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七十三章:回忆往昔
    那头恶蛟突兀受惊,猛一回头,便瞧见了身后的孟志泽与轩辕凌凌。

    怒不可歇的恶蛟,睁着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珠子,瞬间便从口中喷出一条火蛇来。

    眼见那火蛇就要伤到摔倒在地的轩辕凌凌,孟志泽不假思索,便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轩辕凌凌,同时使出全身的斗气,凝聚成一道防御护盾。

    ……

    下一秒,便听得孟志泽“啊……”的一声惨叫,那火蛇已经缠住了斗气防御护盾,烈焰灼烤得孟志泽的后背钻心的痛。

    孟志泽顾不得后背灼伤的疼痛,他双手迅速抱起轩辕凌凌的娇躯,丝毫不敢停留的,便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方飞奔而去。

    恶蛟见火蛇命中本欲偷袭自己的渺小人类,心中正自得意,却忽然看见那名被火蛇灼伤的少年,正抱着那摔倒在地的少女飞奔而逃,它心中顿是大怒,旋即厉声咆哮道:“狡诈卑鄙的人类,今日必让尔等成为我腹中之食……”

    那恶蛟厉声言毕,便发出一阵低沉而渗人的鸣吼声,旋即朝孟志泽二人追去。

    ……

    孟志泽紧咬牙关,因为忍受着后背带来的巨大痛疼,此刻他额头已经冒出了如黄豆大小的汗珠,双手紧紧抱着轩辕凌凌,尽择些可以遮掩的地方奔跑。

    纵使如此,孟志泽与轩辕凌凌还是有几次险些,就要落入恶蛟那血盆大口之中。

    恶蛟不依不饶,紧追不舍。

    奔跑了一阵子,孟志泽渐觉体力不支,他浑身已被汗水湿透。

    ……

    眼见二人就要命丧恶蛟之口,轩辕凌凌忽然推了孟志泽一把,居然想要从孟志泽的怀中挣脱出来,却是不得所愿。

    孟志泽眉心一皱,抱着轩辕凌凌的双手更紧了些,他朝轩辕凌凌低喝了声,道:“凌凌,你这是干嘛?”

    孟志泽嘴里虽然说着这话,他脚下却是丝毫不敢放松,一路狂奔不止。

    轩辕凌凌见难以从孟志泽怀中挣脱,她扣在孟志泽脖子上的双手却稍微松了松,旋即朝孟志泽低声泣道:“泽哥,你将我丢下,自己逃命去吧!再这样下去,我会连累你的。”

    “不行,我岂能弃你而不顾?如果要死,就一起死吧!”

    孟志泽气踹嘘嘘,一字一顿,言语间却有真情流露。

    轩辕凌凌闻得此言,心头一喜,抱住孟志泽胳膊的双手微微紧了紧,暗自思忖道:“好,要死,我们就一起死。

    嗯……若是老天爷有眼,能让我们活下来,我轩辕凌凌这一辈子便跟定你了……”

    孟志泽虽然奔跑如风,但身后那恶蛟渗人的鸣叫声,却一直紧紧粘在身后。

    就在二人快要绝望的时候,孟志泽的脚下忽然踩空,他的身体迅速的向下滑落。

    ……

    然来孟志泽刚才一路奔跑,却没有注意到脚下有一个不大的深坑。

    这深坑呈斜坡角度,二人跌入深坑,便一直滑落,约莫向下滑落有一盏茶的功夫,二人这才脚落实地。

    ……

    漆黑的洞穴中,孟志泽燃起了火折子。

    火折子刚一点燃,便险些被洞穴内刮出来的一阵微风给吹灭了,孟志泽赶紧伸手护住了火折子,一脸激动地说道:“洞穴内既然有风灌入,想必定有其它出口。”

    轩辕凌凌此刻也站起身来,她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发丝,一边微笑道:“刚才好险呀!”

    孟志泽点了点头,道:“嗯,我们赶紧寻找出口吧。”

    轩辕凌凌应了一声,紧紧跟随在孟志泽身后。一想到适才惊悚的场面,轩辕凌凌便忍不住低声自语道:“十八前的今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今天险些丧命,可谓是一次重生。”

    孟志泽不经意听到轩辕凌凌的自言自语,顿时便停住脚步,转头看着轩辕凌凌微笑道:“今天是你生辰呀?”

