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91章 进退两难的孟云升
    “唰”

    刚刚拉开车门下车的唐笙立马拉了下同伴一下,低声说道,“小六,你慢点。”

    同伴小六不认识李明钜,所以闻声愣住,“笙哥你搞啥啊?”

    “别问了,tm的寻思背,看见酒店门口那人没?那是嘉禾的亲弟弟孟云升!!”

    唐笙低声说着,连忙拽着小六和桑昂转身,三人背对着刚从酒店出来的孟云升等人。

    …大约三分钟后,孟云升上了座驾奔驰500,随后离去。

    “笙哥,咱还在这酒店开钟点房吗?”唐笙带来的两个同伴中,小六祖籍是九州的,而桑昂则是md的,这两人都是唐笙的私人武装里的佼佼者。

    两人都跟着唐笙办过不少事儿,颇得唐笙的信任。

    而这两人性格也有点区别,小六相对会察言观色、懂得逢迎一点,而桑昂则是直性子,耿直的小伙。

    桑昂见唐笙没说话,还以为他同意了,桑昂咧嘴笑道,“笙哥,你没意见啊?我估计孟云升肯定没看见咱们,既然没事儿,那走吧,懒得再坐出租车了。”

    唐笙沉默一会儿,摇摇头,“不去了,先回去,下次再整。”

    桑昂听到这话,挺不乐意的,“笙哥,不要那么怕啊,我跟你说,那个什么孟云升肯定没发现咱们,笙哥,我看你是吃饱了,可我和老六他们还饿着呢!”

    小六瞪了桑昂一眼,“别扯淡,对老子来说,女se就是浮云,吃不吃无所谓。”

    “真能装!”

    “行了,别扯了,回去。”唐笙不容置疑地说道,“三天不吃荤,也不能死,等这事儿办完了,就算是在md,哥也给你们整几个进口货过来。”

    “笙哥威武!”

    “笙哥英明!!嘿嘿!”

    …与之同时,在去往星沙娱乐城的奔驰500车后座内。

    孟云升皱眉回想了一会儿,随后掏出手机,拨通大庆的号码,“喂,大庆,有个事儿,你去办一下。”

    “笙哥你说就行。”

    “我刚在昌隆看见唐笙了,这比居然敢来w国,这事儿有点蹊跷,你去查查。”

    “是跟孟家禾的那个唐笙?”

    “不然还有谁?去查查吧,别整的动静太大。”

    “好!”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以孟云升在w国的人脉,查这么点事儿太简单了,没到两小时,大庆就给孟云升回电了。

    “笙哥,查到了。”

    “啥开路?”

    “这事儿挺蹊跷的啊升哥!”

    “有话直说。”

    电话里,大庆沉声说道,“有个消息不知道升哥你关注过没,前几天我们的副总l苏发与md掸b的第一特区副主z席吴登进行非正式访问,而这个唐笙居然在md的访问团里,下榻的酒店也是官方指定的接待酒店。”

    孟云升闻言,愕然许久,冷声说道,“孟家禾绝不可能只是让唐笙过来,在访问团里边当个小跟班,孟家禾必然有其他的谋划。”

    “能有啥谋划?你的意思是…李明钜?”

    “很有可能!偷渡这小道不好走,孟家禾就想走大道了!”

    “升哥,要不然我试探下,看李明钜在不在陪访团里面?”

    孟云升沉默一会,轻声嘱咐道,“你有兴致,试探下也行,但你一定要注意尺度怕!这毕竟关系到两个郭嘉的颜面,万一惹出啥乱子,苏发这老东西肯定不会放过我。”

    “我明白。”

    …挂断电话后,大庆立马开始给朋友打电话,安排唐笙的事儿。

    …李明钜确实已经到了出使团里面,但依旧见不得光,所以,他是被唐笙拉着硬塞进去的。

    塞进去后,还帮李明钜化了妆,整日呆在唐笙的房间里,不出门。

    然而,不是说李明钜不出万象酒店客房的门,就查不到他的行踪了,因为在万象酒店这种几乎全是w国内最高端的代表着zf形象的酒店内,酒店内的各种设施相当的齐全,遍布摄像头。

    所以,要查李明钜有没有在万象酒店,直接查监控就完了。

    而流查个监控的事儿,酒店内有这个权限的人太多了。

    这天晚上,对孟云升来说,有点难熬。

    明明已经确定李明钜就在万象酒店,却偏偏没法弄,不敢弄。

    可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李明钜回到md,孟云升又不甘心。

    晚上九点多,星沙游乐城,某小会议室内。

    孟云升一脸烦躁地看着大庆,说道,“大庆!你倒是想想招啊?怎么才能把李明钜给弄出来?”

    大庆挠挠鼻子,低声说道,“升哥,恕我直言,我们能想到的办法就一个。”

    “啥办法?”

    大庆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回应道,“找雇佣兵,要不找境外私人武装,在使团快要到md的时候伏击他们,直接把李明钜给硬抢过来。”

    孟云升无语地看着大庆,“你这不是扯淡吗?跟官方这么搞,你想谋反啊还是篡逆啊?一旦事发,你我就彻底完犊子了。”

    “那你说还有啥办法?”

    “唉,没办法,我一会约一下凯山,看他能不能在中间调和一下。”

    “我感觉没什么用。”大庆沉吟说道,“凯山是圈内的二哥,他不太可能冒着得罪苏发的危险来保你的。”

    “那就干吧,否则就这么放李明钜回家,我实在没法甘心。”

    …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孟云升一个人,开着迈巴赫来到凯山的住所。

    卧室内,孟云升脸色有点难看,他一脸忧虑地冲凯山说道,“凯山,情况我都跟你说了,能帮个忙吗?帮我联系下苏发,拜托了。”

    凯山皱眉盯着孟云升,说道,“云升,你就算跟苏发有交情也没用,就算你是老总的儿子也没啥太大得用,还是不好整啊,一晃眼,过了三十奔四十了?

    孟云升眉头一皱,没吭声。

    “而且云升,你要明白一个事儿,最关键的是李明钜并没有什么事儿,最起码表面上还是挺君子的。”

    “真tm麻烦。”孟云升瞪着凯山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还得手头上有李明钜的脏辫子,才能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