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零二章:西郊阿晖
    老太监朱平安由于当年舍命护主,故此才落得如今残缺之身。

    身怀卓绝功勋的朱平安,在氰国有着较大的影响力。

    故而氰国的在朝群臣,对朱平安也是极为敬重的。

    大司马温德存与护国法师轩辕凌凌,纷纷向朱平安行了一礼。二人瞅着朱平安有些佝偻的背影,心头皆是一颤。

    见朱平安的背影逐渐行远,温德存与轩辕凌凌顿时对望了一眼,二人旋即紧紧地跟随在朱平安身后,迈进了王宫的大门,向着王宫内院行去。

    ……

    纳戎丘陵南端,戎尔城。

    孟志泽先拜别了外祖父与外祖父,两位老人自是不舍孟志泽离去,一番挽留絮叨之后,两位老人皆是摸着一把老泪,朝孟志泽点了点头。

    虽说两位老人打心底,并不愿意孟志泽再次离他们而去。但是年轻人的事,两位老人还是能理解一些的,毕竟两位老人也是从年轻人走过来的。

    ……

    孟志泽拜别外祖父与外祖母后,紧接着又来到母亲傅奴的房间。

    因为事先孟志泽便已经给傅奴打个招呼,所以傅奴早就有心理准备,傅奴并没有做过多的挽留,只是塞了一叠银票给孟志泽,让他在外面别苦着自己,毕竟孟志泽早已长大成人。

    孟志泽临走之前,傅奴一再叮嘱于他,让他能早点成家,毕竟孟志泽已经老大不小了。孟志泽应付的点了点头,便朝傅奴拜别离去。

    孟志泽出了傅府,老管家傅卓早就给他准备了一匹好马,亲自候在大门口。

    孟志泽与老管家傅卓行礼拜别,傅卓早已是老泪纵横,哭成了一个泪人。

    孟志泽小的时候,基本上与傅卓是形影不离,可是当孟志泽去离墨堂之后,这主仆二人便很难再见上一面,如今再度离别,二人心头皆是悲伤。

    孟志泽见自己再若逗留,傅卓必定伤心更甚,于是狠下心来,朝傅卓再次行礼拜别,旋即便上了马背,驱马而去。

    ……

    孟志泽独乘一骑,催马急行,快马很快便出了戎尔城的西城门。

    沿着西城门的官道,走了没多大一会儿,便能瞧见西郊外的一处集市。

    集市虽然是在戎尔城郊外,但也颇为热闹。西郊的这处集市,住了有数十户生意人家。

    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附近的商贩,为了能做点买卖营生,便集体搬迁至官道两侧。

    高矮不等的茅草房,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官道两侧。

    正可谓是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在这西郊集市上,有茶水铺,有包子铺,有猪肉铺,有铁匠铺等等。

    孟志泽在集市口突然勒住了马缰,他望了一眼这西郊集市上熟悉的环境,心头顿时一颤,儿时的往事历历在目……

    ……

    孟志泽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在傅府没有什么玩伴,只有傅叔在忙里偷闲的时候才会陪他玩耍。

    有一次傅叔要来这西郊铁匠铺,打两把后厨用的菜刀,孩童孟志泽死活缠着傅叔,要傅叔带他一起出门去转一转。

    傅卓无奈,到最后只得向傅奴请示,没想到傅奴竟然痛快的答应了。

    从戎尔城南,主街第三巷的傅府,到西郊铁匠铺,约有数里的距离。

    傅卓驾驭马车,没多大功夫便到了西郊。

    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孟志泽居然趴在车窗上,沿路记下了,从傅府到西郊集市的这段路程。

    到了西郊铁匠铺,小小年纪的孟志泽便瞧见铁匠铺门口,有三五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孩童,此刻他们正在一起嬉笑玩闹,孤独的孩童的孟志泽,对那群嬉戏的孩童,顿时心生羡慕。

    孩童孟志泽刚随傅卓一起下了马车,便见傅卓朝着铁匠铺内一名正在忙碌的男子喊道:“刘铁匠,生意不错嘛。”

    “呵呵,小弟只不过是混口饭吃罢了,哪里比得上傅管家风光呀!呃……傅管家又来照顾小弟生意么?”

    那名刘铁匠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向门口的傅卓迎了上来。

    傅卓从一个竹篮子里,拿出两把有些缺了口的菜刀,朝刘铁匠点了点头,微笑道:“呵呵,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瞧我手上这两把菜刀,再不拿过来给你修一修,恐怕我们傅府后厨那些师傅们,就要罢工不干了。”

    “哈哈……这可是件大事呀!傅府后厨若是罢工了,傅管家怕是要喝西北风了。

    哈哈……如此大事,着实耽误不得,耽误不得呀!”