    轩辕凌凌点了点头,有些羞涩地说道:“正好是我十八岁生日,这次死里逃生,可谓是我的第二次新生呀。”

    “呃……这次太仓促了,没给你准备什么生日礼物。”

    孟志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他猛地抬头从怀内摸出一只翡翠玉手镯,旋即塞到了轩辕凌凌手中,道:“这只翡翠玉手镯是我随身携带之物,听我娘说是我爹送给她的,后来我娘又送给了我,说是带上这翡翠玉手镯能挡灾辟邪,永保平安的。”

    轩辕凌凌听完孟志泽的话,她急忙将手中的翡翠玉手镯又塞回到孟志泽手中,道:“这只手镯是你家传之物,太贵重了,我一个小小黄毛丫头,可是收受不起。”

    孟志泽闻言一愣,旋即笑道:“虽说这手镯是我随身携带之物,但我一个大男人将这翡翠手镯带在手上岂不丢人?”

    孟志泽说完这句话,慌忙又将翡翠手镯塞进了轩辕凌凌的手中。

    轩辕凌凌再次推扯道:“它可是你娘给你的护身符,我怎么好意思收?”

    孟志泽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娘是说只有将这翡翠玉手镯带在手上,才能挡灾辟邪的,我一个大男人怎么用得了这个?”

    轩辕凌凌道:“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收。”

    孟志泽蓦然转身向前行去,笑道:“难得送人生日礼物,你就收下了,别扯来扯去,小心弄摔碎了,岂不可惜?”

    轩辕凌凌轻轻的“嗯”了一声,向孟志泽身后追去,低声道:“谢谢!”

    “好了,别客气了,赶紧把它带在手上,保你平安回家。”

    孟志泽并未回头,而是向前继续行去。

    轩辕凌凌的脸颊间瞬间一热,一抹绯红油然而生。

    只是这洞穴内光线昏暗,而孟志泽手中的火折子亮度有限,所以轩辕凌凌脸上的那一抹绯红却并不显眼。

    “你带没带火折子?”

    孟志泽忽然停住脚步,转身看着轩辕凌凌。

    轩辕凌凌刚将翡翠玉手镯带好,并未注意到孟志泽突然停住了脚步,一头正好撞在孟志泽身上。

    而她那朱唇却是不偏不倚,正好贴在了孟志泽嘴上。

    轩辕凌凌吓了一跳,急忙躲向一旁,却是不敢抬头看孟志泽一眼,垂首轻轻的点了点头,用那细弱蚊吟的声音,羞涩道:“带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孟志泽一脸尴尬的看着轩辕凌凌,向轩辕凌凌道歉道,旋即继续道:“我是担心出口远,我的火折子怕是燃不了多久。”

    “没事,我这里有不少火折子。”轩辕凌凌依旧低着头。

    ……

    二人一路再无言语,轩辕凌凌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翡翠玉手镯,时不时抬头望一眼前面那少年的背影。

    ……

    不曾想到十年后,这只翡翠玉手镯让她再一次回忆起那一日。

    在那条漫长而又昏暗的洞穴内,他们二人一前一后,仿佛走了很久很久……

    那是一条昏暗而又幸福的路,多么值得留恋的呀!

    ……

    人生多是如此,错过便即逝去……

    ……

    有些故事,不一定要讲出来……

    有些悲伤,不一定谁都会懂……

    有些往事,深埋心底泛起尘沙,但终有些过往却是挥之不去,抹之不掉……

    ……

    人生的道路,充满着未知与神秘。

    似乎望不到尽头。

    走过的坚辛,历经的坎坷,或许只有每个人自己才会更清楚一些吧……

    ……

    酆琅城内,将军府邸,空旷的将军府大厅内,此刻依旧是门窗紧闭。

    轩辕凌凌此刻的思绪凌乱地结成一张网,越网越紧,直达心脏,她的心一阵隐隐作痛。

    她有些颤抖地抚摸着手腕上的翡翠玉手镯,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无休无止的滚下面颊。

    ……

    陡然瞧见庄严肃穆的护国法师,莫名其妙的伤心流涕,一旁的镇北将军叶千寻顿时吓了一跳。

    他手足无措的向温德存瞧去,却见温德存一脸平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轩辕凌凌忽然迸发出来的异样,他早就心知肚明一般……

    第七十三章:回忆往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