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九十九章:杯酒结拜
    第九十九章:杯酒结拜

    南宫锦红的客房内,此刻摆了满满的一桌子的硬菜。

    而月夜,慕思凡,不败雁北以及南宫锦红纷纷围桌而坐。

    南宫锦红扫视了众人一眼,忽然笑吟吟地站起身来,他拿着一个装满酒的陶瓷酒壶,逐一给桌旁的众人斟起酒来。

    “呃……思凡姐姐,南宫锦红自罚一杯,以此惩戒刚才对姐姐的无礼之处。

    呃……我南宫锦红诚恳道歉,还望思凡姐姐莫要见怪。”

    南宫锦红在给月夜斟满酒后,他旋即挪步到了月夜身侧的慕思凡身旁,南宫锦红一脸歉意的说着这段话,他便缓缓地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言毕,一饮而尽。

    慕思凡闻言,突兀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侧身看了南宫锦红一眼,她顿时睁大了眼睛,凝望着南宫锦红,一脸疑惑地道:“姐姐?”

    此刻南宫锦红可能是刚才的那一口酒喝得急了些,此刻正右手捂着嘴巴,一阵剧烈的咳嗽。

    慕思凡突出此言,不败雁北顿时便将目光移到了月夜身上,却见此刻月夜正也一脸疑惑的凝望着他。

    约莫一会儿的功夫,南宫锦红这才缓过神来,他顿时便顺了一口气,旋即朝慕思凡微微一笑道:“刚才听雁北兄所言,我们这四人当中,月夜兄年岁是最长的,呃……我们自然尊他为大哥

    呃……而思凡姐姐在我们这四人当中,年岁是仅此于月夜大哥的,位居第二,故此我与雁北兄喊你声姐姐,也是没错的。”

    “嗯……以前在夜哥哥面前,老觉得自己吃了些亏,他不就是比我早出生三个月么,娘就让我喊他哥哥,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喊起,一直喊到现在。

    呃……不过如今也有人喊我姐姐,倒是挺不错的。”

    慕思凡暗暗寻思了一会儿,顿时面露笑容,一脸兴奋地朝南宫锦红点了点头。

    南宫锦红见慕思凡点头同意,心头甚是愉悦,他旋即高兴地指着月夜,道:“那从今以后,这位便是我们的大哥。”

    说完这句话,南宫锦红旋即指了指慕思凡,道:“这位便是我们的二姐。”

    南宫锦红朝不败雁北嘻嘻一笑,旋即伸手又指了指不败雁北,一脸兴奋地说道:“这位就是在下的三哥了,呃……而我南宫锦红的年岁是最小,自然就是你们三人的小四弟了。

    嗯……从今以后,俺南宫锦红就有大哥,二姐,三哥罩着了。”

    月夜与慕思凡对望了一眼,皆是一愣,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月夜与慕思凡不置可否地相视凝望,久久不语。

    不败雁北见状,忽然插话道:“刚才月夜兄去请思凡姐姐过来的时候,小弟与南宫兄弟坐在一处,畅谈了一会儿。

    呃……这俗话说得好,百年难得同船渡,五世修得同窗读。

    大家能从天南地北走到一起来,那就是天大的缘分。

    既然是上天特意安排的,我们二人一经商讨,顿时一致认为,大家何不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兄妹了?以后大家彼此也有个照应,何乐而不为了?”

    不败雁北此言一出,南宫锦红当即拍掌叫好,而一旁的月夜与慕思凡却愣愣出神,依旧对视不语。

    南宫锦红却不理会月夜与慕思凡答应与否,他率先给自己杯盏中斟满了酒,旋即瞄了一眼其余三人的酒杯,见有未满的,全都给斟满。

    紧接着南宫锦红一脸兴奋地说道:“雁北兄所言极是,既然是缘分所致,那么我们兄妹四人这便干了自己杯中的酒,就算大家彼此认了对方做异性兄妹。”

    南宫锦红说完这话,便即将酒杯举到月夜面前,等待着月夜的回话。

    而坐在一旁的不败雁北见状,便即双手捧起自己的酒杯,与南宫锦红一起将酒杯举到了月夜的面前,默默地等待着月夜的回话。

    月夜愣在自己的座位上,凝思了片刻,忽然侧头瞟向身旁的慕思凡。

    慕思凡与月夜对望了一眼,点头笑道:“大哥,呃……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道墙。

    大家出门不易,若能结为异姓兄妹,彼此也有个照应是吧?如此何乐而不为了?”

