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74章 谨慎的李明钜
    为啥呢?原因有两点,一来是浪费钱,既然是聚会,少不了买单这种话题。

    最主要的还是虚荣心,对马祥这个年纪的青年来说,大多数人是宁愿自己在外面苦点累点,宁愿啃馒头吃泡面睡桥洞,但回到家里,在熟悉的亲人朋友面前,那还是要保留一份光鲜和体面。

    闲言少叙,对马祥来说,现阶段的他,谈不上什么大富贵,但在没啥背景的同龄人中,已经是出类拔萃的了。

    所以,马祥内心是愿意去的。

    然而,让马祥犯愁的是,就在昨天的是,章哥还特意嘱咐过他,小心现阶段的萧峰呢。

    最近两天,马祥都是关在酒店里,吃饭也在酒店,除了看电视,就是罗式多人运动,要不就看看电子小说啥的。

    马祥挠挠头,说道,“欢子,要不就算了吧,我最近有点忙的,恐怕没时间。”

    “握草?啥忙不忙的啊?几年没见,现在是荣升ceo了还是cfo啊?”

    “不是,我真挺忙的,最近个把月都没啥时间。”

    “不是,几年没见,你现在咋变得这么磨磨唧唧的了?又不用你出钱,班长混的好,他全程买单。”梁欢挺不耐烦地说道,“再说了,全班同学都快来齐全了,以前的班花,也就是你暗恋的那个宁丹妮也在呢,据说她还没结婚,凑,这次机会好,趁着这个机会,我给你们暖场子,你们再热乎一下,说不定还能深度探讨一下物种繁衍起源与人生哲学辩证法的这些深度命题啥的。”

    “我…”

    马祥顿时无言以对。

    被梁欢这么一激,马祥多多少少有点拉不下脸继续拒绝,其次是,班花宁丹妮,这个人还真的是马祥以前的暗恋对象。

    女人专情又绝情,男人多情又长情。

    一晃眼快二十年没见了,这期间马祥陆陆续续放开了,谈了好几个,可对宁丹妮这个人,偶尔还是会不经意的在脑海里想起。

    电话里,梁欢再次催促道,“别墨迹了,你想想,毕业就等于离别,这一晃快二十年没见了,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啊?说难听点,这次聚一聚,下次再聚地点可能就是在黑白照前面了。”

    “…”马祥拗不过欢子,犹豫半晌,咬牙问道,“聚会地点在哪里啊?时间是哪天啊?”

    “就在z江的德馨小学对面德馨镇上,时间就定在后天上午,你过来,我和班长他们一会再去下班主任家,希望能把班主任也请过来。”

    “那行,我过来。”

    “这才对嘛。”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第二天下午三点,w国,湄g河沿岸。

    衣衫褴褛,穿着破旧的散发着馊味的乞丐装,脚下踩着雨靴,头上戴着草帽的李明钜其实在前天跟索德见面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原来的棚户住所。

    这一天,也是与索德约定的偷渡的日子。

    李明钜这人,生性谨慎,即使跟索德的暗号对的上,也并没有太相信这个人。

    他提前了两个多小时,独自一个人来到跟索德约定的湄g河侧面三百多米远外的一座地势较高的荒山上,他趴在山坡上,手里拿着一只低价收购的破旧望远镜,远远的望着。

    河边上,一艘中型的渔船停滞着,透过望远镜,依稀可见索德跟副手坐在船头,两人抽着烟,索德时不时看看表。

    望远镜视角切换,在李明钜嗯观察下,周围似乎一切如常,打捞的打捞,造饭的造饭,炊烟缕缕,很是平静。

    李明钜趴在山坡上,用望远镜看了许久,眉头却皱了起来。

    …下午五点二十左右,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上去像是乞丐似的李明钜顺着河流,缓缓像索德的渔船走去。

    渔船上,索德跟副手正百无聊赖的等待着。

    大约几分钟后,索德的目光突然亮了起来,他微微转过头,盯着北面方向大约两百多米外的穿着破破烂烂,微微低着头缓缓向自己这边走来的李明钜。

    “呵呵,总算来了。”

    索德脸上泛起一丝诡秘的消息,他掐灭烟头,继续等待着,没说话,更没起身相迎。

    又两分钟后,李明钜已经走到了离渔船不到五十米的位置,他戴着草帽,微微低着头,不疾不徐地走来。

    “唰”

    索德用眼睛余光扫视李明钜一眼,随后右手拇指和食指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口哨!

    “啾—”

    “哗啦啦”

    口哨声音毕,顷刻间原本看上去才两人的渔船内冲出来十五六个手里揣着抢的大汉,这些大汉脸色冷冽,一从渔船中出来,立马分散阵型,以包围的姿态迅速向李明钜涌来。

    “唰”

    快来到渔船跟前的李明钜见状一愣,随即立马拔腿就往回跑。

    “哗啦啦”

    一群大汉追着,走在最前头的两个大汉直接开抢。

    “呯呯!”

    刚往回跑了不到五步的李明钜身前的河面上贱死阵阵水花。

    李明钜吓得半死,魂都快吓飞了,他一个趔趄,身子不稳的,冷不丁一跤摔到河边的沟里。

    “哗啦啦”

    一大群人冲过来,不到十秒钟,就把李明钜围拢在中间,瞬间就有好几把抢顶在李明钜头上。

    “唰”

    后面的索德快步跑过来,分开人群,上前一步,一把揪住李明钜的头一看。

    “嗯?”

    索德揪住李明钜的头发,一看李明钜的脸,顿时懵了。

    索德这才发现,这人根本就不是李明钜,只是脸型,体型很像,穿着也很像,而且此前一直低着头,又戴着草帽,使得索德没认出来而已。

    “ct的!被李明钜耍了!!”

    索德瞬间脸孔扭曲起来,怒喝着,猛地一脚揣在眼前这个“李明钜”的脸上。

    而同一时间,在几百米外的山坡上,李明钜手里拿着望远镜,远远望着愤怒的索德,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山坡上,李明钜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的香烟,点上,深吸一口,随后拨通孟家禾的电话。

    “喂,嘉禾,你给我找的人并不那么靠谱啊,双面鬼!”

    “索德叛变了?”

    “对,应该是临时起意,觉得你给的价格没孟云升高,所以卖了我,草!要不是老子机灵,这会已经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