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七十四章:大厅私语
    过得片刻,轩辕凌凌无力的抽噎声逐渐减弱,她顿时清醒,感觉到自己的失礼,急忙低头悄悄擦拭着自己脸颊间的泪痕。

    温德存轻咳一声,平静地说道:“护国法师,眼下我们就要回都城复命了,你难得来一趟酆琅城,不如去附近走走看看。”

    轩辕凌凌微微抬头,捋了捋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声说道:“大司马不是要召集众将士,商讨班师回朝的相关事宜吗?”

    温德存微微一笑道:“班师回朝的相关事宜,有老朽和镇北将军主持就可以了。”停顿片刻,温德存继续缓缓道:“这三年以来,孟志泽可是一直定居在此,难道护国法师就不想去多看一眼?”

    “我……”

    轩辕凌凌欲言又止,适才无意间的失礼,让她此刻浑身不自在。此刻她的确有想要回避的意思,可是蓦然听见‘孟志泽’这三个字,她浑身又是一震,毕竟女子羞涩,有点难以启齿。

    温德存自然是看出了轩辕凌凌的心思,他旋即缓缓地道:“据我所知,孟家军虽然殉国,可孟志泽极有可能是冲出重围了……”温德存沉默了片刻,随即一字一顿道:“或许他还活着。”

    “他真的还活着?”轩辕凌凌眼睛一亮,脸颊间闪过一抹喜色。

    “十年前斩灵渊除妖的天才少年孟志泽……如今我们西北边陲守将孟志泽,他果真还活着?”叶千寻言语间有些激动,居然喜极而泣,语气格外沉重。

    温德存却是默不啃声,见二人皆投来询问的目光,他犹豫了一小会儿,旋即轻轻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孟老弟可谓是我氰国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他极有可能在而立之年便突破瓶颈,成为一名绝对强大的黄金级大地战士。”叶千寻兴奋得差一点就手舞脚踏起来,他一脸憨笑,自言自语道。

    轩辕凌凌心中自是喜极,明面上却是一副安然不惊的样子。

    “护国法师……”

    温德存一连喊了三遍护国法师,轩辕凌凌这才听到温德存在喊自己,她急忙抬头应了一声。随即一脸疑惑的问道:“大司马可有吩咐?”

    “呃,我就是想问一问,你要不要出去转一转?”温德存道。

    轩辕凌凌微微点头,旋即垂首不语,算是回答了温德存。

    “那你先退下吧!”温德存轻咳一声,道。

    “谢过大司马。”轩辕凌凌向温德存行了一礼,旋即转身退去。刚走出几步,身后传来了温德存的声音:“最迟明日一早,护国法师便得归来。”

    “好的。”轩辕凌凌答道,向大厅外快步走去。

    温德存看着轩辕凌凌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苦叹一声,旋即向门外大声喊道:“门外将士可在?”

    “在。”

    两名身穿甲胄,腰挂长剑的士卒匆匆从门外走进大厅,向温德存抱拳行礼,齐声应道。

    温德存瞅着这两名士卒,语气平淡地说道:“速去传令诸位将领,令来此议事。”

    “是。”两名士卒得令急忙退去。

    叶千寻三十四载镇守北境边疆,若无国君召见,甚少离开北境。故此对于都城内年轻一代的事情知之甚微。轩辕凌凌与孟志泽之间的情感纠葛,他更是闻所未闻。

    适才轩辕凌凌无故失态,他心中一直疑惑,此刻见那两名士卒去得远了,大厅内只有他与温德存二人,叶千寻思虑片刻,终究还是忍不住向温德存问道:“适才护国法师何故如此悲泣?想必大司马定明白其中缘由,这才让护国法师出去走走,大司马可否为在下解惑?”

