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五章:杀出重围
    血红的夕阳,在散乱无章的云朵霞片间徐徐下沉。

    蔷薇色的斜晖,闪烁不定地蒙在了酆琅城的护城河面上。

    本来应该暮色如墨的困兽平原,此刻硝烟四起,厮杀声如滚滚闷雷般炸响。

    酆琅城外,困兽平原战场。

    几千孟家军在统帅孟志泽的率领下,战歌响,战意浓。

    马蹄声急促,激起漫天尘沙,孟家军一路浩浩荡荡的杀进了大岽帝国的阵营之中。

    战场上并没有出现人们想象中那般惊天动地的厮杀场面,十万狼骑金甲居然向左右分开,退出一条开阔的道路任由孟家军直插中军大帐。

    就在孟家军尽数冲进狼骑金甲方阵前的一刹那,司马茂蓦然下令。

    司马茂身旁那高大威猛的施令旗兵旋即挥动着手中的令旗。

    下一秒,狼骑金甲动了,十万狼骑金甲弃了坐骑,一一分散成数百个之多的小型方阵,纵横交错,方阵的外缘树起了一道道高大坚硬的黄金巨盾。

    十万人马组成的数百个小型方阵,有条不紊,宛然就似纵横交错的数百道街巷。

    孟家军全数刚一冲进狼骑金甲方阵,数百个方阵赫然变幻,一道道黄金巨盾硬是将孟家军霸道的逼散开,孟家军眨眼间便被黄金巨盾隔离得四分五裂。

    锵锵锵……

    四周响起了一阵阵金器交叉撞击的轰鸣声。

    也不知这黄金巨盾是何种金属材料打造而成,平时坚不可催的孟家军兵器刺在这巨盾上,除了引起一阵刺耳的金器撞击轰鸣声以外,黄金巨盾居然毫无破损。

    眼见破盾不成,孟家军众将士纷纷弃了坐骑,纵身跃起。

    孟家军众将士的身体刚刚离开坐骑约丈来高距离,便被上方一股无形的禁止威压,硬生生的压回到自己的坐骑身上。

    “好霸道的禁制威压,司马茂黄金大地战士的级别,果然厉害非凡。”

    孟志泽心中一颤,手中的龙舞银枪丝毫不敢懈怠,一次又一次的击退了四周围拥而来的黄金巨盾。

    嘶吼声与金器碰撞声交织在一起,狼骑金甲整齐的脚步声,碾压着困兽平原的地面,地面不时的颤动着。

    任凭孟家军撕心裂肺的冲杀,也丝毫撼动不了狼骑金甲组成的那数百方阵。

    在孟家军看来,一次又一次看似强横而又有力的冲击,碰在那黄金巨盾组成的盾墙之上,竟然就像轻风抚过墙面,居然对盾墙没有丝毫影响。

    此刻天色渐暗,狼骑金甲阵营中纷纷挑起了一座座夜战塔灯,塔灯由一个活动的高塔支起一个硕大的火盆,火盆中燃起熊熊烈火。

    转瞬间,昏暗的困兽平原,亮起了数以千计的夜战塔灯,灯火映照在巨大的黄金盾墙上,反射出一道道金灿灿的光芒,映得战场一片金黄。

    经过一场又一场竭尽全力的冲杀,孟家军人人体力渐竭,不少兄弟由于体力透支,逐渐抵挡不住围涌而来的黄金巨盾,眼见就要被大岽敌军所禽。

    “大哥,小弟先走一步……”

    须臾,孟志泽身旁的一名兄弟,拼着最后一口气力,将自己手中的兵刃,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锋利的刃口触及脖颈肌肤的一刹那,那名孟家军兄弟赫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力道,不偏不斜正弹中了自己的腕心处。“铛”的一声,那名孟家军兄弟手中的兵刃掉落在地。

    “想死?嘿……可没那么容易。”

    旋即,这名体力殆尽的孟家军兄弟便被一名狼骑金甲给擒了去。

    “谁敢伤我孟家军兄弟?”

