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十八章:雪窖冰天
    待得呼路骆奇这招‘雪窖冰天’术法的余威散尽,冰封住孟志泽与胪豹的巨大冰块已然积厚数丈,可谓是固若金汤牢不可破。

    在辽阔的诛魔大陆上,术法师一门粗约可分为五个等级。

    即入门、初级、中级、高级、顶级这五个等级。

    而这五个等级之中,中级是一个分水岭,多少才智之士终其一身,术法修为也就定格在这一层了。

    到了高级又可以从中细分为高级初阶、高级中阶、高级高阶、顶级初阶、顶级中阶、顶级高阶、顶级巅峰。

    辽阔的诛魔大陆上,术法师修炼到高级的已是屈指可数,修炼到顶级的自然是稀罕至极。

    整个诛魔大陆除了大岽帝国护国法师黑麒麟的术法级别修炼到了顶级初阶,其次便是氰国护国法师轩辕凌凌的师长林思雨了。

    当然也有些世外高人隐匿山水间,其术法修为了得至极,只是他们不愿意显山露水,低调行事,故此不为世人所熟知罢了。

    据说林思雨的术法级别似乎参悟到了顶级高阶,又或者更高。

    只是十多年前,林思雨突兀地消声灭迹,世间对于林思雨的种种传说倒是层出不穷,只是从此无从考证林思雨的术法修为到底有多强。

    但,可以肯定的是,林思雨的术法修为比黑麒麟要强得多。

    因为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场大岽帝国南伐战役中,黑麒麟曾经惨败于当年时任氰国护国法师林思雨的手上。

    而当今氰国护国法师轩辕凌凌的术法修为,也只是在高级高阶便滞留不前了。

    任她如何勤修苦练却始终无法突破瓶颈,冲进顶级术法师之列。

    诛魔大陆上各种职业修行,不仅在于师授、勤奋之功,更重要的却是机缘造化。

    茸族人虽然天生便是优秀的术法师,但在同等级的情况下,他们的术法修为却比中土靠勤修苦练而来的术法要弱上一级。

    也就是说茸族中高级高阶的术法师所施展的术法修为,只相当于中土高级中阶术法师的术法修为。

    庇嗣十五夫集聚茸族年轻一代之精锐,术法等级最低的也在高级初阶。

    其中术法修为最厉害的当属呼路骆奇,呼路骆奇自小便天赋异禀,在同龄人中也是卓尔不群。

    此刻他所展露出的高级高阶术法威力,更是让在场众人大跌眼镜。

    “呼路骆奇酋队长威武……”

    木路兰达倏地挥舞着手中的拳头,高声呼喊着。

    场中的气氛在他的带动下,瞬间沸腾了起来。

    庇嗣十五夫其余十三人随即相继呼应,一时之间‘呼路骆奇酋队长威武’的呼喊之声震耳欲聋。

    呼路骆奇目光淡定地凝视着冰封在巨大冰块之中,如同标本一般的孟志泽,脸上的得意之色是显而易见的。

    耶路安达蓦然瞅见呼路骆奇趾高气扬的样子,禁不住眉头一皱,向呼路骆奇靠得更近了些,低声私语道“呼路骆奇酋队长高级高阶的术法修为果真是不同凡响,我等兄弟无不汗颜之至。”

    呼路骆奇闻言大悦,毕竟耶路安达素来谨言慎行,而且他的术法修为较之于呼路骆奇也逊色不了多少。

    此时耶路安达附耳之言竟是大赞自己术法了得,呼路骆奇心头自是喜欢。

    只不过呼路骆奇虽然受宠若惊,却并没有转过头去瞧耶路安达,而是依旧凝视着眼前那被重重厚实冰块,给冰封住的孟志泽。

    片刻之后,呼路骆奇忽地纵情大笑道:“耶路安达兄弟缪赞了。”

    他这才收回目光,一脸笑意地凝望着耶路安达。

    耶路安达的目光,在如同标本一般的孟志泽身上扫过,眉头却是时不时地皱上一皱。

    蓦然瞥探到耶路安达脸上浮现出的揣测不安,呼路骆奇心头不悦,却是在耶路安达的肩头拍了拍,微笑道:“耶路安达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耶路安达转头瞧着身旁一脸轻松的呼路骆奇,表情忽地变得严肃,向呼路骆奇拱手郑重道:“呼路骆奇酋队长术法高强,虽然将那厮冰锁固封,但紫级大地战士的威力也不容小觑,酋队长却不可掉以轻心,让这厮有了可乘之机。

    “耶路安达兄弟何时变得如此畏首畏脑了?那厮自己说自己是紫级大地战士,焉能轻信?更何况就算那厮果真是紫级大地战士,我等众兄弟在此岂能惧乎?

    如今在这积厚若磐的冰块之内,那厮还不得乖乖的束手就擒?耶路安达兄弟切勿杞人忧天,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得好!”

    呼路骆奇浑然听不进耶路安达苦口婆心的诤谏之言,反而对耶路安达顿时便心生不满,一连串的反责,讥讽耶路安达杞人忧天,多此一虑。

    耶路安达见呼路骆奇不予理睬自己的诤谏,心中虽然微有怒意,可毕竟呼路骆奇是自己的头领。

    他旋即压制着心头陡生的怒意,但事关茸族庇嗣十五夫的生死存亡,耶路安达丝毫不敢懈怠,再次向呼路骆奇拱手行礼规劝道“可是,适才那厮所释放出的禁制威压的确……”

    “住口……”

    呼路骆奇怒目圆瞪,怒火一点便燃,一声暴喝,将耶路安达的话给生生的打断。

    呼路骆奇一个转身,却是不愿再多看耶路安达一眼。

    片刻,呼路骆奇这才平复了心头的怒气,随即淡淡说道:“那厮,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是!”

    耶路安达被呼路骆奇瞬间爆发出的愤怒,给惊得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嘴里也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木路兰达。”

    呼路骆奇看了一眼不远处被冰柱罩在一起的月夜与慕思凡,嘴里忽然冒出几个字来。

    “属下在!”

    木路兰达闻言,迅速抱拳应道。

    茸族庇嗣十五夫自组建以来,呼路骆奇对众人一直以兄弟相称,平时众人也是随意惯了。

    虽然表面看起来呼路骆奇对于众人这种肆意妄为的行为似乎不以为意,其实他心中早就想找个机会在众人面前立立威。

    刚才耶路安达推心置腹的劝谏之言,瞬间便点燃了呼路骆奇心中积蓄已久的怒意,怒气瞬间爆发。

    呼路骆奇对平时最倚重的耶路安达这一声暴喝,瞬间便起到了震慑性效果。

    “此地不宜久留,将那中土女子收进圣物雪域莲奎之内,我们便即离去。”

    呼路骆奇如同换了个人一般,目光炯炯的凝视着不远的慕思凡,面色不带任何神色,语气异常淡定的说道。

    “领命!”

    木路兰达显然也被呼路骆奇身上突兀所散发出的威势所震慑,居然也不敢多说半个字,拱手说完‘领命’二字,便丝毫不敢怠慢的朝着慕思凡迈步行去

    第十八章:雪窖冰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