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一十七章:祸害已除
    孟志泽忽然轻轻地拍了拍龙翎飞的肩头,旋即一脸严肃的凝视着他,道:“若是枉起杀戮,与那帮贼匪恶霸又有何异?”

    龙翎飞闻言默然,垂首凝思了片刻,旋即不解道:“偶像,请恕龙翎飞愚钝。那群恶奴往日里跟着施金作威作福,对周遭的百姓更是荼毒有余,杀之乃是为民除害呀?”

    孟志泽在听完龙翎飞的话后,迟疑了一会儿,旋即微微摇了摇头,道:“这些恶奴或许只是迫于施金的淫威,才会跟随施金祸害百姓。时日一久,便受到施金所影响,故此染上恶习。此刻他们已经昏厥在地,我们若是就此斩杀了他们,岂不与那贼匪行径一般。”

    龙翎飞挠了挠脑袋,对孟志泽说的话顿时仍是一知半解,踌躇了片刻,龙翎飞终究还是朝着孟志泽点了点头,道:“偶像,那眼下,我们应当如何处理这些恶奴了?”

    孟志泽微微一笑,道:“先将这些恶奴用绳索绑了,然后交予官府,让官府再根据这些恶奴所犯的罪行定罪。”

    龙翎飞猛地一拍脑门,顿时便即大笑道:“哈哈……还偶像言之有理,这些事就应该交予官府处理的。”

    说完这句话,龙翎飞忽然凝望了一眼手中的乌金战刀,竟然是越瞧越喜欢,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这战刀拿在手上倒是还蛮称心的。”

    孟志泽望了一眼龙翎飞手握战刀,恍惚间,他隐约从龙翎飞身上看到了阿晖的影子。

    孟志泽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年在北境,阿晖刚刚来到自己身边之时,阿晖也曾握着一柄八尺长的战刀,就如龙翎飞这般站在了他的面前。

    刹那间,孟志泽思绪如潮,往事历历在目。

    陈冰陡然察觉到孟志泽的眼角,突兀闪过一滴晶莹的泪珠,她心头顿时一阵伤楚,居然忍不住就要去握住孟志泽的手。

    孟志泽兀自愣愣出神,忽觉指间一凉,他顿时一惊,手臂本能的向后弯曲。

    陈冰那冰冷的玉指刚要触摸到孟志泽的手指,却被孟志泽忽然躲开,陈冰顿时吓了一跳,她急忙收回了手,羞涩地垂着头,不言不语。

    孟志泽望了一眼陈冰,顿觉尴尬。他旋即微微侧头,不经意间再次看到了龙翎飞,孟志泽眸中一亮,道:“此刻恶贼施金伏诛,这战刀眼下暂无主人,龙兄弟若是喜欢这柄战刀,拿去便是。只是还望龙兄弟以后能手握这柄战刀,为国为民出力,切莫胡作非为。”

    龙翎飞闻言,心中顿时大喜,他急忙从身上撕下一块衣角布料,旋即仔细地擦拭起战刀上的血迹,一脸的兴奋之色不言而喻。

    ……

    “小孟!果真是你吗?”

    倏地,适才那名老汉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孟志泽的身旁,老汉一脸激动的握紧了孟志泽的双手,顿时一抹热泪沿着他的脸颊滚落了下来。

    老汉苍白的发丝,用一条黑色的头巾裹着。他黝黑干瘪的肌肤,布满了不少的暗斑,脸颊间的眼角纹如同刀刻一般,此刻由于心情激动,他脸上的皮肤顿时深皱。

    孟志泽忽然听到这老者的声音,他的心头顿时一颤。约莫停顿了数秒,孟志泽的脸颊间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这才抬头对望着老汉,朝老汉重重地点头道:“刘叔叔,是我,我正是小孟。”

    孟志泽眼前这名老汉,正是阿晖的亲爹,铁匠铺的刘铁匠。

    此刻老汉刘铁匠,见孟志泽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顿时大喜,急忙拽着孟志泽的双手,喜极而泣。

