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劫道罢渡(二更)
    大岽南境,埠河沿岸的某处民用渡口。

    素服黑衣老者忽然听到岸上之人说话的声音居然如此之熟悉,他心头顿时一惊,忍不住暗暗思忖道:“是他……他来这里做什么?”

    素服黑衣老者迟疑了一小会儿,忽然猛地站起身来,他悄悄挪步到货仓口,旋即轻轻地推开了货仓门板,正就要往货仓内钻去。

    这时岸上那人,忽然朗朗说道:“麒麟老弟,此次老朽可是奉命而来,你如此避而不见,着实让老朽为难呀!”

    ……

    原来这素服黑衣老者,正是大岽帝国赫赫有名的护国法师黑麒麟。

    而岸上那说话之人,正是大岽军部最高统帅,大司马司马茂。

    司马茂此言一出,却见船篷内半晌居然没有任何异动,司马茂脸色一沉,暗暗道:“难不成是我们来晚了一步?”

    如此僵持了片刻,却不见岸上之人再说什么。此刻船台上,年轻船夫小宋性急,他忍不住探头朝船篷内低声询道:“客官,我们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了?”

    黑麒麟默然片刻,忽然从船篷内行了出来,淡淡道:“暂时不走了。”

    说完这话,便见黑麒麟已然上了岸。

    而此刻,岸上那二人,除了司马茂,另外一人黑麒麟倒也熟悉,此人正是那日在酆琅城参与绞杀火凤的谋士孙韵文。

    这三人见了面,纷纷朝对方打过招呼,司马茂旋即便凑到黑麒麟耳畔低声细语了几句,黑麒麟听得连连点头,在他的脸庞上顿时便浮现出一抹惊喜之色。

    司马茂忽然瞥了一眼兀自候在船头的那一老一少两名船夫,旋即转头朝黑麒麟低声道:“麒麟老弟,此处说话甚是不方便,咱们还是在路上再慢慢细说如何?”

    黑麒麟点了点头,道:“一切听从司马兄的安排。”

    黑麒麟说完这话,便要跟随司马茂与孙韵文离去,这时愣在船头的年长船夫忽然朝黑麒麟喊道:“客官,我们几时再走?呃……若是时间允许的话,小老儿想先寻个空挡去吃点东西,再回来渡河,毕竟渡河可是个体力活。”

    黑麒麟听了这年长船夫的话,顿时便朝那年长船夫摇了摇头,道:“船家,你们安心回家休息去吧,我今日不渡河了。”

    黑麒麟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跟在司马茂与孙韵文身后,朝远方慢慢行去。

    木立在船头的这一老一少两名船夫,瞅着黑麒麟逐渐远去的背影,一直愣愣出神。

    年长船夫突然似想起了什么,他顿时便忍不住朝黑麒麟喊道:“客官,你给的佣金……”

    “赏给你们了。”

    年长船夫的话还未说完,他便隐隐约约听见了黑麒麟的这句回应之语。

    愣在船头的这一老一少两名船夫,顿时便对望了一眼,二人的脸上有惊讶,有窃喜,也有难以置信的表情。

    ……

    夜色苍茫,在大岽南部某处,一条笔直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徐徐行过。

    大岽军部赫赫有名的大谋士孙韵文,此刻居然充当起这马夫的角色,如此怪异之举,当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车厢两角悬挂的马蹄灯,灯光虽然黯淡,却也依稀可以照得见道路。

    但见孙韵文双目炯炯,他端坐在马车前,双手紧握缰绳,极为谨慎地驾驭着马车,稳稳向前而行。

    这辆马车的车厢装饰得极其奢华,车厢内居然挂着一颗小小的夜明珠,黑夜无星无月,这小小的一颗夜明珠顿时便发挥了它的作用。

    此刻,夜明珠透着的寒光,顿时便将车厢内照得分明。

    车厢内,黑麒麟与司马茂第一次单独相处,二人四目,面对面地端坐着。

    司马茂轻抚颌须,旋即缓缓道:“王上与王后深感麒麟老弟为子奔波之苦,故此,王上特令我与孙韵文大谋士,一起陪同麒麟老弟去一个地方。”

    黑麒麟闻言,心头顿时一颤,他自己的家事终于还是惊动到了大王与王后。

    黑麒麟顿时一阵自责,他默然垂首而立,一阵摇头苦笑。

    司马茂见黑麒麟愣愣不语,居然是一副愧疚自责的样子,司马茂顿时心头不忍,迟疑了一会儿,司马茂还是忍不住缓缓道:“这么多年以来,麒麟老弟为了能重塑黑莫尔的体质,不惜万里跋涉,只欲在世间寻得一枚橙色兽灵丹。

    呃……其实麒麟老弟心中之锁事,王后早已洞穿知晓。那日,我们几人携神兵石斧回帝都复命,待你等先行散去之后,王后这才将麒麟老弟的心结一一说与我听了。

    大王深知如今诛魔大陆神兽罕见,本就稀罕至极的神兽却又是尽数隐匿,而麒麟老弟欲要寻得一枚橙色兽灵丹,那简直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困难重重。”

    黑麒麟蓦然抬头,凝望着眼前的司马茂,黑麒麟的脸颊间,顿时便流露一副感激之情。

    车厢内二人对视了一会儿,黑麒麟忽然朝司马茂点了点头,道:“让司马兄见笑了!着实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呀!

