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揽天 > 第四章:步入离墨
    氰国国君亲自掌管离墨堂。

    当朝大祭司兼管祭司学科;当朝大司马兼管大地战士学科;当朝护国法师兼管术法师类学科;国君的直属机构御林军总管监管剑师学科。

    离墨堂下另设幕僚府,由国君在全国十四集团军中挑选有能力的谋士,担任幕僚府总管,负责年轻谋士的培养与挖掘工作。

    总而言之离墨堂主要负责氰国祭司、大地战士、术法师、剑师及谋士这五种职业人才的挖掘与培养工作。

    而这五种职业也是诛魔大陆众生灵最为崇拜、仰慕的,人人尽皆向往,可要有所作为,其间困难却比登天还要难上千倍万倍。

    祭司——通晓天文地理,算卦占卜探知未来,祭司一职的专长不仅仅局限于此。这种职业还精修医道,治愈各种顽疾杂症。在辽阔的诛魔大陆上,祭司职业最不可缺,不过这种职业似乎对女子情有独钟,刚猛之躯的男子无论如何琢磨修习却终不成气候,相反细腻纤柔女子参悟修习大多数则是事半功倍。故此诛魔大陆自古以来,大祭司一职一向由女子担任。

    大地战士——顾名思义这种职业最大的优点,就是近距离格斗。强大的斗气所爆发的禁止威压,可以虐杀一切低等级的术法师与大地战士。信手拈来的武技招式与娴熟的决斗技巧,是大地战士不容忽视的亮点。

    术法师——掌控霸道的自然之力,以术法操控,呼风唤雨,故而唤出强横的远程术法攻击。此门修炼到至高之境,可操控他人的精神思维,控制他人,从己所欲。这类职业最大的弊端,其一出招过于繁琐耗时,其二,引天地之威必伤元气。所以这种职业攻击力虽然强悍,自身防御却薄弱至极。

    剑师——这门职业是术法师最大的克星。敏捷的身法;所向披靡的剑气,无与伦比的刺杀手段;冷酷的外表装束;无不将剑师这种职业包裹得严实而神秘。剑师最大的亮点就是速度,迅猛的行动速度,可以给对手一个措手不及。高阶级的剑师可以修炼出移形换位之能,据说这剑师修炼到至高境界,更是可以瞬间移动十数里之远。只是这种职业没有浑厚的内力支撑实属无用。故此,修习这门职业,不仅要勤练心法及行刺技巧,更重要的就是苦修储备内力。

    谋士——通晓奇门遁甲之术,阴阳五行;机关暗括皆是其所长。谋士不仅局限此艺,这种职业乃国之根本,文章兵法无一不精。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皆乃此门力所能及之事,谋士可谓是诛魔大陆上文武全才的一种职业。不过谋士一职欲习得精髓却是困难重重,这不单单是要阅书万卷,拥有无双的智慧,更是讲究天赋机缘。

    诛魔大陆上,如离墨堂这般设科育人的机构多不胜数。然而在氰国,离墨堂的育人授学绝对是一流的。

    氰国当今国君醉尘心虽乃一介女流,却生得男儿心性。醉尘心继位以来,肃清朝纲,广纳贤才能士,欲一展抱负。

    王都郎城,四衢八街人声鼎沸。

    在郎城的中心处,金碧辉煌的高大建筑群,却显得格外祥和与安宁。宫殿满目纵横交错排列得井然有序,由红墙绿瓦耸砌出一个四方形的高大宫墙,将这片殿群团团圈起,与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格格不入。

    氰国气势磅礴的议事厅殿内,醉尘心一袭白袍金冠,手中饶有兴致的翻阅着一卷精致的竹简古卷。

    她似乎为了面见傅邚,特意屏退了左右,如此安静的坐在议事厅殿的龙椅上,年轻的面容透着一股令人琢磨不透的神色。

    殿外,傅邚手捧孟浑的骨灰盒,携着童年时候的孟志泽,一步一台阶地向宫墙内的议事厅殿行来。

    台阶两侧的御林军见着傅邚手中的骨灰盒,纷纷跪拜在地,齐声呐喊:“护国大将军觐见国君……”

    殿外御林军的传唤声,一阵接一阵由远及近的传进醉尘心的耳中。

    醉尘心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向殿门,议事厅殿是氰国都城最高处的所在。殿前台阶足足有九百九十九阶之多,谓之为天阶。站在这天阶之上,居高临下可一览大半个郎城繁华景象。

    “门外将士何在?”空旷的厅殿内,突然响起了醉尘心的说话声。

    两名将士应声走到殿门前,齐声跪拜道:“末将高錾,末将罗韦,在殿外候旨!”

