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三十九章:如意客栈
    夜,虽然很深了。然而武岩镇上的一些店铺内却依旧亮着灯火。

    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毕竟已经临近子夜了。

    武岩镇上南边的主街上,乃是镇子里最大的一家客栈,客栈紧挨着一家茶楼。

    据说这两家店铺的老板是亲兄弟,所以店铺取的名字也相同。

    这客栈叫如意客栈,茶楼就叫如意茶楼。

    虽然到了深夜,武岩镇上的大部分店铺都已经打烊休息了,然而这家名为如意客栈的店铺门口,却依旧亮着风灯。

    风灯四周的封皮油纸上,用朱漆端端正正地写着‘如意客栈’四个大字。

    此刻夜风时不时刮来,吹得风灯‘吱呀,吱呀’的在灯杆上晃来晃去,

    灯光将客栈门口的人影,拉得老长老长。这人影顿时如同恶魔一般,在夜风中凌乱的狂舞,肆无忌惮。

    ……

    月夜跟着孟志泽走进了这家如意客栈,客栈的前厅摆放着十几张餐桌,虽然是已经到了深夜,前厅却还有两三张酒桌上有人在吃酒。

    “听说这次大岽帝国欺人太甚,引得国君动怒,让大司马亲率大军前往西北边陲拒敌。”

    “难怪呀,今天我从北边过来运货,远远看见官道上有大军在急行军。”

    “没错,我们粮库的粮食都被官家收购空了,说是边陲要打仗,需多准备一些军需粮草。”

    “三哥这下倒是轻松了,粮食被官家都收购了去,也省得三哥你雇佣车队,到处运粮贩卖了。”

    “三哥轻松了不假,可我的车运队这下就得失业了。”

    “小五莫要在这里喊屈,难不成你的车运队就只做老三的粮运生意吗?”

    “二哥说得没错,老五呀!三哥的生意虽然没得做,可你四哥我今天还不是关照了你的生意吗?”

    “就是,老五呀,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

    孟志泽与月夜一进客栈,便听见前厅内吵吵嚷嚷的甚是热闹。

    “老板,给我们两间上好的客房。”孟志泽敲了敲掌柜柜台。

    掌柜正趴在柜台上睡得正香,被孟志泽这么一吵,美梦瞬间被打断,心中懊恼不已,颇有埋怨地愤愤道:“早不来,晚不来,一段好春梦就这样被破坏了。”

    掌柜一边说着话,一边伸了伸懒腰,紧接着他揉了揉还满是睡意的眼睛,极不情愿的半眯着眼,向前瞟了一眼,朦朦胧中看见柜台前站着一个人。

    “你个老东西,趁老娘不在,居然趴在柜台上做春梦?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掌柜的正揉着眼睛,从后院忽然就奔出一妇人,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厉声喝道。

    “哎呀,疼,真疼……

    娘子,我……我错了,耳朵都快要被你揪掉了,你快放手呀。”

    掌柜的这下子彻底地清醒了过来,连忙向妇人低头求饶。

    “老娘在后院累死累活的忙活着,你到好,还有闲功夫趴在柜台上做春梦。”

    妇人依旧不依不饶,手上的力道愈发加重。

    “救命呀,疼,疼死我了。

    娘子,你就饶了我吧,刚才是口误。我说的不是春梦,是纯梦,和娘子你从相识,到相爱,那种纯洁无暇的爱情梦。”

    掌柜的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慌忙地向妇人解释道。

    “我让你还贫嘴。”

    妇人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手上的力道分毫未减。

    “老板娘,你再用些力,小心掌柜的耳朵可就真的要废掉了。”

    月夜看着掌柜的耳朵被揪得通红,啼笑皆非的想要上前去劝架。

    “管你个屁……”妇人一句脏话随口而出,刚说出‘屁’字,顿觉不妥,硬生生的将这句脏话憋了回去,揪着掌柜耳朵的手也顺势松了劲。

    掌柜的得了救,急忙用自己的双手护住了双耳,随后慌忙向后退出一步,警惕的凝视着妇人。

    “二位是要吃酒?还是要住店?”

