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十九章:紫级斗气
    咔嚓……

    就在木路兰达刚刚迈开步子,准备向冰封住的慕思凡靠近之时,他背后似乎响起了什么细小入微的声音。

    那声音虽然虚无缥缈,然而木路兰达却听得真确。

    而就在同时耶路安达肃立在孟志泽面前,聚精会神的施展术法结印,欲将孟志泽绞杀在巨大的冰丘之中。

    但见耶路安达双手十指之间泛起淡淡的青芒,淡淡的青芒似乎源源不断般从他十指指尖窜流而出,奔流不息的青芒旋即汇聚在虚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箭形冰凌。

    青芒冰箭瞬间成形,偌大的箭头对着孟志泽的胸口。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环绕在青芒冰箭周围的青芒忽地波动了一下,耶路安达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因为他赫然发现冰封住孟志泽,如同磐石一般的巨大冰丘忽然晃动了一下。

    下一秒,咔嚓之声便即不绝入耳。

    巨大的冰块开始在众人面前出现龟裂,耶路安达丝毫不敢迟疑,迅速施展术法操控,将已然成形的青芒冰箭朝着孟志泽的胸口劲插而去。

    这招‘冰箭诀’乃是耶路安达的曾祖父,茸族百余年前的天才术法师耶颌尔吉,在族中代代相承的术法秘本之中参悟出来的。

    在水系术法中,这招秘术隶属水系术法高阶攻击型术法,施展这种术法极其消耗术法师自身的灵力与精血。

    但这招‘冰箭诀’所释放的术法威力自然也是不容小觑的。

    哐啷……

    巨大的冰块瞬间被击得粉碎,无数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耶路安达施展术法所形成的青芒冰箭的箭头撞在了龙舞银枪的枪尖上,紧接着从龙舞银枪的枪尖上闪出缕缕紫芒。

    紫芒旋即亮得刺眼,瞬间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迅速蔓延到了青芒冰箭的周身。

    自龙舞银枪的枪尖处源源不断冒出的紫芒,如同无数细小的紫光闪电,将青芒冰箭包裹得严严实实。

    顷刻间,青芒冰箭自身所散发出的青芒也是光芒大盛,紫光青芒交相辉映,使得冰箭刹那间变得光彩夺目,成为场中最璀璨的焦点。

    砰……

    只是一刹那,光彩夺目的青芒冰箭瞬间化作齑粉,耶路安达更是被某种无形的冲击力震得跌跌跄跄后退数步,险些便摔倒在地。

    伴随着灵兽胪豹一声低沉的嘶鸣,孟志泽缓缓的收回了手中的龙舞银枪。

    一人一骑,立在茸族庇嗣十五夫的扇形战阵当中,毕露出无穷的威势。

    场中的气氛瞬间变得格外地诡秘,在一片喧哗声过后的宁谧中,众人的目光虽然纷纷聚集在孟志泽身上,然而他们却又似乎都不愿意与孟志泽的目光对视。

    双方对峙片刻,呼路骆奇倏地缓缓拍击着自己的手掌,瞬间打破了这让人窒息的平静。

    “不错,很不错,紫级大地战士果然名不虚传!”

    呼路骆奇的掌声节奏由缓转急,在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呼路骆奇旋即朝着孟志泽树起了大拇指,嘴角也随之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不愠不火的说道。

    “是吗?”

    孟志泽的脸上旋即露出浅浅的笑容,受宠若惊一般凝视着呼路骆奇,泰然自若地反问道。

    见呼路骆奇并未答话,孟志泽旋即铿锵有力的说道“阁下的那招‘雪窖冰天’威力也甚是惊人,若不是借助这位兄弟的破冰之力,孟某纵使有再大的本领,恐怕也很难冲破阁下为孟某所冰织的囚笼了。”

    孟志泽的这一段话说到末处,目光忽地在耶路安达身上停滞了片刻,面上的笑容也遽然顿住。

    “紫级大地战士虽然厉害,我茸族庇嗣十五夫亦非等闲,劝阁下最好莫要多管闲事得好!”

    耶路安达冷然言语道,目光深邃的对视着孟志泽,居然丝毫不显怯意,似乎完全不将眼前的这名紫级大地战士放在心上。

    “阁下此言差矣!此地荷池隶属青国疆土,在下堂堂氰国边陲守将,尔等夷族犯我疆土,孟某岂有置之不管的道理?”

    孟志泽横戈跃马,目光如炬地凝视着眼前这名出言不逊的茸族青年,蓦然语气高亢的说道,浑身很自然的散发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既然是找死,我等兄弟便成全你。”

    呼路骆奇毫不示弱的近前两步,与孟志泽怒目而视,随即疾言厉色道。

    “蛮荒夷族休得猖狂!”

    孟志泽厉喝一声,手中的龙舞银枪旋即在地上一抖,强烈的冲击力顿时击起满天尘土飞扬,龙舞银枪的枪柄直接插入泥土里数寸。

    “庇嗣十五夫全体列阵。”

    呼路骆奇一声令下,众人旋即如同鬼魅一般闪动身形,只是一瞬间,便摆出了一个内八外七的双环阵型。呼路骆奇和其余七名茸族青年分八个方位,组成内环以孟志泽为中心,围成一个圆圈。

    而双环阵的外环则由木路兰达与耶路安达等其余五名茸族青年组成,除去呼路骆奇身后空虚,外环七人所立之方位皆从内环衍生而出。

    内环作顺时针不定时移动,而外环则以相同的速度作逆时针移动。

    “双环阵?”

    孟志泽四面受敌被困阵中,脸上却丝毫不显惧色,镇定自若的环视着眼前的双环战阵,忽然脱口而道。

    “有眼光!说得不错。”

    呼路骆奇点了点头,脸颊间旋即露出了难得地赞许之色,微微笑道。

    “兖凉雪域之蛮荒夷族,在阵法上有如此造诣,实在是出乎所料。只不过……”

    孟志泽的眼角闪过一丝不屑,忽地欲言却止。

    “喔?只不过什么?”

    呼路骆奇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孟志泽眼角闪过的那丝不屑,语气很平淡的追问道。

    孟志泽并没有立刻回答呼路骆奇的问话,而是缓缓的拔出龙舞银枪,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坐在胪豹背上,一手持枪一手拽着缰绳。

    呼路骆奇似乎也很有耐心,并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同样以一种泰然自若的神情,与孟志泽对视。

    两道凌厉的目光触在一处,二人相视无语。

    过得许久,孟志泽忽然咆哮一声,一股强大的紫级斗气刹那间爆射而出,浑厚而又有力的声音自孟志泽口中道出:“只不过再优良的战阵,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也如同以卵击石一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这句话刚一说完,孟志泽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紫级斗气瞬间暴涨。

    强大的紫级斗气所凝聚成的禁止威压,刹那覆盖了双环阵的角角落落。

    第十九章:紫级斗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