    温德存抚了抚长须,点了点头,道:“镇北将军常年驻守北境,不知其中缘由也不足为怪。这也就是年轻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之事,十年前东面禁地无名深渊,也就是现在被称之为‘斩灵渊’除妖之后,便传出我氰国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孟志泽与轩辕凌凌男才女貌。”

    温德存说道这里,干咳一声,示意叶千寻去关上厅门。

    叶千寻自然明悟温德存的意思,急忙走到门口,探头向外扫了一眼,随即关上厅门,回到了原位,朝温德存低声道:“左近无人,护国法师已去远了。”

    温德存点了点头,示意叶千寻再走近些,旋即故意压低声音道:“国君和大祭司为了撮合这事,暗地里出了不少力。国君更是册封孟志泽为都城御林军总管一职,如此使得二人可以朝夕相对。大祭司每逢闲时,便会邀来轩辕凌凌给她支招。唉……奈何国君与大祭司毫无这方面经验,尽是些纸上谈兵,自然是越帮越乱,最终导致孟志泽远遁西北边陲。”

    “哦,原来如此。唉!可惜,可惜……”叶千寻低声细语,长叹一声,一连说了几遍‘可惜’二字。

    “是呀,的确可惜了,孟志泽与轩辕凌凌,一个天才大地战士,一个天才术法师,二人如果真能修成正果,那也是氰国一大福事。”温德存也是一阵惋惜,感叹道。

    ……

    刹那间,在军中素来德高望重的两位老将,此刻如同两个妇人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长吁短叹。

    “吁……”

    见叶千寻正欲再说些什么,温德存突然作了一个禁言的手势,道:“有人来了。”

    叶千寻一惊,慌忙退到原先的位置,自己的座椅被自己一掌拍碎,他只得老老实实地站在哪儿。仔细一听,果然有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

    片刻,门外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

    温德存向叶千寻使了个眼色,叶千寻点了点头,向厅门行去,打开厅门便瞧见十几名武将分成两列,有男有女正候在厅门外。

    “大司马有令,诸位将军进厅议事。”叶千寻瞧了众人一眼,旋即率先迈步向厅内行去

    众武将跟随在叶千寻身后,步伐整齐的分成两列,走进了大厅内。

    “参见大司马,护国……镇北将军。”

    众武将在大厅内站立好,率先向温德存行礼,正准备给护国法师行礼,刚喊出‘护国’二字,众人在大厅内寻不见轩辕凌凌,一个个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皆是一脸诧异之色。停顿片刻,众人索性跳过护国法师,纷纷向叶千寻行礼。

    温德存瞧着众人一脸疑惑的样子,提高嗓音道:“护国法师临时有事离开一会儿,诸位将军勿要大惊小怪。”

    “遵命。”

    众人齐声应道。

    “适才老朽与护国法师及镇北将军商讨了片刻,此次国君亲点归翌军与第三集团军组建西北大军,本欲让我西北大军教训教训来犯之敌,怎知大岽敌军先一步退走,我等不战而胜,也算是万幸。毕竟我西北大军若真与敌军碰面交手,虽然胜券在握,但免不了我西北大军将士伤亡,如今上苍怜悯众生,让我等零损失便退敌,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温德存说完这段话,干咳了一声,端起身旁几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水润喉。

    温德存清了清嗓子,朝众人微笑道:“适才议事,讲得比较多,有些口干舌燥了,诸位见笑了。”

    顷刻间,大厅内一阵骚动,众武将交头接耳低声谈论,尽皆一脸笑意。

    “大司马辛苦了。”站在叶千寻后面的一名武将抱拳道。

    温德存摇头苦笑道:“仗都没打,辛苦一词从何谈起?”

    那名武将一脸羞愧,低头道:“大司马所言极是。”

    “大司马要发言了。”叶千寻忽然平台双手,示意大家都安静。

    大厅内众武将,瞬间便鸦雀无声,一个个站得笔直,静静的等候温德存讲话。

    温德存凝视着众人,继续道:“既然大岽敌军已退军,我等便要班师回朝复命。而北境边防事务繁重,镇北将军也需赶回北境坐镇。原先镇守西北边陲酆琅城的孟家军已为国捐躯,归翌军一直由老朽统管,老朽静思几日,欲从归翌军中调出一只队伍接管酆琅城的城防事务,诸位将军当中有谁愿意来接管这只队伍了?”

    第七十四章:大厅私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