    一旁的陈冰,秦宇与苏芳三人,忽见刘铁匠出现在身旁,一个个顿时便垂下了头去。因为适才他们三人皆从孟志泽的口中,得知到了阿晖殉国消息。

    ……

    平日里陈冰,秦宇与苏芳这几名晚辈每次见到了刘铁匠,都会极其热情礼貌的喊一声‘刘叔叔’,而今日这三人的举动却明显有些反常。

    戎尔城远离西北边陲酆琅城,此刻大岽突袭酆琅城之事,还未传到戎尔城,故此深居戎尔城西郊集市的刘铁匠,自然是尚不知情。

    刘铁匠今日在西郊集市突兀撞见了孟志泽,他还道是孟志泽回来探亲的。而自己的儿子阿晖跟随着孟志泽,多年镇守边陲,一直也未曾回过家。

    只不过是每隔一段时间,便由军部替阿晖将大半饷银交到刘铁匠手中,刘铁匠才有机会在那些送饷使的口中,约为打听到一些孟家军的消息,父子俩这么多年的情感交流,大部分是依赖于书信往来。

    近段时间,刘铁匠正自纳闷,这送饷使近两个月一直未曾露面,而自己寄出的家书,也未曾见到儿子阿晖回复,故此刘铁匠心中兀自忐忑了一两月。

    今日刘铁匠本在家中午休,不想外面吵闹喧哗之声,顿时便将他从梦中惊醒,他旋即起床,走出了铺门,见到街上围满了人群。

    于是,刘铁匠本着一颗好奇之心,凑近一看,他赫然发现对战的一方,那人的容貌居然是那般的熟悉,他仔细的沉思了片刻,顿时惊觉的发现这人倒是很像阿晖的朋友——孟志泽。

    而他的儿子阿晖,也正是因为孟志泽的缘故,这才有机会进入氰国赫赫有名的国子监——离墨堂。

    阿晖也因此学得一身本领,才能为国效力。

    阿晖能走出铁匠铺,刘铁匠很是欣慰。因为自己的儿子不至于和他一般,在这西郊集市的铁匠铺,打一辈子的铁,终身却是碌碌无为。

    而如今,阿晖在孟家军可谓是功名显赫,他的名头早已传到了戎尔城。

    刘铁匠作为阿晖的父亲,自然是非常的高兴,自己的儿子能有如此的成就,刘铁匠自然也替阿晖感到自豪。

    但凡有人与刘铁匠谈起他的儿子阿晖,也都会对刘铁匠另眼相看,而那些人的眼神之中,除了敬意以外,更多的则是羡慕。

    养子如此,人生无憾……

    刘铁匠自己心里很明白,他的儿子阿晖,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这一切都得归功于眼前的这位大英雄——孟志泽。

    ……

    今日突兀碰见孟志泽,刘铁匠自然是想请孟志泽好好喝一顿酒。

    至于刘铁匠请孟志泽喝酒的原因嘛,无外乎以下两点。

    一来,刘铁匠是想在孟志泽口中,多多打听一些关于儿子阿晖的一些事情。毕竟,父子两远隔千里之遥,每日牵肠挂肚,能多打听打听彼此当前的生活状况,那便已经是很满足了。

    二来,刘铁匠是想替儿子阿晖好好感谢感谢孟志泽,毕竟孟志泽对自己的儿子阿晖有提携照顾之恩。

    故此刘铁匠在确认了孟志泽的身份以后,他顿时便兴奋得流出了眼泪。

    毕竟刘铁匠见着了孟志泽,便相当于看见了自己儿子目前的生活状况。

    ……

    刘铁匠伸出颤抖的双手,反复擦拭着眼角的泪痕,他不经意间忽然瞥见了陈冰,秦宇与苏芳这三人,此刻这三人正垂着头,刘铁匠心中顿时诧异,他连忙朝陈冰问道:“冰丫头,你们三人今日这是怎么回事了呀?见着我这糟老头子,忽然就不打招呼了?

