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二十三章:救命之恩
    天地静谧,倏地一缕清风瑟瑟,茂密的芦苇草随之拂动。

    众人瞅着栾水中的最后一道涟漪回归平静,原本愣在原地的月夜与慕思凡这缓过神来,不约而同的上前数步,纷纷朝孟志泽行了一礼,齐声说道:“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孟志泽闻言转身朝月夜与慕思凡二人细瞧了一眼,约带疲倦的面容上旋即绽露出一丝微笑,语气温和的道:“孟某乃氰国边陲守将,保家卫国实属分内之事,二位客气了。”

    月夜适才虽被冰封在冰柱之内,可感知意识尚在,故此孟志泽以一己之力,力挫强敌的对决过程他却是瞧在了眼里。

    紫级大地战士所爆发出来的强悍实力,深深地撼动着月夜的心灵。

    孟志泽一如天神般的形象,霎时让月夜泛起了无穷无尽的崇拜之情。

    “孟将军神勇非凡,在下钦佩之至。”

    此时此刻月夜对孟志泽的崇拜之情深之切之。

    他的内心霎时激动不已,以至于素来伶牙俐齿的他此刻却变得嘴拙,只能用这简短朴实的言语来表达他自己内心对孟志泽的崇拜之情。

    “小兄弟过誉了,孟某那点微末的本领不足道哉。”孟志泽安然乘坐在胪豹的背上,身旁早已有人接过他手中的龙舞银枪,此刻他那修长而又有力的手指紧握着缰绳,他那双深邃的眼神在月夜与慕思凡身上凝视了片刻,忽地慈眉善目的说道:“小兄弟与这位小妹妹尊姓大名?”

    月夜抱拳行礼道:“小弟月夜,这位是小弟的妹妹慕思凡。”

    月夜一边说着话,一边指了指身旁还未缓过神来的慕思凡。

    孟志泽微笑着点头道:“千山万水我等在此相遇实属缘分,在下名叫孟志泽,年长二位几岁。月夜兄弟与慕思凡妹子如若不嫌弃,以后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孟大哥。”

    月夜听得心头一喜,一边拽了拽还愣在身旁的慕思凡,一边兴奋地道:“孟大哥今日对小弟二人的救命之恩,小弟二人没齿难忘。

    如若孟大哥不嫌弃,今晚便带着诸位大哥在荷池古镇暂息一晚,小弟好尽地主之谊,请各位大哥好好畅饮一番?”

    月夜凝望着孟志泽,一脸地真情意切,忽地抬手向孟志泽身后的孟家亲卫军抱拳行礼。

    孟志泽婉言道:“月夜兄弟太客气了,孟某乃氰国边陲守将,保家卫国实乃职责所在。

    月夜兄弟今日这顿酒也就罢了,孟大哥有公事在身,得火速赶回西北边陲酆琅城。”

    孟志泽说完这句话,蓦然瞥见月夜的面容上约有失望之色,心中顿感过意不去,旋即宽慰道:“他日有缘月夜兄弟可以来我们酆琅城,到时大哥必将与月夜兄弟饮个痛快,你看如何?”

    月夜原本木立在一旁愁眉不展,此刻听了孟志泽的话,心头顿时大喜,悦色道:“孟大哥既然有要事在身,小弟二人也不执意挽留。他日有缘与孟大哥相见,定要与孟大哥饮个痛快才是。”

    孟志泽微微一笑,向月夜与慕思凡抱拳作别。见月夜一番兄弟情义显露得真切得很,内心顿时一暖,瞬时升起几分豪情,朗声说道:“好!来日方长,月夜兄弟这番话孟大哥可是记在心里了。”

    月夜铿锵有力的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月夜兄弟保重。”

    “孟大哥保重。”

    孟志泽猛地抬头瞅了瞅天际霞光,旋即一骑当先率领十数骑孟家近卫军朝着酆琅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望着西北方向逐渐远去的孟家军,月夜的内心忽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

