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一招制敌
    两股紫色斗气内,孟志泽的拳头眼见就要砸到施金的胸口,施金猛然瞪大了眼睛。

    施金大惊之下,急忙撤回战刀,将战刀横在自己胸前,以此抵挡孟志泽的左拳。

    然而让施金始料未及的是,孟志泽挥来的左拳只不过是一招虚势,此刻孟志泽的右掌,却顺势长驱直入,一掌便要拍在施金的颈项处。

    施金还未来得及缓过神来,孟志泽的右掌已然架在了施金的脖子上,只需再稍进半寸,孟志泽的这一掌,便可以轻而易主地劈在施金颈部的大动脉之上。

    而与此同时,孟志泽浑身释放出的浓艳紫色斗气,已然将施金的淡紫色斗气压制得萎缩了回去。

    施金面部僵硬,他凝视着孟志泽,一脸的茫然之色。

    孟志泽与施金的这场比斗,只是一招之间,无论是武技还是斗气,施金皆是败局已定。

    现场围观的人群,顿时民情激动,大家兴奋地朝着孟志泽挥舞着手。

    适才不可一世的施金,此刻居然低着头,沉默了起来。

    施金自从踏入到这大地战士的修行之路,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像孟志泽这般强悍的对手,而孟志居然只是用了一招,施金就败下了阵来。

    纵观施金这数十载的成长之路,他曾经历过无数次的决斗。而每一次施金都胜得那般骄傲,以至于他逐渐养成了一种藐视一切的性子。

    仿佛这天地之间,他就是战神转世一般,无论面对着什么样的对手,他都能很轻易地就将对手置之于死地。

    而今时今日,孟志泽却让施金品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那种在内心深处突兀产生的落差之感,就如同冰火两重天一般,让他一时倒也无法接受。

    默然片刻,施金心头一阵疑惑,他不禁暗暗道:“不……不可能,他也只不过就是一名紫级大地战士而已。纵使他的修为比我颇深,但他终究还是紫级。

    毕竟,这些年死在我手上的紫级大地战士,也有那么一两个,他们的紫级斗气也丝毫不差于眼前这名小子……”

    施金顿时一脸地不服气,他猛地一咬牙,抬起头来,旋即面目狰狞地瞅着孟志泽,一股愤怒之色霍然而起,愤愤道:“知不过是倚仗些斗气之利,占了点便宜,老子输得不服。”

    施金此言一出,一直默默站在陈记茶铺门口的秦宇,顿时忍不住脱口而道:“孟兄弟赤手空拳,对付你手握战刀之人。孟兄弟可又说过你倚仗着战刀之利,占了些便宜么?”

    施金闻言顿时语塞,自己强词夺理的一句话,明显有些不太占理,这不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人家孟兄弟都没说你占了便宜,你反倒咬人家一口?”

    “自己占了便宜不提,别人胜了自己却又是不服气?这……这……这也忒小心眼了些吧!”

    “呵呵……施……不……姓施的,你往日残害乡里,乡亲们对你早已是怨声载道。嘿嘿……今日斗不过这位英雄,你却又尽是满嘴胡言,恶贼就是恶贼,浑然没道理可讲呀!”

    “姓施的蛮不讲理,今日便请孟英雄为民除害,还我戎尔城太平……”

    “是呀,烦请孟英雄为民除害……”

    秦宇此言一出,围观的人群,便有不少胆大的人,猛然站出来起哄。这一时之间站出来,讨说法的人居然就有二三十个。

    围观的众人,大部分都是在西郊集市上做买卖营生的。往日里施金带着他的一帮恶奴打手,在戎尔城附近为非作歹,收敛钱财,更是强抢民女,可谓是无恶不作。

    大家早就对施金的这一系列恶行,憎恨到了至极,只是皆惧于施金的淫威,不敢跳出来反抗罢了。

    此刻,围观众人忽见有人居然能轻易地制服这恶徒施金,大家伙们皆是心头大喜,胆大的便是直接对施金叫嚣,欲请孟志泽为他们主持公道,惩戒这恶徒。

    毕竟地方官府无能为力,他们眼下也只能指望孟志泽能站出来,为大伙出出这一年以来被施金欺压的恶气了。

    施金顿时咬牙切齿,他那愤怒的目光,旋即向周遭围观的人群,逐一扫视而去。

    适才叫嚣的人众,此刻却纷纷地低下了头去,唯恐与施金的目光所对视。

    施金在扫视完众人之后,猛地侧头,怒视着陈记茶铺门口的秦宇。刹那间施金面目狰狞,恨不得将秦宇开膛破肚,碎尸万段。

    秦宇此刻却不惧怕这施金凶神恶煞般的目光,他拼命睁大了眼睛,居然与施金对视而立。

    站在秦宇身旁的苏芳,见了这一情形,她心头顿时一颤,后背一抹冷汗旋即流了出来。

    苏芳略愣了一小会儿,急忙拽了拽秦宇的衣角,欲将秦宇拉拽到店铺内,也好躲避施金那怨毒的目光。

    然而,谁知秦宇站在哪儿,却如同磐石一般,任凭苏芳如何用尽全身力气,却是始终难以拽动秦宇分毫。

    苏芳顿时心头一急,她旋即语声发颤,在秦宇耳畔低声细语道:“还不快藏起身来,莫要被那贼人害了你。”

