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903章 小意外
    l市属于h市的邻市,路程也就一百五十公里左右,田笔盖等一行三十来人驱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就到了白河县。

    博伦镇只是个小镇,人口不到五万,镇上年轻点的劳动力几乎都流向沿海城市了,剩下的,要么是老人,要么是留守儿童。

    博伦镇不发达,镇上的基建设施还很薄弱,出了镇中心区,路上连路灯也没有。

    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众人中午到了灵光村,田笔盖他们借着导航,找了老半天,总算看见了在灵光小学背后的猪圈。

    说是猪圈,实际上就是农村人家的土胚茅房,一共两间房子,一边是厕所,隔壁就用来养一头年猪啥的,完了猪圈房顶用木头夹盖一层,上面放一些干稻草啥的。

    这所谓的猪圈显然已经荒废了,外边长了很多杂草,瓦粱也塌了一角。

    “嘎吱!”

    车队在灵光小学背后靠近猪圈的小路上停滞,随后车门陆续拉开,田笔盖率先跳下车。

    “唰”

    田笔盖上前一步,拦住了准备一窝蜂钻到猪圈去找东西的宁豪等人,田笔盖环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哥几个,这猪圈也就那么大,用不着这么多人找夜明珠似的寻找,豪哥,你们一路辛苦,就歇会吧,去路边抽抽烟。”

    田笔盖嘴上说的很客气,但实际上宁豪等人瞬间就明白了田笔盖的意思。

    很明显,田笔盖这是压根就不信任他们,怕宁豪他们进去以后出岔子,所以才叫他们在路边等着,担任“哨兵”的角色。

    月光下,宁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沉默半晌后,带着人到了离猪圈大约十几米远外的小路边。

    “哗啦啦”

    而田笔盖和宁凯佳等人也是手里攥着抢,快步直奔猪圈,进去寻找起来。

    这猪圈看起来也就那么大点的地方,总共占地面积二十平米顶天了,加上夹层也就那么大,然而,田笔盖等十来个人进去找了将近半个小时,看上去还是一无所获。

    “这让我想起七年前,在h市崇明镇的时候。”田笔盖蹲在猪圈旁边的茅房前,瞪眼冲宁凯佳说道,“我是真的搞不懂,你说这些人都是脑子有病吗?好端端的一个盘,藏哪里不好?偏偏藏这种偏僻脏乱的旮旯里。”

    宁凯佳撇撇嘴,“有啥不能理解的?你想想每年那么多人不把钱存银行,也不放保险柜,偏偏要搁床底下挖个坑埋着,啥心理?”

    “脑子有病呗。”田笔盖冲地上吐了口痰,随即站起身,冲下边的小路边上的宁豪等人喊道,“哥几个,过来帮帮忙,一块找。”

    小路边,宁豪闻言,揶揄着回应道,“盖爷,这猪圈就这么大,不用我们这么多人过来找吧?”

    田笔盖有些尴尬,讪讪一笑,说道,“别扯淡了,人多力量大,赶紧上来,我估计金海并不知道这事儿,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行,盖爷,那我们都过来了哈?”

    “来吧!都自己人!”

    “呵呵。”

    宁豪咧嘴一笑,带着人快速冲上来,随后众人纷纷掏出手里的手电筒啥的,在猪圈内外仔仔细细的寻找起来。

    众人一阵瞎捣鼓,又找了大约两分钟后,随后就听见宁豪带来的人中,有一个个子中等,挺瘦的小伙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叫道,“握草!哥几个!我找到了!t的!你们快看,这墙砖是松的!”

    说话间,瘦小伙在猪圈正门的一块砖缝隙里掏出一个大约巴掌大的塑料袋,塑料袋内正有一个盘!

    “哗啦啦”

    包括田笔盖在内,众人见状,齐刷刷围拢过来。

    有人羡慕地望着瘦小伙,“草!曾豪,你小子发财了!我们找这么久没发现,被你找到了!”

    “就是,真t踩狗屎了!”

    “找到这玩意,回头跟军总报告一下,少说也得给你奖励个二三十万的。”

    众人议论纷纷,看瘦小伙曾豪的目光中满是羡慕。,

    “拿来我瞧瞧。”宁豪距离曾豪最近,他眯着眼笑着,说话间,就从曾豪手机半抢似的拿过塑料袋。

    “唰”

    见状,在人群最外围,原本正准备上前的田笔盖目光微微眯了起来,身子也随之停下,冷冷地看着,一言不发。

    宁豪随手拿过小透明塑料袋。随后从塑料袋内倒出一个小巧的盘。

    宁豪把玩着盘,咧嘴笑道,“握草,我还以为是数码相机呢,就这玩意?有那么值钱吗?”

    一边说着,宁豪抬头看了大约七八米远外,正在树下抽着烟同时正迎面走来的田笔盖一眼。

    “盖爷,东西找到了!咱”

    宁豪笑着说着,然而,他才往前走了两步,手里的盘却非常不小心的掉在沟里。

    值得一提的是,宁豪脚下的这条沟原本就是粪沟,属于猪圈的一条排水渠。

    此外,这条沟还联通着其他人好几户人家的排水沟。

    周围住户每天生产的生活废水啊,泔水啊,甚至是人畜的粪便啥的都往这沟里倒。

    久而久之,使得这条沟相当的臭,隔着老远都能闻见那一股子刺鼻的氨和粪臭的味儿。

    “唰”

    宁豪瞬间脸色焦急起来,丝毫不顾形象的趴下,直接一个回首掏,手伸进沟里,在一堆臭泥水粪混合物中,掏出一个被粪泥混合物包裹着的盘。

    “哥!盖爷!我我”宁豪满脸通红,一脸羞愧地拿着盘,小跑着来到田笔盖的身边,“盖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t”

    闻言,一个宁豪带来的胖青年一看田笔盖脸色阴沉,立马打圆场说道,“盖哥,豪哥也不是故意的没事,我听说盘进水了,把水甩干就没事,不影响使用。”

    “是啊,这玩意就跟手机进水一个道理。”另外一个平头青年也劝道,“前年快过年的时候,我新买了个诺基亚n95,上茅房的时候,不小心掉茅坑了,我回首一掏,拎出来,除了有点臭外,真t一点影响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