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十六章:呼路骆奇
    慕思凡被突如其来的茸族人吓得大声尖叫,尖叫声瞬间惊动了数丈外,兀自悠然自得正吹着口哨采集芦苇草的月夜。

    同时也惊动了恰巧从此地路过的孟志泽。

    茸族青年一个个丰姿奇秀,他们耸立在慕思凡的身前,前堵后截将慕思凡团团围在中心。

    而适才截住慕思凡退路的那名茸族人,显然是这队茸族青年的头领。

    那名茸族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慕思凡,目光最后落在了慕思凡白皙的脸颊间。

    他忽然一把捏住慕思凡的下巴,嘴角旋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旋即用一种高亢的语气朗声说道:“不错!不错!真不错!我们这才刚刚进入中原沃土,便有此收获,当真是不虚此行啊!”

    那名茸族头领说完这话,不免有些激动,狂笑不止。随即高声呼道:“木路兰达。”

    “木路兰达在此,但凭呼路骆奇酋队长差遣。”

    站在他左侧的一名茸族青年闻言,旋即应道,语气明显也有些激动。

    “木路兰达快快取出血玉莲奎,将这中原沃土的美女子收了进去。”

    呼路骆奇酋队长说完这句话,一对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慕思凡,如获至宝一般。

    木路兰达嘴角险些流出了口水来,脸上亦是毫无遮掩的显露出激动与兴奋的神情。

    兖凉雪域茸族到了呼路骆奇这一代,族中男女比列严重失调,以至于一妻两夫,甚至一妻三夫,四夫的事情在兖凉茸族也是屡见不鲜了。

    最终迫于无奈,千百年来甚少迈出兖凉山脉地界的茸族人,在呼路骆奇的号召下,由族长亲自在族中精选的十四名最出色的青年,组建成了一支敢死队,称之为庇嗣十五夫。

    庇嗣十五夫在呼路骆奇的带领下,不惜在水中潜行数百里之遥,沿着栾水,一路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氰国的边域古镇,荷池。

    庇嗣十五夫初出乍到便即不费吹灰之力,掳获了一名中原沃土的美女子,庇嗣十五夫自然是个个精神为之一振。

    毕竟数百年以来茸族人从来没有涉足中原沃土半寸,更别说在这片神秘未知的土地上能收获些什么。

    在遥远的年代,茸族人的祖辈深受诛魔大陆战乱吞噬之苦,于是族中长老便带领族人避祸于兖凉雪山。

    依仗雪山地理环境的优势,数百年以来茸族人深居简出,为的就是能在诛魔大陆这片繁杂生乱的土地上,能留得茸族一脉存在。

    自从茸族人避乱于兖凉山脉,族中长辈便会对族中的年轻人灌输明哲保身的思想。

    甚至不惜将诛魔大陆除兖凉雪山以外的地方,渲染得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凶险而不可测。

    以至于茸族后辈视雪域地界以外为禁区,一代代传承下来,茸族人便从小对这雪域以外的世界有了几分望而生畏的恐惧。

    那名被呼路骆奇称之为木路兰达的茸族青年,欣喜若狂的自怀内摸出事先准备好的血玉莲奎,正要施展术法将慕思凡收进血玉莲奎的莲腔内。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芦苇丛中猛然响起了一声暴喝:“蛮荒夷族,休得伤我妹妹半根汗毛!”

    木路兰达施展术法的动作瞬间凝固,十五名茸族青年警惕的将目光移到了附近的芦苇丛中,惊骇的神情旋即充斥着他们的面部表情。

    下一刻,便听得芦苇丛中一阵骚动,紧接着金器出鞘之声响起,芦苇丛中一道剑芒闪过。旋即一人一剑从芦苇丛中飞奔而出,剑尖笔直的朝着木路兰达所立之处刺来。

    木路兰达见状顿时心头一惊,瞬间心生怯意,身子出于本能的急速向旁边躲闪逃命。月夜于剑师一门修行虽然日久,进展却甚是缓慢。

    此刻慕思凡性命攸关,月夜也顾及不得对方人多势众,使出浑身劲力虚刺一剑,本意也只是想吓退敌人解救慕思凡。

    蓦然见自己剑锋未至,木路兰达却早已闪到一旁,心中大喜,急忙收住剑势,一把将慕思凡拉到自己的身旁。

    慕思凡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内心本是无比的惊惧。

    倏地!感觉自己被人往旁边拉了一把,她借着眼角的余光向身旁望去,只见月夜手持长剑站在自己的身旁,正怒视着周围这十数个异族。

    她内心的惊惧之意瞬间去了一大半,不知不觉间心头一暖,忍不住向月夜靠得更近了一些。

    茸族庇嗣十五夫被月夜突如其来的气势所震慑,禁不住纷纷向后退出一步。

    最先冷静下来的是呼路骆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月夜,目光旋即落在了月夜手中的长剑之上。

    目光经过短暂的滞留之后,呼路骆奇再次将目光移到了月夜年轻的的面孔上,他的嘴角也随之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狡黠,只是转眼即逝,不易让人发觉。

    在这一丝狡黠的笑容过后,呼路骆奇的脸颊间旋即显露出一脸友好的表情,他朝月夜微微含笑点头,故作惊愕之色道:“小兄弟是一名剑师?”

    月夜目光炯炯地盯着眼前这名明显比自己长几岁的异族青年,朝他点了点头。

    “哈哈,果真没猜错!适才纯粹是一场误会,小兄弟莫要见怪。”

    呼路骆奇眼珠一转,瞬间脑中灵光闪过,旋即摆出一副示好的神情,婉婉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兄妹俩这便告辞了。”

    月夜嘴里虽然说着这句话,心中却暗自思忖:“这帮蛮荒夷族绝非善类,我须得加倍小心才是。”

    想到此处,月夜丝毫不敢懈怠,转过身去拽着慕思凡的手便要离开。

    茸族庇嗣十五夫被月夜出其不意刺出的一剑所激发的气势震慑,这时逐一缓过神来。

    他们众人对于月夜适才的欺辱之意均是心中不满,此刻无比摩拳擦掌,跃跃欲上只待呼路骆奇一声令下,便施展术法痛痛快快的攻击月夜,以解心中之闷气。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呼路骆奇的身上,而呼路骆奇双手负在背后,只是静静的凝视着月夜离去的背影,一步,两步……

    呼路骆奇的手指随着月夜迈开步子的同时,由左至右逐数展开,眼看着月夜已迈出了第九步,呼路骆奇的右手无名指也随之伸直开。

    众茸族青年瞧着月夜逐渐远去的背影,早已按耐不住,只是迫于呼路骆奇酋对长的威势,谁也不敢贸然有所行动,一个个心急如焚的喘着粗气。

    “第十步……”

    就在月夜迈出第十步的时候,呼路骆奇忽然淡淡的说出这三个字,而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十指也尽数伸展开来。

    第十六章:呼路骆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