    哎……此次劳烦司马兄与孙韵文大谋士,随我黑麒麟一同涉险,我黑麒麟的内心着实是过意不去。”

    车厢外,孙韵文陡然听到黑麒麟的这番话,顿时便忍不住道:“我孙韵文能有机会同大司马与护国法师再次并肩作战,着实是三生有幸,哈哈……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呀!”

    车厢内,黑麒麟闻言,顿时一脸的感激之情。司马茂这时忽道:“麒麟老弟与我司马茂熟识数十载,也算得上是忘年之交。而麒麟老弟心中有事,却一直默不作声,这也实在是有些见外了吧?”

    黑麒麟听了司马茂的这一句话,他心头瞬间一暖,不禁暗暗自责道:“黑麒麟呀黑麒麟,你一直为了自己家那不成器的小子,对司马茂心存芥蒂。可你家黑莫尔那小子不成器,与人家司马茂又有何干?

    人家司马茂被你莫名其妙的怨恨了数载,他不仅没有埋怨你半句,而今还来助你一臂之力。哎……实在是不应该,不应该呀!”

    司马茂见黑麒麟眉头紧锁,还以为是自己刚刚说的那段话,无意间刺激到了黑麒麟。

    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家丑之事,谁也不想被外人所知晓吧?

    司马茂想到了这一点,他顿时便故意的轻咳一声,旋即绕开话题道:“麒麟老弟呀,这天黑夜行怕是多有不便,我们要不先寻找个地方,大家都好好休息一宿,明日天明再加紧赶路吧?”

    黑麒麟听了司马茂这话,顿时便从自己的思绪中缓过神来,他尴尬地朝司马茂笑了笑,旋即道:“也好,就依司马兄的,这天黑,无星无月的,夜行的确不妥。”

    孙韵文自然也听见车厢内这二人的交谈之声,他此刻正也睡意来袭,忍不住打了个哈哈,旋即朝车厢内说道:“嗯,如此甚好呀!我若记得没错,前行三五里地,便有一处小集镇。”

    司马茂听完车厢外孙韵文的这句话,顿时微微一笑,抚须道:“孙大谋士好记性呀!我们便去前面那集镇,寻个落脚所,大家好好修整一夜。”

    孙韵文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好嘞!”旋即拍马急行。

    黑麒麟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他愣了片刻,旋即抬头凝望着司马茂,道:“对了司马兄,我们此去何地呀?”

    司马茂神秘一笑,道:“哪里是灵长类物种的栖息之地,我们就到哪里去。”

    黑麒麟凝思了片刻,一脸犹豫地说道:“与我大岽接壤是有那么几处禁地,那里也的确是灵长类物种栖息之地,不过却是人迹罕至呀!单凭我们三人,恐怕是……”

    司马茂突然插话道:“唉……我们就去西北迷雾大沼泽,以我等三人之力,只要不深入迷雾大沼泽腹地,自保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黑麒麟闻言,脸上顿有生出一抹愧疚之色,凝思了片刻,他这才缓缓道:“为了能让犬子有重塑天赋体质之机遇,让二位随我黑麒麟一同冒险,我黑麒麟顿觉羞愧难当呀……”

    司马茂劝慰道:“麒麟老弟也莫要自责了,我等能有机会一同携手进入那迷雾大沼泽,着实也是难得的一次历练。

    呃……如果麒麟老弟有觉得过意不去的话,那么就等这次迷雾大沼泽之行结束了以后,亲自邀请我与孙大谋士去你府上,痛痛快快喝上一顿便是。”

    车厢外,孙韵文听了司马茂这话,顿时大笑着附和道:“只要能喝到护国法师家的酒,便什么都好办了。”

    黑麒麟顿时连连点头,道:“届时,我保证酒水管够,而且请你二人饮的这酒,也必定是我私下里珍藏了数十载的佳酿。

    呃……这陈年美酒,原本是打算等黑莫尔那不成器的家伙,能有朝一日成亲的时候,我再拿出来与贵宾享用的,哈哈……这酒怕也等不了那一日了。”

    司马茂闻言,顿时一愣,道:“哦?把麒麟老弟特藏的酒给喝了,那我们怎么好意思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劫道罢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