    妇人并没有再去理会掌柜,而是面带笑容的瞅着孟志泽与月夜二人。

    “先给我兄弟二人安排两间客房,然后再给我们备一桌好酒好菜。”

    孟志泽从怀中的钱袋里摸出一枚银锭子,轻轻地放在了柜台上。

    身上原本穿着的战甲,在野湖边已被清洗干净,被月夜整理成一个行李包裹。

    老板娘和掌柜瞧着这枚银锭子眼神直了,老板娘伸手捧住这枚银锭子,脸上瞬间乐开了花。掌柜的此刻也凑了过来,盯着老板娘手中的银锭子,喜笑颜开道:“我来给客官找零钱。”

    “还不赶紧领着两位客官去上房休息?愣头愣脑的。”

    老板娘白了掌柜的一眼,没好气的朝着掌柜喝道。旋即转头笑盈盈的对孟志泽说道:“二位客官请先上楼休息,奴家这就给二位客官备酒备菜去,待明日二位客官退房时再一并结算餐宿费可好?”

    “嗯!”孟志泽点了点头,微笑道“有多出的银两,老板娘也不用找了,给我兄弟二人弄点好酒好菜送我们房间来,然后给我弄身干净的衣服就可以了。”

    “这个好说,奴家保管把咱如意客栈最好的美酒和最好的菜肴拿出来招待二位客官。”

    老板娘喜笑颜开的将手中的银锭子收入随身的钱袋之中,旋即转头对着掌柜的喝道:“榆木脑袋,赶紧领着二位贵客去上房休息,我去后院让厨房做点招牌菜来款待贵客。”

    掌柜的丝毫不敢怠慢,急忙领着孟志泽和月夜去客栈二楼休息,老板娘也去后院厨房忙活去了。

    二楼两间相邻的客房,房间摆设几乎一致,都是临湖景观房。

    月夜入了客房,便即洗了把脸,然后倒了杯茶水,刚在桌旁坐了下来,孟志泽便过来敲他的房门。

    “孟大哥,门没上栓。”月夜连忙站起身来,给孟志泽也倒了一杯茶水。

    “月夜兄弟,这客房可还喜欢?”

    孟志泽推门而入,反手将门又关上。旋即微微含笑说道:“我让掌柜的将酒菜拿到你房间来,我们兄弟二人好好喝一顿。”

    “孟大哥请座。”月夜将刚刚倒好的茶水,放在了孟志泽面前。

    孟志泽坐在了月夜的身旁,忽然语重声长地对月夜说道:“这次大哥能死里逃生,安然回到娘亲的故乡,多亏了月夜兄弟和不凡呀!”

    “孟大哥客气了,三年前,栾水之畔若不是孟大哥及时出手相救,小弟与思凡妹子可能就命丧歹人之手了”月夜饮了口凉茶,朝孟志泽微微一笑道。

    “嗯,都是些陈年旧事了。大哥若是没有看错,月夜兄弟应该是一名剑师吧?”孟志泽凝视着月夜,饶有兴趣地说道。

    “让孟大哥见笑了,小弟修炼剑师一门已有十五余载了,去年初春才勉强晋升成一名初级剑师。”

    月夜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完这句话。

    “哦?那实在可惜了点……”孟志泽语气惋惜,凝视着月夜,愣了片刻,似若有所思。

    “哎……我这修为进展的速度着实有些难以启齿,羞愧至极,羞愧至极呀!”

    月夜脸上一阵绯红,旋即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轻声细语地说道。

    “月夜兄弟也莫懊恼,剑师一道本就深奥无比,以你的资质十五余载,才勉强晋升成初级剑师确实可惜了些。但若有高人前辈在旁规劝引导,又或则是换一个好的修习环境,或许就是别有一番天地了。”

    孟志泽说完这话,忽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颊间随即流露出兴奋的笑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