    刘铁匠笑声豪爽,顿时便与傅卓开起玩笑来。

    傅卓将手中的两把菜刀递给了刘铁匠,旋即正色地询问道:“刘老弟,你赶紧瞅一瞅,这两把刀大概要多久才可以修复好?晚上我们后厨还指望这两把刀来切菜了。”

    刘铁匠接过这两把菜刀,顿时便收敛了脸上嘻嘻哈哈的笑容,仔细地瞅了瞅这两把有些破损的菜刀,沉默了片刻,道:“倘若有人帮忙推风箱,让炉火的温度升得更快一些,小弟估摸着两个时辰左右,也就差不多足够了。”

    傅卓闻言,顿时便上前一步,撸起袖子,向刘铁匠毛遂自荐道:“好,反正我下午也没什么事,不如就让我帮你推风箱吧?”

    “你?”刘铁匠凝望着傅卓,迟疑了一会儿,旋即朝傅卓点了点头,道:“也好。反正贱内今日回了娘家,铺子里也没人能帮得上忙,既然傅管家毛遂自荐,那就有劳傅管家在鄙舍消耗些体力了。”

    傅卓点了点头,便即卷好衣袖,将衣袖捆绑系好后,这就要迈进铁匠铺,突然在刘铁匠身旁略微停住了脚步,朝刘铁匠露出了一个笑脸,开玩笑道:“可得算点工钱。”

    刘铁匠闻言一愣,顿时大笑了起来,道:“我这可是在给你帮忙,你反倒过来找我要工钱?哈哈……推风箱这体力活,你傅管家可得看着办,没有人推风箱,这两把菜刀今日怕是修不好啰……”

    “哎呀,果真是无奸不商。奸商呐……好你个刘铁匠,今日我傅卓便算栽在你手里了。”傅卓朝刘铁匠故意翻了个白眼,旋即向铁匠铺内走去。

    “哈哈……工钱虽然没有,但一顿酒菜还是管够的。”刘铁匠大笑几声,跟在傅卓身后向铺子里行去。

    傅卓只顾着与刘铁匠搭讪去了,却将童年孟志泽给遗忘在一旁。

    童年孟志泽见傅卓进了铁匠铺,他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忍不住朝铁匠铺内喊道:“傅叔,我去跟外面的这些小孩玩一会儿。”

    傅卓闻言,顿时惊觉。他一脸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犹豫了一会。傅卓望着兀自站在铺外的童年孟志泽,忽然道:“也好,傅叔得在这里忙活一会儿,你就在铺外玩,莫要跑远了。”

    刘铁匠这时也注意到了门外的童年孟志泽,见傅卓说完这话,他便朝着兀自在门口玩耍的三五个孩子喊道:“阿晖,你们带着这位小客人一起玩耍,就在铺外玩,莫要走远了。”

    那三五名玩耍的孩子当中,有一名小孩听见铁匠铺内刘铁匠的声音,顿时朝他点了点头,朝铺内回应道:“好的,我知道了,爹。”

    那名答话的小孩说完这话,紧接着便走到月夜身边,拉着月夜的手,嬉笑道:“我叫阿晖,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童年孟志泽高兴地说道:“我叫孟志泽,你好阿晖!”

    童年孟志泽说完这句话,便朝那名叫阿晖的小孩伸出了另一只手。

    小孩阿晖见状,顿时也伸出一只手,紧紧握了童年孟志泽的手,笑道:“你好孟志泽。”

    “古怪,古怪……你叫阿晖,难道你便是姓阿吗?”少年孟志泽凝望着阿晖,脸颊顿时充满了疑惑。

    阿晖摇了摇头,指了指身旁铁匠铺门口挂着的一面招子,顿时便笑了笑,道:“我爹爹姓刘,我自然也是姓刘,其实我是,叫刘晖的,只是从小到大,大家都喊我阿晖,所以我便习惯称自己为‘阿晖’了。”

    童年孟志泽闻言,点了点头,阿晖旋即拉着孟志泽便往那几名小伙伴走去。

    经过阿晖的逐一介绍,小伙伴们很快便认识了孟志泽。

    这几个小孩都是集市上店家的孩子,童年孟志泽经过阿晖的详细介绍,也逐个记住了这几名小孩的名字。

    与阿晖一起的另外两个男孩子,一个叫苏杰,一个叫秦宇,他们分别是隔壁包子铺与猪肉铺店家的孩子。

    而另外两个女孩子,一个名叫苏芳,一个名叫陈冰。苏芳乃是苏杰的妹妹,而陈冰则是陈记茶水铺店家的女儿。

    几个小孩子相互熟悉后,便在一起玩起了过家家的小游戏,现场充斥着孩童的笑声,如此欢乐的时光,顿时便让孟志泽深深体会到了童年的乐趣。

    在以后的日子里,孟志泽经常逼迫傅叔,让他带自己来西郊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

    傅奴见童年孟志泽的脸上忽然多了些笑容,便也劝说傅卓,让傅卓多带孟志泽出门转一转,如此,孟志泽度过了一两年快乐地童年时光。

    ……

    第一百零二章:西郊阿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