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一十九章:理智误事
    秦家肉铺的这顿饭局,在众人一阵默然之后,就这么不知不觉结束了。

    刘铁匠今日喝了不少的酒,秦山不仅没有阻止刘铁匠一个劲的喝酒,自己反而陪着刘铁匠也喝了不少酒。

    刘铁匠出了秦家的大门,旋即婉拒了众人相送的好意,他独自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回家去了。

    众人目送着刘铁匠离去,刘铁匠的铺子与秦家肉铺中间只隔了两三座房子。所以刘铁匠并没走多大一会儿,便进到了自己的家门。

    众人看着刘铁匠进屋关门之后,这才纷纷的放心散去。

    ……

    孟志泽拜别了秦山一家人,随着陈冰回到了陈记茶铺,此刻陈冰的表妹小雨还未回家,陈冰推开店铺的大门,便见到店内的一片死寂。

    孟志泽面无表情地坐在了紧挨着铺门的一张桌案旁,在进屋之后,孟志泽就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自始至终默然不语。

    他眼角处突兀透着一滴晶莹的泪痕,此刻孟志泽双手按在桌面上,望着桌面愣愣出神。

    陈冰则从柜台处端出了两盘精致的小点心,紧接着又沏了一壶凉茶,忙活了一会儿,陈冰这才得闲,旋即搬了一张椅子,坐到了孟志泽的身旁。

    见孟志泽兀自愣愣发呆,陈冰迟疑了一会儿,顿时便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送到了孟志泽的面前,柔声道:“孟大哥,刚才在酒桌上见你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这会儿肚子肯定是饿着的,吃点糕点填填肚子吧!要不我去后厨给你做两道菜?”

    孟志泽闻言,缓缓抬头望了一眼陈冰,旋即摇了摇头,道:“我一点都不饿,你也别去瞎忙活了。”

    陈冰轻叹一声,还是将手中的糕点放了回去,紧接着她又将一杯凉茶缓缓地推到了孟志泽面前,道:“那喝杯茶水醒醒酒吧,刚才见你喝了不少的酒,肚子里肯定是烧得紧。”

    孟志泽点了点头,接过陈冰推过来的茶杯,顿时便喝了一大口。

    陈冰见孟志泽一口接一口地将那杯茶水喝尽,她心头顿时也松了一口气,急忙端起茶壶,给孟志泽又倒了一杯茶。

    孟志泽拿起茶杯,又饮了一口茶水。他紧接着便踌躇了一会,突兀从怀内摸出三锭金子。

    孟志泽将这三锭金子缓缓放在了桌子上,旋即一并推到了陈冰的面前。

    陈冰瞅了一眼这三锭金子,顿时一脸疑惑的瞧向了孟志泽,不解道:“孟大哥,你这又是何意呀?”

    孟志泽道:“我出门的时候身上就带了五锭金子的现钱,之前给了秦大哥夫妇两锭,就剩下这三锭金子了。

    阿晖的烈士抚恤金,估计要迟些日子才能下发到刘叔叔的手中,呃……这三锭金子,你自己便留一锭,另外两锭金子就劳烦你替我转交给刘叔叔,就当是我的一片心意吧!”

    陈冰闻言点了点头,忽道:“孟大哥,要不我把这三锭金子都转交给刘叔叔吧?”

    孟志泽轻轻摇了摇头,道:“你自己留一锭,女孩子家,生活不易。

    呃……今日我亲手斩杀了施金那恶厮,定然会惊动官府。到时有官府来询,你就直接报上我的名姓,就说你是我的好朋友,官府日后定会照顾于你的。

    呃……日后有了官府替你撑腰,以后定不会再有恶人来为难你。”

    陈冰闻言,轻轻地‘嗯’了一声,旋即感激地朝孟志泽点了点头,一抹泪珠顿时便从她眼眶之中滚落而出。

    孟志泽愣了一会,忽地站起身来,卷起自己的衣袖,轻轻拭了拭陈冰脸颊间的泪珠。

    陈冰脸颊上的皮肤,陡然接触到孟志泽指尖传来的余热,她脸上瞬间生出一抹绯红。陈冰顿时便尴尬起身,垂下头来,向后退出了一步,微微避开了孟志泽的手掌。

    孟志泽见状一惊,他猛地一个激灵,酒劲顿时去了一半。

    孟志泽沉默了片刻,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道:“我要走了,以后有机会再回来看你们。”

    陈冰听到孟志泽这句话,顿时一愣,她猛地抬头凝望着孟志泽,缓缓道:“孟大哥,你可是又要出远门了?”

