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940章 没有选择,就没有痛苦!
    两分钟后,寺庙侧面的槐树下,当看到张军到来之时,马德华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很显然,对张军突然出现在这里,马德华很意外。

    队伍马德华姓佛的事儿,江湖上略有传闻,可这种传闻,大多充斥着恶搞的意味,而真正知道马德华常来普光寺的这事儿,金海集团里面除了禹民顺就只有刘通海知道。

    马德华很快镇定下来,抬头扫视张军一眼,语带嘲弄地问道,“呵呵,这地方你都能找到,看来你在北斗七星也有关系哈。”

    “老马,你信命吗?”

    张军轻声问了一句,随后上前,在马德华身边的长条石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身边的马德华,“我前几天偶然来到普光寺,看见了这座蟾蜍,呵呵,所以,就找着主持文大师多聊了一会。”

    马德华自嘲一笑,“这么说,我这运气还真挺背的。”

    “我也没想到啊。”张军摇摇头,“一个社会大哥,一个在边境多年的集团首领居然会信佛,我听文大师说,你不但常来普光寺,还研究过佛学?据说你家里的几乎没一件东西,甚至于买的马桶都找文大师开光过?呵呵,真讽刺哈。”

    “很好笑吗?”马德华讥讽地扫视张军一眼,问道,“五十步何必笑百步呢?张军,你混到现在,正经算是可以了,但你摁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后悔吗?”

    张军一怔,捏了捏鼻子,没吭声。

    旁边的主持文大师看了二人一眼,轻叹一声,随后悄然离开了。

    “叭!”

    马德华点了支烟,坐在张军并排的石椅子上,感叹一声说道,“这人吧,没吃饱时,只有一个欲.望,吃饱后,也就有了无数个欲.望,对你来说,现在是人前显贵了,你有了无数人奋斗一辈子也只能仰望的财富,可你就算钱再多,又能怎么样?办不到的事儿太多了,你现在也有名了,可我估计你比我还想甩掉自己的这个名吧?你出狱后的这一年多,你仔细想想,君豪集团里的人还剩下几个?李鸿明老早就被炸死了,陈百川也被你轰走了,还有那些什么关九啊阿古拉田笔盖啊什么的,躲的躲散的散,呵呵。”

    张军闻言,眉头一皱。

    马德华算是说中了张军的心病。

    李鸿明被炸死了,张军觉得心里很亏欠他,陈百川被轰走了,同样是不得不为之,实际上张军心里也不好受,另外,阿古拉跟巴图还有关九,他们躲在外边,看似安全,但后面君豪如果发生大的变动的话,这些人想回国都很难,最后还有田笔盖他们,躲在国内至今都没法送出国

    除此之外,还有萧峰、马钢

    这一桩桩的事儿,一个接一个,压得人喘不过气,张军自己都没发觉,今年才三十岁的他已经有白头发了。

    马德华深吸口烟,说道,“你我都一样,没得选,之所以走这行,都是被逼的。”

    张军闻言,冷笑着看着马德华,“这句话我倒是认同,真算起来,我走这条道,还是拜你所赐!”

    “你说李孝良吧?谈不上。”马德华摇摇头,“你跟孝良的事儿我清楚,但就算没有李孝良,还有刘孝良,你性格就属于不安分克制的这种,就像梁山一百零八将,他们为啥反了?除了有个人技艺外,性格也是重要原因。”

    张军冷眼问他:“那你为啥走这条道?”

    “也是被逼的,我二十来岁那时候,啥人都有,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年代,一个无权无势的人,要想在社会上立足,太难了!”

    张军歪脖子看着他:“老马,我查过你的家庭资料,你并不是什么普通家庭的吧?你父亲是一个作家,你母亲是越剧名旦,你从一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你现在跟我聊这些,不觉得搞笑吗?”