    若有一日,自己的本领够水准,定要赴那西北边陲酆琅城,成为孟家军的一员,追随孟志泽保家卫国。

    光阴似箭,瞬息间三年过去了。

    月夜在修炼剑师的门槛上虽然进展缓慢,却自始至终未忘当年在栾水流畔,自己内心暗暗立下的远大志向。

    思绪蔓延,而后又回到了原点。

    月夜的目光不知何时又落在了鲲鹏小鸟不凡的身上,嘴角禁不住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你又想干嘛?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实在是可怕,姐姐救救不凡。”

    鲲鹏小鸟不凡此刻也正用一双萌极了的鸟眼凝视着月夜,蓦然窥见月夜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急得在慕思凡肩头蹦来蹦去人语道。

    “好你个精怪的小鸟,夜哥哥还没对你怎么样,你反倒先告起状来了?着实可恶呀!”

    月夜脸色先是一愣,旋即朝着鲲鹏小鸟不凡扮着鬼脸道。

    “夜哥哥,你到底想干什么了?”

    慕思凡的目光在月夜与鲲鹏小鸟身上游移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落在了月夜身上,满腹疑惑的询问道。

    “呃……”

    月夜微微一笑,朝着慕思凡故作神秘,嘴角微动吐出一个字却是欲言又止。

    “呃什么?夜哥哥,你可别想打不凡的主意。”

    慕思凡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浓,一双晶莹明澈的美目眨也不眨的凝视着月夜。

    “就是就是。”

    不凡轻轻的抖动着身上金黄色的羽毛,萌态十足的朝着月夜一阵摇头晃脑,明确的表明自己抗议的决心。

    “思凡丫头何时变得如此这般吝啬了?”

    月夜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眨也不眨地看着慕思凡。

    慕思凡双手拖着腮帮子,一双美轮美奂的眸子眨也不眨的打量着月夜。

    忽地嫣然一笑,朱唇微动说道:“月夜小子何时变得如此这般古怪了?”

    月夜听了慕思凡这句话,先是一愣,旋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慕思凡的额头,俨然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说道:“真个没大没小,胆大妄言的太不像话了。”

    “夜哥哥不就比思凡早出生三个月零四天吗?让你还喊我思凡丫头?”

    慕思凡嘟着小嘴,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朝着月夜娇嗔道。

    月夜生在头年冬月末,慕思凡生在第二年二月初,二人年岁相差三个月零四天。

    以前年少月夜喊慕思凡丫头,慕思凡不以为意,可如今已过弱冠年华,再非昔日少不更事的黄毛小丫头,故此慕思凡心中不悦,对月夜之无理甚是恼火。

    月夜听完慕思凡这句反驳之言,心中顿时就感觉自己理亏,心中着实过意不去,厚着脸皮挤出一个笑脸,道“夜哥哥口不择言,言语之处多有冒犯的,思凡妹妹莫要见怪。”

    慕思凡被月夜瞬间逗乐,心中的不悦顿时烟消云散。

    “思凡,能否答应夜哥哥的一个不情之请?”

    月夜见慕思凡心头正悦,倏然将目光又移到了鲲鹏小鸟不凡身上,一脸严肃的说道。

    “夜哥哥想要不凡?不行,那是绝对不行的。”

    慕思凡看着月夜,急忙将鲲鹏小鸟不凡搂在怀里,一脸的警惕之色。

    “不是要,是借,只是借一次。”

    月夜见自己还没开口,便被慕思凡一口回绝,心中顿时捉急起来。

    “借?呃……那也不行,不凡可是我的心肝宝贝。”

    慕思凡依然回绝了月夜的请求,将鲲鹏小鸟不凡抱得更紧了些。

    “思凡,你想呀!孟大哥是不是对咱俩有救命大恩?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孟大哥……”

    月夜的话还未说完,慕思凡便打断了他的话,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问到:“呃!夜哥哥想借不凡,去趟酆琅城?”

    月夜点了点头,道:“没错。”

    慕思凡约有所思,忽然眼睛一亮,朝月夜点了点头说道:“即是如此,那好吧!我们一起驾不凡去趟酆琅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