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92章 干一票大的!
    凯山点点头,“是这么个意思,关键是要让那边面子上能过得去。”

    “t的,时间这么短,明天访问就结束了,我上哪去整理李明钜的材料?”

    凯山闻言,目光紧紧盯着孟云升,欲言又止。

    孟云升并没有注意到凯山的表情,他随后没再多聊什么,简单的跟凯山打个招呼后,就离开了。

    回到公司后,孟云升拨通大庆的号码,“喂,大庆!”

    “升哥,凯山怎么说?”

    “他能够怎么说!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想要维护两国之间的友好亲密的形象呗。”

    “那你打算怎么弄?”

    孟云升深吸口气,说道,“你继续派人给盯着,明天使团回程路上你就带点人过去。”

    大庆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升哥,真这么干啊?我之前是开玩笑的,你别当回事啊。”

    “我没跟你开玩笑!”孟云升一手撑着阳台,目光微红地俯瞰下方的夜景,沉声说道,“你带人过去后,要注意方法,柔和一点办事儿,至于理由吧就说李明钜触犯了我国法律。”

    “道理我明白了,不过升哥,这还是挺牵强的啊。”

    “牵强也得干了!”孟云升声音沙哑地说道,“泰和八个场,一年的税能抵大半年的g防军费!我也想试试看,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吃饭重要!”

    第二天上午,两g的非正式访问就结束了。

    按流程,作为东道主的国是需要护送的使团去机场的。

    但是很遗憾,x机场当天因为故障,所有航班都停了,所以,使团只能走陆路。

    估计有的同学看到这里,肯定要嘀咕了,说你这是扯犊子扯太远了吧?外交使团有这么寒酸的吗?

    而事实上呢?

    每个郭嘉的人文经济与g力是不同的,不是所有的领导出g都能坐k军一号,有些小点的郭嘉领导人出访甚至寒酸到连个像样的专车都没有。

    国事家事有很多不同,却也有相通之处,就好比朋友聚会,发大财的开宾利,一般的整个国产代步车,落魄点的就只能坐11路公交了。

    除了座驾之外,护航的规格也有讲究。

    这种讲究也是立足于两g的感情,再根据双方的g力、出访领导的级别等进行调整的。

    像大g重要人物出访,光是一天的安保费动辄就要上千万。

    闲言少叙,下午三点左右,最前面是两排八辆打着双闪的摩托礼宾车开道,随后就是一台车头插着两g国旗的加长特制防弹奔驰500,再后面则是跟着六台黑色雷克萨斯,在雷克萨斯后面则是两台同样插着双方国旗的中巴车护航。

    一路上,街道戒严,封路就不用说了,以双方的级别,这都是常规规格。

    与之同时,在两g边境的曼b某马路上,整整十二台奔驰g系sv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领头的sv车内,大庆满头大汗坐在后排座上,神情紧张的等待着。

    领头的sv车内,坐在大庆身边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青年,青年此刻同样是额头一直在冒汗,车内的26空调像是个水货似的,几乎没发挥啥作用。

    国的人名字一般只称其姓不用喊名,这个青年就姓库马丹,他来泰和也有三四秒了,跟在大庆身边,帮大庆办了不少的事儿,而且人又挺机灵的,所以,库马丹颇得大庆的信任。

    库马丹用西服的袖子口擦了擦汗,一脸虚虚地冲大庆说道,“庆哥,算算时间,他们快来了,一会咱真干啊?”

    大庆同样是心虚得一匹,在江湖上飘,刀和剑的故事他见过不少,可真的从没想过有一天敢出来干这个!

    作为大哥,心里虚,嘴上也不能虚,大庆冷冷盯着库马丹,“升哥的吩咐,你说呢?”

    库马丹感觉腿有点不受控制地发颤,他咬着牙说道,“升哥这一把玩的有点大哈!龟儿子骗你,我在泰和四年,就这一次,感觉非常不兜底。”

    “怕个球!都是男人都有q,咱们人还多,你怂个姬吧??”大庆梗着脖子说道,“再说了,按惯例,礼宾车和护航中巴不会送到这,应该在前面的曼b站就停了。”

    “这不是车的问题,这是性质的问题。”库马丹满头大汗地说道,“你说回头这事儿万一升哥没兜住,咱是啥结局啊?不能诛连九族吧?”

    “去你嘛的!啥年代了,还诛九族!”大庆同样虚,但嘴上一直在打气,“放心,咱们只是借用一个皮,管他们要个人,不会正面冲突的!”

    “还正面冲突我尼玛!我听说他们连中程导都有,而且车是防弹防毒防火的,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啊。”

    “尼玛的!平时看你挺刚的,今儿咋这么怂!”

    库马丹斜眼看了大庆一眼,“庆哥,真诚点,都别装了好吗?我刚看见你腿一直抖啊抖的。”

    大庆脸一红,抬手一巴掌就拍在库马丹后脑勺上,随即破口骂道,“早知道你这么怂,当初就应该整俩监军过来!”

    “还监军呢,第一个斩的就是你自己的狗头。”

    库马丹嘀咕着,他看大庆市真的有点恼羞成怒了,所以也就没敢再反驳。

    下午4点28分,在拿着望远镜的大庆的观察下,前方灰尘滚滚,依稀看见一台奔驰500带着六台黑色雷克萨斯呼啸而来。

    “唰”

    大庆丢掉抢,拉开车门就下了车,下车后,大庆站在车旁,冲众人喊话道,“哥几个,目标来了,咱都下车,路边站一排,一块拍个照片,整和画面。”

    “哗啦!”“咣咣咣!”

    车门陆续被拉开,随后就看见众人陆续下车。

    度,这一群大约七八十个青年都穿着那种捂得严严实实的西装,站在马路边,虽然看着有些怪异,但也有那么几分画面感。

    “嘎吱!”

    随着大庆等一大群年轻人堵在路中间,使团的车队没办法,只能逼停了。

    领头的奔驰加长500后排座上,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两鬓有着霜白,穿着深青色西服,眉目看着很威严的中年皱眉看了眼外面拦路的青年。

    而在后面第三台雷克萨斯车内,唐笙点了支烟,目光阴冷地遥望着数十米外,站在树下的大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