    哎……小孟难得来一次咱们西郊集市,你们却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像个什么话?不欢迎小孟吗?

    呃……今日你们刘叔替小孟接风洗尘,你们三个娃子都来作陪。

    哈哈……你们小的时候,可都是小孟的玩伴,和我家阿晖那小子一样,整日缠着小孟问东问西的。”

    陈冰,秦宇以及苏芳三人,均不约而同地朝刘铁匠点了点头。

    秦宇毕竟是男子,这定性自然要比陈冰与苏芳强得多,此刻秦宇抬头望着刘铁匠,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道:“刘叔,要不今日便去我家里喝酒吧?刘婶回娘家了,我让苏芳多做几道下酒好菜,也免得刘叔糟蹋钱银去下馆子。”

    刘铁匠打铁是把好手,做饭却是不行。只要刘铁匠的老婆不在家,这刘铁匠的一日三餐,便也只能去饭馆里解决了。

    苏芳听了丈夫秦宇的话,顿时也凝望着眼前的刘铁匠,朝刘铁匠点了点头,道:“咱家秦哥的这建议不错,下馆子自然比不得家中喝酒喝得自在。刘叔,我这便去买些酒菜回来。”

    刘铁匠听完秦宇,苏芳夫妻二人的话,顿时便迟疑了起来。

    这时一直默默不语的陈冰也抬起了头,她朝刘铁匠望了一眼,旋即道:“刘叔,秦大哥和芳姐言之有理,我们今日就不要去下馆子了。”

    刘铁匠踌躇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点了点头,他蓦然抬头看着秦宇与苏芳夫妻二人,顿时一脸正色地说道:“也好,就这么定了吧!那就得辛苦芳丫头了。

    呃……但今日这买酒菜的钱,必须由我这个老头子来出,要不然我们便去下馆子。”

    秦宇与苏芳对望了一眼,有过眼神的交流,夫妻二人这才朝刘铁匠点头应是。

    一旁的孟志泽,自始至终却未插上半句话,他的目光时而闪烁迷离,时而又茫然无措。

    孟志泽一直默然而立,心事重重,任凭刘铁匠与陈冰等人商讨着宴请自己一事。

    这时龙翎飞忽然凑到孟志泽身侧,朝孟志泽嘻嘻笑道:“偶像,今日有酒喝,可否带上我龙翎飞也沾一沾光呀?”

    龙翎飞这附耳之言,顿时让孟志泽缓过神来,他迟疑了一会儿,旋即果断地朝龙翎飞摇了摇头,道:“今日还有件事情需要你处理,这喝酒之事怕是没有你的福缘了。呃……下次吧!下次我请你喝。”

    龙翎飞听到孟志泽这上半句话的时候,顿时眉头一皱,然而当孟志泽说到下半句话之时,龙翎飞顿时又眉开眼笑,道:“好,能与偶像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便是让我龙翎飞赴汤蹈火,那也是义不容辞之事。”

    孟志泽忽然朝龙翎飞指了指兀自昏厥在地的恶奴,朝龙翎飞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没有赴汤蹈火那么严重,眼下你既然得了这贼匪头目的乌金战刀,那就劳烦你跑一趟官府,让官府派些人来将这些恶奴捕了去。”

    龙翎飞闻言,顿时便高兴地点了点头。

    此刻那二十名昏厥在地的恶奴,正被围观的人群捆绑了手脚,而他们手中的狼牙棒与钢刀等武器,也被专人收缴,堆放在了一旁。

    刘铁匠让围观的人众,留下一些精壮的年轻汉子,守候在这二十名恶奴身侧,其余人众尽皆散去。

    今日祸害乡里的大害被除,大家皆是欢喜,集市上的酒铺饭馆生意瞬间暴满,大家大多是三五成群,约在一桌,相互喝酒庆祝这幸事。

    第一百一十七章:祸害已除(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