    适才孟志泽在擦拭陈冰脸庞上泪痕的时候,指尖不小心触碰到陈冰脸上的肌肤。孟志泽乃是边关将领,平日里与众将士之间养成了大大咧咧的习惯,不太懂得儿女情长,适才手指不经意触碰到陈冰的肌肤,孟志泽到不以为意。

    然而陈冰毕竟是一名未出阁的女子,与异性之间如此肌肤相触,顿时便有羞涩一避之反应,但她的内心却是一暖,心中甚是欢喜。

    陈冰此刻忽然听见孟志泽又要远走他乡的这一消息后,她的心中顿时神伤,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埋在陈冰心头的那句话,险些就要冲口而出,然而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内心的冲动,她那句话刚要到嘴边,顿时又缩了回去。

    孟志泽见陈冰说完‘孟大哥,你可是又要出远门了?’这句话之后,便一直站在原地,愣愣出神。

    孟志泽凝望着陈冰,犹豫了一会儿,忽然朝陈冰微微点了点头,道:“嗯,我要出去一趟,可能会去很多东方。”

    “去哪儿?要去多久?”陈冰一脸黯然,如同丢了魂一般,她朱唇微动,说话的语气极轻极细。

    孟志泽愣了一会儿,旋即缓缓转身,他面朝铺门,长长地叹了一口,道:“孟家军两千三百五十六名将士,皆已为国捐躯。他们一个个埋骨西北边陲,而我身为孟家军的主帅,自然是要去替他们看一看他们的故乡。顺便帮他们完成他们生前一直想要去做,而又没有精力去做的事情。

    所以……我这一次出远门,要去哪儿?要去多久?其实我自己的心里暂时也还没有个底。”

    陈冰望着眼前这名铁骨铮铮的男人背影,她心头顿时一阵酸楚,眼泪瞬间染湿了她的面颊,她几次欲言又止,嘴唇一直不停地抽搐着。

    孟志泽停顿了片刻,忽然缓缓道:“或许我下一站要去的地方,便是东境莫拓城云栗镇孟家村吧?因为那里不仅仅是我爹孟荤的故乡,更是孟愧,孟杰等兄弟的家乡。”

    陈冰的鼻子里轻轻地‘嗯’了一声,她咬着嘴唇,双手紧握,恨不得就要扑将上去,一把抱住眼前的这名男子,然而向他坦白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内心是如何在挣扎。

    然而,在陈冰的内心深处,理智终究还是大于冲动,她默默地站在原地,凝望着他的背影,逐渐向门外移去。

    ……

    “我走了,你也好好保重自己。”

    孟志泽的声音,如梦如幻一般传到了陈冰的耳中,陈冰的内心在剧烈的挣扎着,她想要追上去,双脚却突然如同灌了铅一般,始终难以移动分毫。

    当陈冰的内心经过反复挣扎之后,她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决定,然而此刻孟志泽已经骑在了马背上。

    与此同时,陈冰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她顿时便兴奋地朝门外奔去。

    “驾……”

    孟志泽拍马而去的时候,陈冰正好从屋内冲了出来。

    但,她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陈冰望着孟志泽远去的背影,泪眼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终于忍不住抽噎道:“带我一起去,我不想离开你……”

    可惜,孟志泽并没有听见陈冰的呼喊声,此刻在孟志泽耳畔的,唯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

    孟志泽沿着西郊的官道,一路向西急奔,在前面的一个岔路,他旋即调道往南。在往南的羊肠小道上奔行了一会儿,便又有一个岔道,到了这里,孟志泽忽然调转马头,折而向东行去。

    此刻,日已西斜。

    ……

    数日后,埠河畔,夜冷风寒,无星无月。

    旁晚时分,一阵突如其来的雷阵雨,瞬间便浇灭了白日里蒸腾的热流。

    忙碌的渡头,在那阵雷阵雨即将来临之际,瞬间便平静了下来。

    撑船的艄公们,大部分都回到家里休息去了。此刻渡头上还明着一两盏风油灯,两名船夫借着这微弱的灯光,正在匆匆忙忙的补制着船上的几处破洞。

    “小宋呐,这里还剩一处没有补,早点补完,咱们也好早点回家。”

    “好的老叔,幸好这雨停了,要不然咱们的这只船可就危险了。”

    “是呀,这突如其来的雷阵雨,让我们一下发现了几个破洞。呃……看来这几块木板也是该换一换了。”

    “咱们这艘船有些年头了,有几块木板早就烂掉了。幸亏下了这场及时雨,要不然咱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这几处破洞了。”

    “嗯,是该感谢感谢老天爷,这一连十数日的高温,都快把人晒得憋闷死了,幸好下了这一场及时雨,嗯……此刻倒是凉快多了。”

    “嗯,老叔言之有理,这下一场暴雨,地面的温度明显下降了不少,的确是舒服多了。”

    “趁着风油灯里的燃油还未烧尽,咱们赶紧加一把劲,别弄得待会儿得摸黑回去。”

    “好嘞。老叔把你身旁的锤子递给我用一用,我把这最后一块补板固定好了,咱们就大功告成了。”

    “给,锤子,呃……还是你们年轻人的眼力劲好呀。”

    渡头上的一只木船上,一老一少二人皆身穿蓑衣。此刻他们正一边聚精会神地修破着船上的破洞,一边又闲聊着一些日间家常之事。

    此刻,在离渡头不远处,一名老者素衣黑服,身体约为有些佝偻。

    而那名老者寻着渡头上仅有的一处亮光,正缓缓向渡头行来。

    第一百一十九章:理智误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