    一声暴喝,孟志泽手中的龙舞银枪化着一道闪电,赫然刺中了那名狼骑金甲。那名狼骑金甲身上金黄色的战甲,被孟志泽的龙舞银枪画得火花四溅,令人失望的是龙舞银枪且没能刺穿那人身上的战甲。

    “诛魔大陆上少有的天才大地战士?看来也不过如……”

    那名被孟志泽刺中战甲的狼骑金甲原本不屑一顾的眼神里,忽地生出几份恐惧,一句话将要说完,却硬生生的缩了回去。

    “啊……不……不……”

    伴随着一声惨叫那名狼骑金甲身上厚实的战甲旋即碎裂,从那人身上剥离了下来。

    鲜血瞬间染红了那人的全身,一道恐怖的口子,赫然从那人身上爆裂开。

    四周原本要围攻上来的狼骑金甲,遽然见到这骇人的场面,纷纷向后退去。

    那人至死都不敢相信,在坚硬的金甲庇佑下,自己一个堂堂中级大地战士,居然会瞬间被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的壮年将军给秒杀。

    啪!

    那名狼骑金甲瞪着一双死鱼眼,应声倒在了地上。

    “狼骑金甲,也不过如此。”

    孟志泽不屑的望了一眼倒在自己脚下的那名狼骑金甲,冷冷地说道。

    孟志泽刚说完这句话,视线忽然被阻挡了一下。

    他心头不由得一惊,便听得又是“啪”的一声响,那名刚刚被擒的孟家军兄弟,应声倒在了被孟志泽击毙的那人身旁。

    “孟殒……”

    孟志泽大呼一声,脚步似箭抢将上去。只见那名被孟志泽呼着“孟殒”的孟家军兄弟,嘴中大量鲜血溢出,半截舌头自嘴中血淋淋的喷了出来。

    “大哥……不要管我……杀……出……重……”

    那名叫孟殒的孟家军兄弟用尽全身力气说出这句吐词不清的话。

    “杀出重围”四个字还未说完,便一命呜呼。

    这名叫孟殒的孟家军兄弟本姓陈,陈殒在他七岁的时候家中突失大火,父母为能保全他性命双双殉命。

    自始陈殒便成了一名孤儿,由氰国都城郎城育孤堂机构收养,育孤堂管事堂主见陈殒颇有资质,于是便替他报名参加离墨堂立秋学科招募测试。

    让人意外的是陈殒居然顺利的通过了离墨堂的测试,进入了离墨堂开始修习大地战士。

    六年前陈殒毛遂自荐,开始追随孟志泽。与孟志泽朝夕相处,孟志泽待他如亲生兄长一般,陈殒的内心有了归属感,对孟家军也是感恩戴德,于是便改了姓氏随孟家军姓孟。

    原来刚才这孟殒眼见自己已无力御敌,又不想再被狼骑金甲擒住,以免分散了孟志泽的精力,误了孟家军突围的大事,便趁孟志泽没留意自己,直接咬舌自尽。

    平日里孟志泽视孟家军每一个人皆为自己的亲兄弟,对他们都是无微不至关怀,所以大家都尊称孟志泽为“大哥”。

    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身旁许多无力御敌的孟家军将士,眼见孟殒咬舌自尽,他们同样也担心自己成为孟志泽的累赘,纷纷效仿孟殒咬舌自尽,

    酆琅城外,困兽平原,原本朝夕相处的孟家军一个个决然倒地,

    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一时之间,在十万狼骑金甲重重围困中,已无力御敌倒下去的孟家军战士已有大半。

    亲眼看着身旁,曾经患难与共的孟家军兄弟一个个与自己天人永隔,而他却无力回天。

    孟志泽的心口,如同刀剜般疼痛。

    有那么短暂的数秒钟,孟志泽的内心也曾萌生出奔溃自尽的想法,可心中的疼痛却又让他奔溃的心神复苏了过来。

    “我必须活着,活着冲出重围。即使那希望很渺小,我也必须竭尽全力。不为别的,只为那死去的遗愿,为那千千万万的大氰国子民。”

    孟志泽的内心,反复的对自己说着这段话。

    第五章:杀出重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