    秦宇却未搭理苏芳,他脸上泛起一抹毅然,而是挺直了身子,与施金对视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站在苏芳身旁的陈冰,眼见苏芳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忍不住朝苏芳劝慰道:“芳姐,你就随了秦大哥的意思。有孟大哥在此,那恶贼也伤不到秦大哥分毫的。

    嗯……适才你也瞧见了,刚才那两名恶奴,便要去砸死那名叫龙翎飞的人,还不是被孟大哥轻而易举地给制服了么?”

    苏芳听的连连点头,她赞同陈冰所说的话。适才孟志泽所展露的本领,苏芳也在旁边瞧得清楚。

    十年前,苏芳就曾听闻到,孟志泽乃是整个诛魔大陆不世出的绝世奇才,今日之所见,果然是名副其实。

    听完陈冰的一番劝慰,苏芳顿时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她旋即放开了秦宇的衣角,默默凝望着自己丈夫的背影,苏芳顿时便觉得秦宇其实也是一条很热血的汉子。

    陈冰偷偷的察觉到苏芳细微的脸色变化,她忍不住微微点了点头,暗暗道:“这些年以来,甚少见到芳姐如此含情脉脉地凝望着秦大哥。

    哎……这对冤家,素来是见面聊不到几句,就会发生一顿争吵。

    如今,芳姐对待秦大哥的态度,居然在微妙地发生着改变。

    嗯……太好了,真心希望他们夫妻二人,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和和美美,患难与共,携手白头……”

    想到这里,陈冰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落寞,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的内心深处如此孤独,空虚,却又是为了什么了?

    陈冰忍不住微微抬头,瞅向孟志泽。

    ……

    施金脸上的怒意愈来愈浓,他突兀向身旁的两名恶奴使了个眼色,那两名恶奴会意,提着手中的狼牙棒,便悄悄向秦宇靠近。

    孟志泽自然瞧见了施金向那两名恶奴使眼色,他见那两名恶奴这便要向围观的人群之中钻进去,孟志泽顿时便怒声喝道:“你等恶贼,若伤我秦大哥一根毫毛,我孟志泽便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那两名恶奴突然听到孟志泽的怒喝之声,顿时便纷纷驻足,这二人同时犹豫了一会儿,旋即一起转头,朝施金看去,却见施金瞪了他们二人一眼,便即不在理会这二人。

    那两名恶奴见状,顿时木立在原地,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垂着脑袋,一脸丧气地退了回来。

    毕竟在那两名恶贼眼里,眼前这位名叫孟志泽的人,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他居然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招,便轻易地制服了他们一向认为无敌的老大,更别提他们这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弱者是不敢违逆强者的意愿,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并没有几个人,是不惧怕死亡的。

    ……

    施金盯着眼前的孟志泽,忽然朝孟志泽语气平缓地说道:“有没有胆量,在不释放斗气的前提下,与老子在武技上一决高下?”

    孟志泽微笑着点了点头,淡淡地道:“悉随尊便。”

    施金忽然侧头瞥了一眼刚刚退回来的那两名恶奴,他顿时冷哼道:“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把你们的狼牙棒,扔给那小子用一用。”

    那两名恶奴被施金这么一瞥,顿时吓得瑟瑟发抖,施金此言一出,这二人急忙便向孟志泽奉上了自己的狼牙棒。

    孟志泽瞧了瞧这二人手中的狼牙棒,顿时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道:“如此凶残的兵刃,我孟某着实用不习惯。”

    孟志泽说完这句话,他旋即抬头四望,倏地一跃而起。

    下一秒,便见孟志泽潇洒地落到了左近的一颗大树上。

    紧接着‘咔擦’一声响,便见孟志泽一掌劈断了一根两三寸粗细的树枝,孟志泽瞬间便除掉了树枝上的枝丫,握着这根棍子,他又轻飘飘地落回了原地。

    “既然要在武技之上一较高下,那么孟某便将这根棍子作为枪,以我孟家军自创的孟家枪法十七式,来向阁下讨教高招了。”

    施金冷哼一声,旋即一脸不屑地瞅了瞅孟志泽手中的长棍,心中暗自得意道:“狂妄小子,居然比老子还要狂妄。

    嘿嘿……老子手中的这柄战刀,可不是什么普通精铁打造的,居然就拿根棍子与我的战刀对抗,狂妄,着实是狂妄至极。”

    第一百一十五章:一招制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