    殿前这二人醉尘心自然认得,左侧身材较高大一点的是一名高级大地战士,御林军四品侍将高錾。而右侧这名面若冰霜的侍将是一名初阶剑士,御林军四品侍将罗韦。

    醉尘心打量了高、罗二人一眼,道:“护国大将军孟荤此生劳苦功高,今大将军夫人傅氏觐见,不必行一步一阶之礼,你二人速去将孟夫人请将上来。”

    高錾、罗韦二人领王命退去。

    须臾间,二人便领着傅邚及孟志泽来到了醉尘心面前奏道:“末将高錾,末将罗韦,已将大将军及大将军夫人领至殿前。”

    醉尘心向高錾、罗韦二人点了点头道:“你二人退下去吧!”

    高錾、罗韦二人应声道:“诺。”旋即退了下去。

    傅邚拉着孟志泽,向醉尘心跪拜道:“臣傅氏携亡夫及幼子孟志泽参见吾王。”

    醉尘心及笄之年,便即秉承先王遗命继承大统,至今励精图治三寒暑。

    少女情怀的醉尘心,自小在离墨堂成长,不拘宫中礼节,见傅邚跪拜在地,急忙站起身来道:“孟夫人不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傅邚领命站起身来,身旁的孟志泽见母亲站了起来,自己急忙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眨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睛,盯着醉尘心禁不住向身旁的母亲说道:“娘!这位美丽的大姐姐就是我们的君王吗?”

    傅邚朝孟志泽瞪了瞪眼睛,道:“泽儿,在君王面前不得无礼。”

    醉尘心在一旁,却是忍俊不禁,不以为意的笑道:“此刻殿上并无旁人,孟夫人不必如此拘谨。”

    说完这句话醉尘心已离开了龙椅,站在孟志泽的身前。

    醉尘心瞅着孟志泽那张童真的面孔,忍不住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脑袋,道:“小弟弟,大姐姐真的很美丽吗?”

    童年孟志泽抬头看着醉尘心,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嗯,娘说过,男子汉大丈不可以撒谎的。”

    醉尘心笑逐颜开,轻轻的拍了拍孟志泽的肩膀,道:“呃,可你现在只是个小男孩,并非男子汉大丈夫!”

    童年孟志泽双手插腰,摆出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撅嘴道:“大姐姐虽然是君王,可不能笑话孟志泽。”

    说完这句话,童年孟志泽瞪大了双眼,一副天真的瞳孔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醉尘心。

    紧接着童年孟志泽故意装腔作势的干咳了一声,古灵精怪的说道:“大姐姐可别看我现在虽然只是个小孩子,可是在不久的将来,我是会长大成才的。等我长大了以后,我可是要统帅大军,像我爹爹孟荤一样驰骋沙场保卫氰国,辅助君王建设好我们的国家,做个真正的男子汉。”

    醉尘心听完眼前这个仅六岁小男孩所说的一番话,忍不住点了点头,竖起了大拇指,道:“小弟弟可真是了不起,小小年纪居然懂得保家卫国,将来前途无量。”

    站在一旁的傅邚,原本一直沉默寡言,这时听见醉尘心夸赞孟志泽,心中暗道:“泽儿自小聪慧,凭他的天资进离莫堂原也不难。既然大王有心褒赞他,我也不该踌躇不前了。”

    想到这里,傅邚心中便有了主意。

    她缓步行至醉尘心面前,跪拜在地,向醉尘心行了一君臣之礼,道:“臣傅氏今日斗胆面见君王,实有一事相求。”

    醉尘心少女芳华,本就童心未泯,自从遵循先王遗命即位以来,便深居简出于这宫墙之内,前来觐见的无论年老年少,人人皆怀敬畏之心。

    一向雍容大雅的醉尘心,在离墨堂左右逢源,可一但即位很多事情就不是她想怎么样就可以怎样的。

    在人面前收敛已久,不想被童年孟志泽的几番话引得童真大起,一时到忽略了侯在一旁的傅邚。

    傅邚跪拜在地的一刹那,醉尘心便已查觉到自己有点失态,于是她干咳了两声,故作镇静道:“适才寡人失态,让孟夫人见笑了。护国大将军孟荤毕生劳苦功高,先王在世之时,曾一再追溯孟大将军的丰功伟绩,并叮嘱寡人要礼待孟夫人及家人。孟夫人尚有何求?但凡寡人能力所及的,必然不会搪塞作罢的。”

    傅邚见醉尘心说得真心实意,心中自是欢喜,忍不住拉着孟志泽跪拜在醉尘心面前,直言道:“不敢欺瞒君王,臣今日面见国君,实为小儿孟志泽进考离墨堂。”

    醉尘心点了点头道:“孟夫人请起,眼前这小弟弟天赋异禀,入学离墨堂应无大碍,待寡人与大司马稍作商议,便即安排令子入考离墨堂的入学测试。”

    童年孟志泽便是在这一年的立秋,接受了离墨堂顶级导师之一的氰国大司马温德存亲自准备的学科测试,并且顺利的进入了离墨堂大地战士学科,成为温德存的关门弟子。

    入学的那一天,孟志泽刚满七岁。

    第四章:步入离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