    月夜朝慕思凡点了点头,他旋即端起自己的酒杯,抬头凝望着不败雁北和南宫锦红,与他二人逐一碰撞了一下酒杯,微笑道:“好,三弟,四弟,我们这便干了杯中酒,以后大家就是结拜兄弟了。”

    月夜话刚说完,他一仰头便喝干了杯中的酒,旋即他面露微笑,倒拿着酒杯,在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二人面前晃了晃。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相视一笑,二人纷纷饮尽了杯中之酒,随后三人相拥,痛快的大笑了起来。

    慕思凡愣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瞅着眼前这三人,她突兀轻声叹道:“哎……杯酒结拜,实属草率。”

    月夜等三人听见慕思凡的轻叹之声,纷纷对望了一眼,旋即将目光都落到了慕思凡身上,三人皆是一愣,脸上茫然。

    “哎呀……咱也忒大意了,我们刚刚说好的四人结拜成异姓兄妹,怎地就如此稀里糊涂,把二姐给冷在一旁了?”

    不败雁北眼珠子一转,率先打破了这场僵,他说完这话,旋即尴尬无比地挠着自己后脑勺。

    南宫锦红见不败雁北已经开了腔,急忙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态度诚恳地将酒举到慕思凡面前,旋即一脸歉意地说道:“二姐见谅,四弟这就给二姐补上这杯结拜酒。”

    慕思凡轻轻推开南宫锦红敬过来的酒杯,嘻嘻笑道:“你二姐我可喝不了酒,我适才叹气,只是想说你们这种结拜仪式,是不是太草率了一些?一点都不庄严,倒有几分像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儿。”

    月夜等三人听完慕思凡的这段话,纷纷点头赞同。月夜瞅了众人一眼,道:“义结金兰若无苍天大地做见证,的确有点太随意了。此刻夜深,我们不便祭告天地。呃……不如我们拣选个好日子,燃烛点香祭拜天地,来一场规规矩矩的结拜仪式?”

    不败雁北与南宫锦红对望了一眼,相继朝月夜点了点头。

    慕思凡此刻却是低头凝望着满桌菜肴,她迫不及待地拿起自己的筷子,夹了一片红烧肉,缓缓放进自己嘴中,独自细嚼慢咽起来。

    虽然用过晚膳,慕思凡见了这满满一桌子的大鱼大肉,顿时便来了胃口。

    乡野人间,几时舍得吃这满桌硬菜?此刻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慕思凡嚼食完嘴中的红烧肉,顿时一脸兴奋地点头赞道:“嗯!这家客栈后厨的手艺还真是不错,这红烧肉简直是太好吃了。”

    慕思凡此言一出,月夜等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到了慕思凡身上。

    南宫锦红看着慕思凡嚼食美味后销魂的样子,忍不住喃喃细语道:“这红烧肉果真有那么好吃吗?”

    ……

    南宫世家乃是氰国南境,弭城的名旺贵族。而家大业大的南宫世家,更有几个修行天赋颇高的,他们有的在地方官府任职,也有在军部任职的。

    而南宫锦红则是南宫族长唯一的单脉儿子,南宫锦红上面虽然有几个姐姐,但对于像南宫世家这样,子承父业的老传统来说,女儿终究是要外嫁给别人的。

    故此南宫锦红做为南宫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他从小到大便被一众长辈呵护倍至。自小锦衣玉食的南宫锦红,被南宫世家一众老少宠得如同太子爷一般,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是南宫锦红没有吃过的?

    ……

    慕思凡笑眯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好吃得很。哎……你们放着这满满一桌子大鱼大肉不吃,要么只顾着干饮酒,要么就是一阵子闲谈,当真是暴殄天物呀!”

    慕思凡见月夜等三人,他们依旧愣在自己的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慕思凡顿时忍不住提高了嗓门,朝月夜三人道:“我脸上可是生了花么?你们再不动筷子吃菜,这满满一桌子佳肴,那可就真的都凉了。”

    慕思凡说完这话,便自顾自地提起筷子,去夹食桌上的菜肴。

    月夜与不败雁北对望了一眼,旋即纷纷拿起自己面前的筷子,夹了口菜肴便放进自己嘴中,一阵嚼食过后,皆是点头赞道:“嗯,这菜做得的确是美味至极。”

    南宫锦红见了这三人的吃相,顿时忍不住想笑他犹豫了一会,忍不住脱口问道:“真有那么好吃吗?”

    正说着这句话,南宫锦红忽然也拿起了自己的筷子,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肴,缓缓夹了一片肉丝放进了自己嘴中,细嚼之下,顿时也满足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我在这家客栈住了近十日,一日三餐大多数是在客栈里解决的。难不成今日这客栈的后厨换人了?这菜做得还真是不赖……嗯,好吃。”

    客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也没有人再劝酒,更没有人去闲谈,皆是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美味佳肴。

    第九十九章:杯酒结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