    马德华咧嘴一笑,自嘲说道,“是,我父亲是作家,但很遗憾,在我十来岁那几年,他被人拿住话柄,我们全家跟着遭了殃,我爷爷因此死了,我妈也改嫁了,呵呵,她是名旦,但带着四个娃,你觉得我妈能有什么好的结局吗。”

    听到这话,张军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马德华再次点了支烟,狠狠吸了一口,说道,“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啊,他们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最高层次的人能够充分享受到物质和精神的供应,然后随着层次的递减,供应开始减少,而最低层次的人,接受的物质能量,只能勉强维持基本生活,而他们的精神供应,几乎为零。”

    “我曾经就活在这个层面里!你可能对我说的嗤之以鼻,你会想我有一个才华出众的父亲,他是作家,我可以从他那里继承他的良知与智慧,你会想我有一个越剧名旦的母亲,我可以从她那继承她的艺术天赋,我还有一个很短暂的继父,我可以从他那里继承他的野心,我怎么可能是最底层呢?我怎么说也应该是一个贵族,一个精神贵族?是不?”

    张军看着近在咫尺的马德华的脸,看着他那微微扭曲的有些诡异的同时有泛着笑意的脸,默然无语。

    “但是你错了,你们都看错了,你只看到人前的马德华,却没看到我的另一面。”马德华痴痴笑着,“我曾经好多次被十几个人拿刀追着砍,从闹市区一直追到棚户区,我曾经三天三夜不吃饭,一顿吃了四斤牛肉,我也曾经一个人在冬天的大雪地里疯狂的跑,一晚上跑了四十多里,所以我觉得,我的前半生就是一只小强,打不死的小强,没有这点能耐,我可能早都死了。”

    “后来我不再为钱发愁了,但我在这个时候,比任何人都要仇恨钱,我仇恨钱,也仇恨这个肮脏并虚伪的世界,人是什么?从生物学的角度讲,人就是一种群居的无毛直立动物,而在我看来,人就是一封电子邮件,一封不知道从哪发出来也不知道发往何处的电子邮件,一封封电子邮件构成了这个复杂的社会。”

    “世人习惯把人简单的区分成好人和坏人两个类别,并且由此延伸出一些高尚和卑鄙之类的概念,但是张军,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机会而已,穷乡僻壤的地方犯罪率低,这并不意味着那里的人有多么的高尚,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没有选择,就没有痛苦!”

    马德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掐灭烟头,轻声说道,“后来,我已经站在了食物链的上层,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佛学,呵呵,佛学和社会学最大的区别就是,在社会学里,人人平等是印在书里的,而在佛学里,平等这个词是写在生活里的,十多年里,我看了不少的佛学的书,也去过寺庙好多回,呵呵,不瞒你说,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已经人格分裂了。”

    张军沉默良久,才一脸正色地看着马德华说道,“你是一名被耽误了的社会学大师。”

    “谢谢。”马德华摸了摸光头,看着张军,“刘志军的资料漏了之后,我就有预感,金海可能要完了,我来普光寺,与其说是祈祷,其实只为了求一个心安,是一种逃避,不过张军,你也别得意,我也就比你先一步而已。”

    张军默然。

    张军已经收到消息,知道刘志峻的资料已经到了张浩文手里,而大量的景察也已经去了象狮坡森林公园。

    张军收到了消息,马德华肯定也收到了消息。

    马德华不可能不清楚,这两个消息,对金海都是致命的。

    张军出奇地没有反驳马德华,而是站起来,目光望着身前的佛龛,若有所思。

    凝视了佛龛好一会后,张军也没冲马德华打招呼,从兜里掏出烟,点上,随后转过头,神情怅然地往回走。

    槐树下,佛龛前,当张军走出去二十多米远,快到下坡的时候,马德华长长舒了口气,随后从裤兜里摸出一把纯银的造型很精致的左轮手q。

    马德华上前一步,走到佛龛前,左手缓缓抚过斑驳的蟾蜍,而后闭上眼睛,将抢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

    “呯!”

    身后传来清晰的抢声,张军浑身一颤,没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