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二十九章:玄墨短刃
    黑麒麟是何等人物?

    身为大岽帝国护国法师的黑麒麟,其阅历之广,学识之博,在整个大岽帝国可谓是屈指可数之稀罕人物。

    任凭黑麒麟绞尽脑汁,思索回忆。脑海之中却自始至终未能搜索到一丁点儿,有关于“剑缘阁”的信息。

    似乎“剑缘阁”这个神秘的组织,在诛魔大陆上自始至终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可眼前这黑衣蒙面人所展露出来的术法修为,那是足以撼动整个诛魔大陆的。

    如天神一般存在的术法师,居然悄无声息的隐匿于这诛魔大陆。

    任谁撞上此场面,也会惊骇于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呵呵……”

    自称剑缘阁一凡的黑衣蒙面人,瞅着黑麒麟脸上滑稽的表情,忽地轻笑一声。

    那黑子蒙面人旋即淡淡地说道:“阁下还在犹豫什么了?”

    黑麒麟兀自冥思苦想,猛然听得那自称一凡的黑衣蒙面人淡淡的言语之声,心头顿时一紧。

    黑麒麟不愧是纵横诛魔大陆数十载的绝顶高手,虽然面临如此境地,却是处变不惊。

    黑麒麟。脸上神色丝毫不变,心底却暗自思忖道:“我若再纠缠下去,想必定会惹恼眼前这位顶级高阶的术法师。”

    黑麒麟想到此处,借着眼角的余光瞅了月夜一眼,内心旋即思忖道:“而这少年就算将酆琅城被攻陷的消息,带进了氰国帝都郎城,那也是数日后的事情了。

    面对我大岽帝国倾巢而出的数名高手,以及帝国五方十八军精锐之师,十万狼骑金甲的铁骑,恐怕氰国在短时间内聚集大军增援也是无济于事的。”

    想到这些,黑麒麟的嘴角忍不住浮起一丝不容易被人察觉的释然。

    “更何况这少年到底对酆琅城即将出世的神兵知或不知,这还不确定。反正后面还有东方语芙这样的绝顶高手把关,料想这少年插翅也难逃出东方语芙的如来掌心。”

    黑麒麟瞥了一眼月夜肩头的小鸟不凡,内心怅然暗叹道:“哎!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天赐良机。

    老朽近些年踏遍四方,欲寻一颗橙色或赤色的兽灵丹,以替家中那不孝子重塑根骨体质。

    眼下这好不容易遇见一只还未修成人形的上古神兽,就这么错过一次机会,实在是可惜。不过以老朽一人之力,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制度这只还未修成人形的上古神兽吧?”

    黑麒麟越想越觉得稳妥,忧虑瞬间全无,他心中的忐忑旋即也化为平静,脸上的神色也随之释然。

    黑麒麟突兀退后一步,朝黑衣蒙面人一凡毕恭毕敬地作了一揖,微微一笑道:“在下还有事在身,不便多做停留,尊上切莫见怪。”

    黑衣蒙面人一凡向黑麒麟拱了拱手算是回礼,淡淡的说道:“嗯,很好!”

    黑麒麟也不敢再多做纠缠,瞬间闪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月夜见黑麒麟已然退去,蓦然跪倒在地,虔诚的向黑衣蒙面人一凡拜谢道:“谢谢老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

    黑衣蒙面人一凡语气平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月夜的话。

    他那凌厉的目光凝视着天宇间的一角,心底暗自言语道:“老夫借助法阵之力撕裂空间,洞开异界之门,穿越至此只欲觅得才智能人,助以绵薄之力造福尔等栖息之所的万千生灵。

    奈何法阵灵力有限,过不得一盏茶的功夫,法阵之力便会散尽,异域之门便会封堵,老夫须在此之前离开诛魔大陆。”

    思及于此,黑衣蒙面人一凡凝视天宇的目光忽地一动,目光旋即落在了月夜身上,仔细端详了片刻,暗道:“此子修为虽然平平,但秉性却是忠厚。

    既然遇见,便是有缘。此物却也正应了眼前这年轻人剑师一门,看来这便是天意。

    呃……也罢!”

