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一百零一章:调职内监
    话说这卖糖人的老板,朝月夜突兀生出的这一声暴喝,顿时便引得附近十数名行人,纷纷驻足围观了过来。

    慕思凡见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身上,顿时一阵羞涩,她欲要拽着月夜逃离开,不想月夜却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慕思凡心中一急,连忙凑到月夜耳边,低头朝月夜附耳言道:“夜哥哥,我们还是快走吧?这附近有好多双眼睛,此刻正盯着我们,我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简直是羞死人了。”

    谁知月夜听了慕思凡这话,却依旧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月夜借着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瞥了一眼围观过来的众人,他脸颊间竟然突兀生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月夜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转身,朝围观上来的人群,故意朗声说道:“大伙都来给小弟评评理,小弟说包子能填饱肚子,顾客是上帝,这两句话到底有没有毛病?”

    人群中顿时便有三五个人,朝着月夜点头回答道:“没毛病……”

    “呃……可是了,我们这位老板……”

    月夜贼笑着,缓缓转身,正准备伸出手,去指一指那卖糖人的老板。这话刚说到一半,月夜的手心突地一凉,他心中顿时一惊,月夜慌忙朝自己手心看去,却见那卖糖人的老板,正将那蝴蝶图案的糖人,强塞到了自己的手掌中。

    卖糖人的老板,猛地一抬头,便瞅见月夜正一脸愕然的凝视着自己。

    卖糖人老板表现得一脸的无奈,他咬了咬牙,旋即缓缓道:“这糖人,你出三文钱,便拿一去。快快拿了糖人走吧,我的小祖宗!”

    卖糖人的老板,说这话的语气,明显透着一抹哀求之意。

    月夜笑嘻嘻地接过蝴蝶图案的糖人,旋即伸手入怀,在自己怀内的钱袋子里摸索了半天,忽然故意装出一脸苦笑的样子,对着卖糖人的老板叹息了一声,道:“呃……老板,两文钱卖是不卖?呃……我身上就剩两文钱了。”

    “卖,卖……怎么能不卖?我岂敢不卖?便是不要钱,我……我这糖人都可以卖给你。”

    卖糖人的老板,咬牙切齿地盯着月夜,顿时气得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此刻说这段话,都明显有些不连贯。

    月夜嘻嘻一笑,从怀内小心翼翼地摸出两文钱来,将这两文钱缓缓丢在摊桌上,月夜顿时便朝那卖糖人的老板,故意扮了个鬼脸,旋即拽着慕思凡的衣角便朝人群中钻了进去。

    围观的众人,看着月夜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群里,旋即纷纷无趣地摇头散去。

    卖糖人的老板朝着月夜离去的方向,顿时愤愤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眼露凶光,恶狠狠地诅骂道:“什么玩意?穷鬼,小心吃包子噎死你,真他娘的死穷鬼……”

    ……

    青鸾主街,北尽头,玄武门外。

    四名禁卫军,皆是重甲裹身,此刻这四名禁卫军一字排开,笔直的肃立在玄武门前,堵住了玄武门的通道。

    这四名禁卫军,个个身材彪悍,他们统一腰配军刀,浑身透着一股淡淡的斗气,居然是清一色的大地战士。

    此刻,这四名禁卫军,皆是目光炯炯地,凝视着青鸾主街方向。

    距离玄武门不远处,热闹的人群,川流不息,却甚少有人往这玄武门走来。

    正当这四名禁卫军百无聊赖之际,突然从青鸾主街方向,居然缓缓行来两个人影。

    玄武门前这四名禁卫军,瞧着那两个人影逐渐靠近,这四名禁卫军的右手,居然同时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自己腰间军刀的刀柄。

    片刻之后,这两条人影越来越近了。一直到此时,这四名禁卫军这才看清楚,来人正是一男一女。

    ……

    这四名玄武门守卫,蓦然见了这一男一女,顿时便放松了警戒,四人突兀前迎一步,居然同时向来人躬身行礼,道:“参见大司马,护国法师。”

    这来到玄武门前的一男一女,正是氰国大司马温德存,与护国法师轩辕凌凌。

    温德存朝这四名禁卫军挥了挥手,道:“都免礼吧!老朽与护国法师受国君召见,故此进宫面君。”

    “大司马,护国法师请。”

    站在最左侧的那名禁卫军,顿时便向温德存与轩辕凌凌作了一个请手势,其余三名禁卫军旋即向旁退让,瞬间给温德存与轩辕凌凌让出一条道来。

    温德存朝那四名守卫,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率先向玄武门内走去,轩辕凌凌紧随其后。

