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一十六章:武技决斗
    戎尔城,西郊集市。

    施金低头沉思之间,一抹得意之色悄无声息的在他脸庞一闪而没,旋即一丝狡黠的笑容,挂在了他的嘴边。

    “请。”

    而就此时,孟志泽握棍在手,瞬间便摆开了架势,紧接着他一招请手势,意会施金可以动手交战了。

    施金闻言瞬间抬起头来,他毫不犹豫地提着战刀便即应战。施金手中的这柄战刀,全长约莫五尺,此刻朝着孟志泽挥刀便砍,大刀阔斧顿时威势逼人。

    孟志泽左手负于背后,右手持棍而立,见施金的战刀挥砍而至,孟志泽的脚步刹那间移动,他一个急转身,便轻盈地避开了施金战刀的砍劈之锋。

    孟志泽避开了施金的这一刀竖砍,他手中的长棍顿时一抖,紧接着,便听见孟志泽朝施金喊道:“斜引画钩。”

    便见孟志泽手中的长棍突兀往前一送,顿时迎上了施金的战刀。然而长棍在贴近战刀刃口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下来,旋即斜画了一笔,却并未触碰到战刀的刃口。

    施金眼见孟志泽手中的长棍居然主动迎上了自己的战刀,他心头顿时暗自窃喜,毕竟他手中的这柄战刀锋利无匹,只要长棍触碰到他战刀的刃口,他手的战刀之锋,便足以轻易地将孟志泽手中的长棍削成两半。

    然而令施金惊叹的是,孟志泽所使的这招‘斜引画钩’并非与他硬砰硬。

    只见孟志泽手中的长棍,在战刀刃口处忽折而向上,斜画了一笔,棍端顺势便窜到了他战刀的背面。

    力道拿捏得如此精准,长棍自下而上的动作也是一气呵成,显见平日里孟志泽的这招‘斜引画钩’至少是锤炼了千万遍,故此才使得如此之精纯。

    施金不禁为之咋舌,然而高手过招,容不得丝毫的疏漏。

    上一秒还见施金心头一凛,到了下一秒他便瞬间恢复了冷静。施金见孟志泽的招式还未完全用老,他顿时心生一计,急忙抬着战刀便往上斜削。

    孟志泽见状,顿时轻笑一声,只是施金的战刀还未削至,便听见孟志泽一声呼啸:“坠地立影。”

    孟志泽语声未息,便见他手中之长棍忽然避开战刀,一路向下急沉。

    施金瞧见孟志泽这突兀生出的一招,顿时大惊失色,他此刻战刀已然高举,下盘却变得甚是空虚。

    孟志泽此刻若是拿着长棍横扫施金的下盘,这施金想不中招,那可是难上加难。

    此刻施金想要后退避躲已然不及,他手中的战刀慌忙向下急劈,意欲抢在孟志泽的前面,以他战刀之锋劈碎那孟志泽手中的长棍。

    孟志泽见状,却又是一声轻笑,他这招‘坠地立影’招式还未用老,便见孟志泽急忙又挺棍向上挑去。

    下一秒,孟志泽手中的长棍一端,瞬间便抵至到施金的咽喉处。孟志泽瞧着施金微微一笑,旋即淡淡地言道:“封枪锁喉。”

    施金木立在原地,他顿时面色一沉,眼露凶光地瞥了一下兀自抵在自己咽喉处的长棍,心头极是不痛快。

    ……

    围观的众人,见孟志泽手中的长棍抵在施金咽喉处,顿时一个个鼓掌叫好。更有一些对施金仇怨颇深的,此刻竟然兴奋得尖叫了起来,一时之间群情激昂,场面颇为壮观。

    而施金身侧的那十八名恶奴,唯恐那些围观的众人趁势一拥而上,对施金下黑手。

    此刻便有恶奴,将那两名晕厥在地的同伴,拖拽到了施金身旁,而余下的十八名恶奴旋即以施金后背为中心,成扇形排列开,纷纷挺着狼牙棒或钢刀护在了施金的左近。

    孟志泽瞅了一眼施金,忽然收回了长棍,朝施金微微一笑道:“这武技决斗,你可还服?”

    施金顿时垂首不语,他并没有回答孟志泽的话,而是默然地凝望着手中的乌金战刀。

    这时,围观的众人,由于群情激昂,纷纷不由自主的从四面八方逼近了过来。

    孟志泽见到如此场面,心头一紧,他忍不住暗暗道:“此刻群情过于激动实属不妥,若是惹恼了这伙贼匪恶棍,定然少不了一场厮杀。

    呃……在如此人口稠密之地,那群贼匪恶棍只需随便提刀握棒胡乱劈砍一气,便会让很多人血流成河。”

    孟志泽想到此处,顿时一阵心惊肉跳,他急忙转身,朝着周遭那些将欲围拢上来的人群,高声喊道:“各位父老乡亲,在下烦请大家暂且避开,莫要将自身性命置至于危险之境。”

    然而就在孟志泽言语将息之际,突兀一阵寒芒从背后映射而来,便听得兀自肃立在一旁的龙翎飞忽然焦急的呐喊道:“小心。”

    孟志泽闻言心头一惊,他来不及转身去看自己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顿时便挺棍朝身后倒戳而去。

