摸出了一两碎银子,缓缓递到了店家的手中。

    店家生意人,自然是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

    适才店家莫名其妙地被南宫锦红凶了一顿,心中着实恼怒,本想出言训斥南宫锦红几句,却又踌躇不定。

    店家此刻见月夜主动向自己赔礼道歉,而且还特意塞给自己一两碎银子,以做赔偿,店家心中的那团怒火顿时便烟消云散。

    店家看了一眼手中的碎银子,心中暗道:“眼前这四名年轻人,既然有资本要去二十八街大把的撒银子,那么他们肯定是有背景来历的。我如果收了这一两碎银子,倒也发不了什么大财,到不如巴结巴结这几名年轻人,说不定他们以后就会经常来照顾我的生意,嘿嘿……到时候赚回来的岂止这区区一两碎银子?”

    店家愈想愈觉得有道理,生意人嘛,想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了的理?

    店家急忙又将那一两碎银子,塞回到了月夜的手中,微笑道:“客官,这一两银子,小的可是收不得。

    呃……如果几位客官想在此议事,本店很乐意配合,四位客官细聊便是,本店将绝不再上前打扰。”

    月夜见店家这几句话说得倒是真诚,他心头顿时一热,忍不住将店家塞回来的那一两银子,再一次塞到了店家手中,道:“那就多谢店家的美意了。”

    店家见月夜将那一两银子,又塞回到了自己手中,他顿时一愣,旋即一脸疑惑的望着月夜,微笑道:“客官这……”

    月夜笑道:“店家收了这一两碎银子,呃……就当是付我们的面钱也好。”

    南宫锦红闻言,突然抬头看着月夜,道:“大哥,不是我请大家来吃面的吗?这面钱理应由我来给才对呀?”

    月夜微笑着摇了摇头,道:“四弟已然花了大价钱,让我等入……入那个什么街来着?”

    月夜一时想不起来那条神秘之街的名字,顿时挠头望向店家。

    店家见月夜颇有为难之色,顿时便道:“是二十八街。”

    月夜兴奋地点了点头,道:“四弟都花了那么大的价钱,让我等有机会能进入那二十八街见见世面,大哥请吃顿面条,又何尝不可了?”

    南宫锦红闻言默然,一旁的店家收了月夜那一两碎银子,便道:“客官,我这便给你找零钱去。”

    月夜闻言,顿时朝店家摇了摇头,道:“店家客气了,这一两碎银子若有富余的,就当是赏钱吧,毕竟我们兄妹四人占了你的位置做生买卖。”

    店家听了月夜这话,顿时便高兴地点了点头,道:“那就多谢客官了,呃……几位客官慢聊。”

    店家说完这句话,便知趣地退了下去。

    经过这段短暂的小插曲,月夜等人旋即收好了各自的铜牌。

    慕思凡与不败雁北自是无话,二人继续埋头吃着自己碗中的红烧牛肉面,虽说这面条放了些时间,口感上差了一些。但是这秘制配方做出来的面汤,堪称一绝,二人吃得依旧是津津有味。

    月夜扒了一口面条入嘴,忽然抬头望了一眼南宫锦红,却见南宫锦红兀自捏着那块刻有‘买家’二字的铜牌,一直愣愣出神。

    月夜吞下嘴里的面条,道:“四弟此刻在想什么了?”

    南宫锦红回过神来,朝月夜笑了笑,道:“大哥,我只不过是突然想起一些个人的私事。”

    月夜闻言,缓缓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默然片刻,月夜忽道:“对了四弟,我们去二十八街,与我寻求谋生之差事又有什么关联吗?”

    南宫锦红道:“大哥,我是昨天在打听二十八街的时候,听有人说起这二十八街,有一间铺子专门回收兽灵丹。

    呃……小弟是这样想的,既然是寻着了买家,以后咱们兄妹四人便可以结伴,去郊外的深山密林寻觅一些初级的灵长类物种,大家再合力歼之,夺得兽灵丹,便可以去这二十八街直接兑换现银了。“

    月夜闻言心头一喜,这兽灵丹,自己身上便有几颗,只是暂时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这几枚兽灵丹,到底能换几两银两?

    这些日子,月夜与慕思凡在帝都生活的每一个日子,都得吃喝住,这样得花银子。眼瞅着自己钱袋里的银子一天比一天少,月夜心头就揪得慌,所以才会去向南宫锦红与不败雁北打听谋生之差事来?

    兀自喝着面汤的不败雁北,忽然听到南宫锦红的这一席话,急忙抬头道:“妙,妙呀,如此我们既可以苦练杀妖本领,又可以兼赚一些银两。哈哈……如此我便不用为学费发愁了。”

    月夜等三人听了不败雁北的这话,顿时都吃了一惊,三人愣愣地盯着不败雁北,居然齐声惊呼道:“学费?”

    不败雁北收敛了适才有些失态的神情,朝众人笑了笑,道:“大哥,二姐,四弟,实不相瞒,家父曾在边关从过军,我自小受家父熏陶,对于大地战士一门颇有兴趣。

    哎……奈何尧塞关条件限制,我虽自小苦修,却自始至终处在初级大地战士瓶颈,这次从北境尧塞关远道来都,其实就是为了离墨堂的立秋新生招募季。

    呃……据说,若是考核通过,在进入离墨堂之前,若无特殊的因素,各职业的新生须得交付相应的学杂费用。”

    “啊?”月夜闻言,顿时便吃了一惊,他忍不住道:“还得交学杂费呀?不瞒三弟,四第,我兄妹二人也是来进考离墨堂的。”

    “啊?……”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闻言皆是一惊,二人面面相觑了好大一会儿,这才纷纷将目光落到了月夜的身上。

    月夜道:“我所学乃是剑师一门,实在是汗颜得很,如今修行剑师一门十余载,还只是刚刚初窥门径。”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闻言,约有惋惜之意,纷纷点了点头,二人旋即将目光落到了慕思凡身上,居然是异口同声道:“二姐所学又是那一门呀?”

    慕思凡闻言,羞涩一笑,却不答话。

    不败雁北忽然眼眸一亮,道:“二姐莫不是修的祭司一门吧?”

    南宫锦红听了不败雁北这话,顿时便激动了起来,笑道:“以小弟之见,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

    哈哈……如此一来,大家以后组队杀怪,受了些许小伤,二姐就能及时帮忙处理了。”

    慕思凡闻言,顿时便摇了摇头,道:“以你二姐我的性子,怎么可能适合修习祭司一门了,祭司可是需要性格恬静,温柔如水的人才学得来的?”

    月夜笑了笑,忽道:“你们二姐可是要报术法师一门的。”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闻言,顿时大感失望,纷纷张了嘴,对望着彼此。

    第一百二十三章:入街铜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