    进入这玄武门内,便可以看见一条青石板铺砌而成的大道,笔直的通往氰国王宫的正大门。

    而在这青石板铺砌的大道两侧,则是一个密封的大校场,在校场的角落处,远远可以看见有禁卫军头目,正率领着禁卫军进行操练。

    几队巡逻的禁卫军,他们见了温德存与轩辕凌凌,皆是纷纷驻足行礼,待温德存与轩辕凌凌去选了,这些巡逻的禁卫军,这才继续着自己的巡逻任务。

    ……

    温德存与轩辕凌凌的脚步颇急,很快他们便来到了王宫的大门口。

    王宫大门高耸厚实,两排禁卫军,严密地把守着这宫门。

    一名老太监此刻正候在宫门口,老太监见了温德存与轩辕凌凌,顿时便满脸堆笑的迎了上。

    老太监手中拂尘一甩,道:“国君正在议事厅殿,等候着大司马与护国法师,特命老奴在此恭候二位大驾。”

    温德存与轩辕凌凌,纷纷向那名老太监毕恭毕敬地抱拳行礼,道:“岂敢劳烦朱公公。”

    老太监的那张老脸上,顿时露出愉悦地笑容,道:“二位乃是我氰国之顶梁柱,我这老不死的岂敢在二位面前失礼?”

    ……

    话说这老太监名叫朱平安,时至今日,已伺奉过两代国君,其备受上一任国君信任。

    别看这朱平安虽然只是一个宦官,但朱平安的修为境界却是不低。

    据说,上一任国君当年微服私访,在氰国东境泯海之畔,曾遭遇过歹人行刺。

    而那些行刺的刺客,其修为境界,据说至少已是高级以上的剑师。

    而当时,国君身边仅带着一名护卫,而那名护卫正是御前侍卫朱平安。

    朱平安仅凭他一人一剑,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力挫强敌。

    据传,当日被朱平安斩杀的强敌,至少有三十名高级以上的剑师。

    后来单凭泯海之畔的这一役,便有人推断,朱平安最低也是一名初阶或初阶以上的剑师。

    由于是国君的贴身侍卫,所以国君到哪里,朱平安便会跟随到哪里。

    ……

    不幸的是,后来在一次保护国君的过程中,朱平安不幸中了机关陷进,落得个残躯之身。

    纵使如此,朱平安忍受着肉体所带来的巨大疼痛,在失血过大的情况之下,依然拼了命的保护着国君退到了安全地带。

    国君平安回都之后,便以皇家威严,遍寻天下名医,许以重诺。

    只因朱平安这一路颠簸回都,残躯之身也有些时日,无人能续肉接骨,终究无法治愈朱平安的残躯。

    国君暗自气恼,朱平安见国君为自己残躯之身忧心,顿时无奈摇头,便对国君的好意千恩万谢,旋即对国君笑道:“奴才做君王身前的侍卫,还不如做君王身旁的宦官了。”

    面对朱平安的主动调职,国君迫于无奈,最终还是满足了朱平安的调职申请,将朱平安从禁卫军中调至内宫监。

    ……

    在之后的一些日子里,国君曾反复思考,在朱平安残躯的这件事情上,他甚觉内疚。

    身为御前侍卫这种职业,可谓是危险重重。指不定那一日,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便有暗箭突兀飞出,插向自己的心脏。

    不过,内宫监这种职业就相对要安全得多了,毕竟在这世上,很难找出那么一两个丧心病狂的歹人,胆敢突破禁卫军的层层把守,潜伏在王宫之中,行刺国君。

    毕竟进出王宫的人,一律需要经历各种严格的筛选盘查,所以歹人妄想混进王宫行刺,便如同痴人说梦一般,

    国君思索了几日,终于想透了这一点,他便既欣然接受了朱平安的调职。

    从此朱平安进入了氰国王宫的内宫监,没出数月,朱平安便被国君提拔成了内宫监的总管,统领内宫监。

    进入内宫监之后,朱平安便再也没有向人动过武。

    所以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清清楚楚地判断出,朱平安的实力到底在一个什么层次上。

    故此,老太监朱平安的修为境界一直是个迷,大家只知道,老太监朱平安,是一名不简单的脸色。

    但朱平安三番五次冒死护驾的故事,却一直广为流传。

    在人们的心目中,朱平安是一名骁勇,强悍,忠心,仁义的大英雄形象,被氰国朝野上下所敬重。

    只是当年残身之前,朱平安并未婚娶,故此,朱平安膝下无子,今生今世无缘有后,实乃人生之一大憾事。

    人们在暗暗议论之时,难免对朱平安生出一丝惋惜之情。

    第一百零一章:调职内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