    紧接着,一人惨叫之声顿起,周遭众人皆是一惊,一个个睁大了眼睛,齐向孟志泽身后瞅了过去。

    孟志泽亦甚是疑惑,因为此刻他手中的长棍,后戳之势忽然被一道大力所阻,长棍居然进退不得。

    孟志泽在原地愣了数秒,旋即放弃了手中的长棍,他猛然一个转身,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惊骇。

    ……

    此刻孟志泽的长棍一端,正插进了施金裸露的腹部,施金的左手紧紧握着长棍,他胸膛创口处,鲜血沿着长棍流淌了出来,一滴滴落到了地上,刹那间,血腥之气弥漫。

    施金一脸的难以置信,此刻他凝望着兀自插在自己腹部的长棍,他身上健硕的肌肉微微地抽搐着,而他的脸庞上,那一根根凸起的青筋,也因为疼痛而不停的颤抖着。

    蓦然,施金眼色一沉,他体内的淡紫色斗气赫然释放了出来,他顿时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孟志泽,咆哮道:“杀……给老子杀,一个也不要放过。”

    施金的这一声咆哮刚落,那十八名恶奴便即挥舞着自己手中的狼牙棒及钢刀,便朝围将上来的人群劈砍了过去。

    而那些围拢上来的人群,顿时便有几人因为躲闪不及,被恶奴手中突兀劈砍的狼牙棒给砸中了脑袋,鲜血伴随着脑浆一并流淌了出来,眼见那几人已然没命再活了。

    此刻,围观的人群,见那群恶奴忽然逞凶,一个个顿时吓得惊叫连连,众人急忙四下躲闪。而这大部分的人,皆是寻着附近的房屋藏了进去,店家也急忙给门上了栓,众人这才长吁一口气,旋即纷纷趴在了门板上,透过门板上的缝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形。

    孟志泽见了这群恶奴逞凶,他心头顿时一惊,暗自怒道:“这些贼匪手段凶残至极,即使勉强留于人世,也必将危害一方。”

    眼见施金拼着最后一口气,强行释放出了自己的斗气,施金这便要单手挥舞着战刀,朝孟志泽砍去。

    孟志泽瞬间勃然大怒,强大的紫级斗气,再次释放开来。

    此刻孟志泽再也无心隐藏实力,他单手二指夹住施金挥砍过来的战刀,紫级巅峰的禁止威压顿时发挥到了至极。

    而孟志泽身旁那十八名凶残成性的恶奴,顿时便失去了战斗能力,旋即瘫痪倒地,再也没有了半分的杀气。

    施金陡然见自己拼死挥砍而下的战刀,居然被孟志泽单手二指轻易给夹住了,他顿时深感绝望。

    施金忽然朝着孟志泽大笑三声,旋即猛地一咬牙,恶狠狠地道:“老子今日便算是死,也得拉上一个垫背的。”

    施金此言一出,顿时便弃了战刀,痛苦地拔出插在自己腹部的血棍,面怒煞气,顿时便朝身侧戳去。

    孟志泽一惊,见龙翎飞兀自正愣在一旁,而施金手中的血棍便要戳进龙翎飞的身体,龙翎飞却似吓呆了一般,他惊恐地凝望着施金戳来的血棍,居然动弹不动。

    ……

    眼睛施金手中的血棍便要插入龙翎飞的心脏,说时迟,那时快。孟志泽居然倒握着施金的战刀,一股霸道之气,旋即将战刀推送了出去。如同扔掷暗器一般,那战刀疾射而出,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施金的背心处。

    下一秒,那战刀的刀柄如同尖刀入泥一般,居然轻易地直接穿透了施金的身体。

    施金手中的血棍顿时掉落在地,他难以置信地凝望着自己胸前的血洞,狰狞的面容间,那抽搐的肌肉猛地一颤,紧接着,他便重重地摔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那些藏匿在各家店铺内的围观人群,此刻见孟志泽已然制服了施金等贼匪,顿时纷纷打开了铺门,从屋里走了出来。

    众人缓缓地靠近了施金,在确认施金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之后,众人瞬间沸腾了起来。

    他们纷纷朝孟志泽鼓掌道谢,之后这些人便对着施金的尸体,一阵拳打脚踢,痛痛快快地泄了心头之恨。

    陈冰等人此刻也围了上来,他们见孟志泽毫发无伤,这才纷纷松了一口气,脸颊间皆是露出了喜色。

    龙翎飞此刻也缓过神来,他气急败坏的踹了施金尸体两脚,旋即走到孟志泽身旁,躬身行礼道:“龙翎飞多谢偶像救命之恩。”

    孟志泽微微颔首,道:“适才还真是危险,龙兄弟被那厮的禁止威压所慑,动惮不得,险些就要那厮所害。

    呵呵……亏得那厮先前被棍棒戳中了腹部,受伤不轻,他的行动这才随即迟缓了不少,要不然……哎……”

    龙翎飞听得连连点头称是,他忽然望了一眼兀自晕厥在地的恶奴。龙翎飞从施金的尸体上,猛地用力拔出了那柄乌金战刀,旋即看向朝孟志泽,道:“龙翎飞这就去斩了那些恶奴,让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为非作歹了。”

    孟志泽闻言,一把拽住龙翎飞的手臂,朝他摇了摇头,道:“不可。”

    龙翎飞闻言,顿时一愣,张大了一双眼睛,一脸疑惑地瞅着孟志泽,忍不住脱口而道:“为何呀?”

    第一百一十六章:武技决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