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911章 摇摇欲坠的泰坦尼克号
    我走后,葬礼低调进行,不要大操大办,这些虚名,于你我已经够多了,没有意义。

    几年前,我们在奥海庄园附近的白驼山脚下栽种了几棵银杏,就把我的骨灰撒到树下,给我树葬吧,挺新潮的。

    华哥,我走后有两件事儿放心不下,第一是金海的未来,九州并不是一个尊重财富的国度,悉数过来,九州的首富有善终者不多,这一点你也清楚,希望你早做打算,及早抽身。

    第二就是君豪,关于君豪,我已有足够的安排,短则四个月,长则半年,l国的局势必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覆巢之下无有完卵,届时,君豪在l国的所有基业将荡然无存,这是君豪覆灭的第一步,没有l国的退路,国内的局面集团看似稳定,实则也在走钢丝,跟咱们一样,上面早有人盯着他了。

    我死前后有完整的录像视频,我请了专人给我剪辑,而亲手杀我的人,必然是君豪集团的上层股东之一。

    之所以没有现在把视频录像发给你,是因为时候未到,将这些证据呈给官方之前,必须保证是在l国剧变之后,而华哥你的生日是在10月20,这个日子,应该差不多了。

    华哥,我禹民顺这一生,未有婚娶,也无子嗣,外面很多人说我刻薄阴毒,说我薄情寡义,尤其是李孝良和大海,甚至我还听到不少人说,金海若出事,禹民顺是第一个跑路的。

    呵呵,我禹民顺一生行事,何需向人解释?我只要你马德华信我,那就够了。

    马德华表情木然地看着短信,许久也没从悲伤中缓过来。

    蒋春阳不知啥时候也来到了门口,他叹口气,拍了拍马德华的肩膀,没吭声。

    马德华缓缓转过头,眼睛通红地看着蒋春阳,“春叔民顺走了”

    蒋春阳沉默半晌,问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马德华摇摇头,惨淡一笑,说道,“二十多岁的时候,我、民顺、大海、孝良几个,意气风发,那时候啥都有,有大把的时间,我大把的欢笑和激情,就是没钱,几十年后,t的钱是有了,可其他的反而没了,身边的人死的死散的散,呵呵,春叔,不怕你笑话,我现在连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都难。”

    蒋春阳本想说这是报应,可话到嘴边又感觉这话不合适,就给憋回去了。

    “春叔,今天先不唠了,我得回去处理民顺的白事儿。”

    马德华声音沙哑地打了个招呼,拎起门口挂着的衣服披上,步履略显蹒跚地离开了。

    另一边,l国,晚七点多。

    刚刚处理交接完一批从e国走s过来的货物后,关九就接到哈桑的电话,电话里,哈桑没细说,只说要关九过去一趟。

    关九毕竟是在l国这边呆得时间最长,他的性格也不适合交际应酬,所以,除非国内张军急着叫他回来,其他的时候,关九大多数时间是呆在l国这边。

    在君豪集团内,单说产能利润啥的,其实l国这边规模一点不比在国内小,只不过跟国内相比,这边时局混乱,容易钻空子,君豪在这边的很多产业都是灰色的甚至黑色的。

    晚上七点半,关九坐着军车,在士兵的护送下,到了哈桑的临时营地,见到了哈桑。

    哈桑办公室内,关九大大咧咧地在哈桑面前坐下,问道,“司l,有啥差遣啊?”

    哈桑抽着雪茄,扫视关九一眼,“关九,你来l国多久了啊?”

    关九一愣,“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了吧。”

    哈桑一笑,说道,“这五年,我是看着你们从最开始的走货到后来成立安保公司,后来又搞油田生意,呵呵,你们来l国五年,从l国拿走的黄金可不止五吨啊。”

    关九闻言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哈桑突然说这些是啥意思。

    关九想了会,沉吟说道,“司l,我这人粗,听不懂弦外音,请你明示。”

    哈桑深深地看着关九,好半晌放下雪茄,双手揉了揉太阳穴,叹息道,“关九,你知道我今天叫你过来,为的啥事吗?”

    关九摇头。

    “老师说,叫你过来是准备敲竹杠的。”哈桑闭着眼睛说道,“在你进门的时候,我都还想过从你这榨一笔,可是我刚刚又反反复复想了想,觉得挺可笑的。”

    听他这么一说,关九更纳闷了,“将军,你真缺钱啊?到底啥事儿不妨说出来,或许我也能帮忙出出主意。”

    哈桑睁开眼睛,无需地看着关九,“关九,张军派你过来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你就一点不关注时事吗?”

    关九眉头紧皱,等待下文。

    哈桑仰头看着天花板,表情木楞,“l国的暴风雨即将来临,老卡的这艘船,在大海里飘了42年,现在已经腐朽了,彻底烂了。”

    关九闻言,勃然色变。

    事实上,关九也不是不关注时事新闻,但时.政新闻这事儿吧,首先你在看的时候,需要关注是什么媒体发的,不同的媒体发的新闻,它多多少少都会带有倾向性。

    倾向不同,客观事实就未必是新闻报道的那样。

    而关九本身地嗅觉就比较差劲,所以,新闻上虽然天天在报道打仗,但一些细节,关九并未深究。

    而同样的话,如果是从l国路边一个小老百姓嘴里说出来,关九听了肯定拿他当神经病,可这种话从哈桑这个级别的人嘴里说出来这种冲击对关九是h弹级的。

    “就在下午,你来的前两个小时,我接到内参的电话,他跟我说,现在国内的民怨太大,在某些势力的操控下,民怨几乎呈一边倒的态势,已经到了不能不管的程度。”

    “九州有句古话,叫得民心,得天下,所以,内参跟我说,希望我在某些人物上有所取舍,早做决断。”哈桑嘲讽似的笑了笑,目光看着关九说道,“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吧?”

    关九脸色苍白,心头剧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