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65章 第二个自己人
    马祥一愣,“去外地?去哪?他怎么没跟我说?”

    “去z江。”青年挤眉弄眼地说道,“祥哥,我告诉你,你回头可别跟蝰蛇哥说是我说的昂,临分别的时候,我看见蝰蛇哥一脸暧昧地跟人打电话,一口一个宝贝亲爱的,然后上了出租车,我感觉,蝰蛇哥是恋爱了。”

    马祥闻言,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就他?就他那样?整得跟武大郎似的,谁看上他啊?”

    青年神情w琐地说道,“那也不一定啊,指不定蝰蛇哥的战斗力比较持久,人家女孩子就爱这一口呢?又或者,对面是个有夫之妇,两人偷偷整点刺激的,这也说不准,对吧?”

    马祥眯着眼睛问道,“他有跟你说谈的对象是谁吗?”

    “那没有,我就见了蝰蛇哥三次面,也不太熟,他不提,我也不好追着问啊。”

    马祥闻言,眉头紧皱地,没吭声。

    过了大约两分钟,“噗”的一声,包房的房门被打开,随后就看见王奎英风尘仆仆地冲了进来。

    “握草?”马祥站起身,瞪眼看着王奎英,“你tm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最近吃坏了肚子,老是便秘,不来了呢。”

    王奎英瞥了马祥一眼,调侃道,“便秘是不可能便秘的,就是有点私事哈哈,祥子,咋的,怪我好几次没跟你请假呢?”

    “别扯淡。”马祥瞪了王奎英一眼,随后拉着后者来到包房外的走廊上,皱眉问道,“实话跟我说,到底干啥去了呢?”

    王奎英挠挠头,“没啥,这不公司总体还比较闲嘛,就到处去转了转。”

    马祥眯眼看着王奎英那浓浓的黑眼圈,笑道,“有啥私事还用熬夜啊?把妹就把妹呗,有啥不能说的?”

    王奎英闻言脸色一红,“山鸡这个八婆,tm的。”

    马祥挤了挤眼睛,问道,“少.妇?”

    王奎英有点尴尬地看了眼走廊上来来回回的青年男女,瞪眼说道,“你别问了,tm的,这地方人多,等回去我再跟你详细说!”

    …另一头,大约在四十分钟之前。

    z江,锦德镇永昌化肥厂内。

    马钢正在房间内吃着一天内仅有的一份盒饭。

    他蹲在床脚吃着,吃着吃着,突然感觉牙齿咬到了一个硬物,像是个硬币啥的。

    马钢皱眉从嘴里掏出来那个硬物一看,还真的是个一元硬币。

    “tm的,过年吃饺子吃出硬币要发财,我tm吃盒饭吃出硬币算咋回事?”

    马钢自嘲一笑,随手就准备把硬币丢掉,可就在他要丢掉硬币的刹那,他突然发现这枚硬币的侧面居然有一个大约就针那么大的拉钩。

    这个拉钩在硬币的侧面,设计的比较粗糙,但一般人没注意的话,也不会发现。

    当下马钢心中一动,攥着硬币,背对着门,把硬币放到白炽灯下看了下,随后摁了下硬币的拉钩。

    “噗”

    一声细响,很快,硬币的侧面出现一个裂缝,马钢拿着硬币在床板上轻轻敲了敲,随后从硬币内跳出一张小纸条。

    马钢依旧背对着门,动作缓慢的摊开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一句话,别慌,门口的小易是自己人。

    马钢看到这个纸条后,顿时心头大定。

    常人很难理解那种十几天关在一个不到二十个平方的黑屋子内的感觉,那种憋闷和寂寞,有时候被人捅一刀还要可怕。

    大约十几分钟后,房间内,马钢突然捂着肚子,“哎哟”一声,倒在床边。

    “咋回事啊?”

    不知道啊?又出啥幺蛾子了?

    “进去看看。”

    门口的两个青年说着,快速开了房门,进入房间内。

    “呀”

    房门开的瞬间,两个人就冲进去,其中一个个头较高的,皮肤黝黑的青年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脚就揣在马钢的头上。

    “噗”

    连续这么长时间马钢就吃一顿饭每天,所以,根本没劲,根本不是这俩青年后生地对手,被一脚踹倒地,倒在地上,捂着肚子,额头冒汗,看上去,像是有着剧烈胃痛似的。

    另一个个子稍微矮点,大约刚刚一米七的,身边牛仔裤的小平头青年冲高个子喊道,“海子,你别冲动,整死人了咱们没法交差,在说了,你也不看看这房间里多少粑粑,房间里都快没落脚的地方了。”

    叫海子的青年神情不岔地回应道,“易哥,这看东西就知道倚老卖老,他还以为这里是在大和呢。”

    叫易哥的青年沉吟说道,“看看他到底咋回事,别瞎整,出了事我俩都担不起。”

    海子这才讪讪作罢,把马钢扶起来,望着马钢那扭曲的面孔和额头的暴汗,顿时他有着烦躁起来,“易哥,tm的这货好像真的有病。”

    易哥见状也快步上前,推了马钢一下,冷脸问道,“独臂狗,你tm咋回事?”

    马钢冷冷看着易哥,语气粗重,缓缓说道,“我有胃溃疡,十几年的胃病史了,估计史胃溃疡发作了。”

    “真姬吧事儿多。”易哥烦躁地骂了一句,随即扭头冲海子说道,“海子,你去镇上的药店抓点止痛药过来。”

    海子闻言点点头,快步离开了。

    当确定海子走远后,易哥立马低下头,趴在马钢耳边说道,“时间有限,我长话短说,我是自己人,外面张军和萧峰他们已经知道你的位置了,你别慌,有什么需要,我尽力配合。”

    “呵呵。”马钢咧嘴一笑。

    马钢并不傻,从这个易哥口中,马钢很快就推断出,这个易哥并不是君豪的,也不是大和的人,应该是最近才被策反,或者被胁迫的。

    很简单的细节是,如果其实大和的,马钢此前不可能没听到萧峰提过,而如果是君豪的人,在提到张军的时候,以张军在君豪的威望,相信没几个马仔敢直呼其名。

    而不管是被胁迫,还是被策反的,这个易哥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刨除对方是故意演的成分外,短期内,还是可以信任的。

    马钢咧嘴笑了下后,目光阴冷地盯着窗户,声音低沉地回应道,“我要微型摄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