    黑衣蒙面人一凡沉吟了片刻,忽地轻笑一声,右手毫无预兆的向前一挥,一件物事倏然朝着月夜站立的位置飞出。

    月夜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愕然,容不得他有丝毫动作。

    下一秒,便听得“嗤啦”一声响,四周尘土飞扬,一柄奇形异状的墨黑短刃,赫然插在了月夜身前的泥土里。

    强劲的力度,使得这柄墨黑的短刃深埋至根部,震颤不止。

    “此乃……”黑衣蒙面人一凡嘴中刚刚吐出这两个字遽然止住,旋即思忖道:“此等神兵绝非眼前这初级剑师所能驾驭的,若被恶人夺了去,必将引来举世罕见的一场腥风血雨。”

    黑衣蒙面人一凡脑中灵光一闪,心中便有了主意,随便给眼前这神兵取了一个土气的名字,道“此乃玄墨刃,今日你我相遇,便是缘分,老夫便将这玄墨刃赠予你,你可得妥善保管。”

    “玄墨刃?”月夜瞅着眼前插入泥土里的墨黑短刃喃喃自语道。

    黑衣蒙面人一凡点了点头,语气平淡的说道:“不错,此乃玄墨刃,以后你就背着这柄玄墨刃行走天下,济世苍生吧!”

    月夜着实费了不少力气才将玄墨刃从泥土里拔了出来,他仔细地端详着手中这柄质地古朴的墨黑短刃。

    但见短刃长约一尺半,刃尖均匀的布置着一对精美的倒刺,刃身微呈流线曲度,刃面刻有一条细细的凹槽,六七寸长的护手呈大鹏展翅状,刃柄长三寸刻着螺旋条纹。

    “短短玄墨刃着实不轻。”

    月夜手持玄墨短刃挥舞了一会儿,忍不住惊叹道。

    黑衣蒙面人一凡轻笑几声,干咳道:“玄墨刃虽非绝世上品,但其材质与打造技巧却也不俗。

    今日老夫以此相赠,你可得好生保管,待得你修为大成,老夫将会取回玄墨刃。”

    与月夜说完这段话,黑衣蒙面人一凡对自己编造的一番话给弄有些忍俊不禁,好在他有黑巾蒙面,所以这些细微的表情变化月夜倒是没有瞧见。

    “既然是老前辈馈赠,晚辈定当妥善保管。”

    月夜双手抱着玄墨短刃,向黑衣蒙面人一凡行了一礼,跪拜在地语气真诚的说道。

    “嗯,很好!”黑衣蒙面人一凡微笑着点了点头,心底却自言自语道:“此等神兵落入你小子手中,你小子倒是福气不浅,这一拜倒是理所当然。”

    看着月夜脸上一片真挚与虔诚,黑衣蒙面人一凡心底旋即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瞧此子禀性,老夫倒是可以放心了许多,望此子日后能刻苦修炼,成就一番事业,造福诛魔大陆。”

    “时候不早了,老夫还有要事在身,玄墨刃既已交到你手中,望你日后能刻苦修炼早日成为一名强大的剑师,老夫也好早些取它回来。”

    黑衣蒙面人一凡忽地看了看苍穹,语气平淡的说道。

    “多谢老前辈信任。”

    月夜再次向黑衣蒙面人一凡行了一礼,语气诚恳的说道。

    “你自身的修为确实差得很,无奈老夫修炼的术法师与你所修炼的剑师职业大相庭径,修炼方面给予不了你什么帮助,望你日后能觅得一佳缘,刻苦修炼。切记,在外人面前不要随意显露这玄墨刃,嗯,老夫要走了,老前辈这个称呼听着确实别扭得很。”

    黑衣蒙面人一凡话音刚落,便如闪电一般消失在苍穹深处。

    “一凡爷爷,保重!”

    说这句话的不是月夜,却是一直默默站在月夜肩头的小黄鸟不凡。

    细看之下,便会发现有几滴泪珠居然从它的眼角流了出来……

    月夜瞅着不凡,一时茫然。

    第二十九章:玄墨短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