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62章 蝰蛇
    萧峰直接说道,“我想用这个人,能不能行?”

    听到萧峰这么说,张军本能的就感觉出事了,萧峰可能遇到麻烦了。

    否则,以萧峰的性格,不可能不明白蝰蛇这样一个人对君豪的重要性,更不可能提出这种要求。

    张军沉声说道,“峰哥,出啥事了?”

    “没事,你把人借给我就行,我自己能处理。”

    如果是浅一点的关系,对面这么说,可能张军早都不甩他了,但对萧峰,张军不可能这么做。

    张军沉声说道,“峰哥,你不能我有事儿你就拼尽全力,一无反顾的去办,你自己遇到麻烦事儿就一个人扛着啊?你老这样,以后你的人情我能还得清吗?”

    闻言,萧峰犹豫半晌,才无奈说道,“钢子出事了,被章绍义给绑了,几天了,至今没有音讯。”

    “钢哥出事了?”张军一愣,随即快速问道,“峰哥你跟我说说,到底咋回事?”

    当下萧峰就讲事情的原委跟张军说了一遍。

    …时间一晃,就到了第四天的下午三点多。

    h市金海大酒店内,刚跟朋友吃过中饭,寻思着晚上去哪乐呢的马祥接到蝰蛇的电话,“喂?蝰蛇。”

    电话里,传来一个青年爽朗的笑声,“祥子,你在哪呢?”

    马祥一愣,“在h市呢,咋了?”

    “h哪啊?”

    “咋了?你也在h市啊?”

    “可不呗,跟海哥请了几天假,准备来h玩玩,散散心。”

    “呵呵!有啥好散心的,h市又不是啥旅游城市,失恋了啊?”

    “没有,我这女友天天换,八十块钱一晚的爱情我谈多了,需要谈恋爱吗?”电话那头,蝰蛇揶揄着说道,“咋了祥子,我都快到火车站了,给你打个电话想找你出来喝喝酒,难不成得先预约排队一下啊?”

    “扯淡呢,你到哪了?我过去接你。”

    “刚过铜r,估计半个小时就到了。”

    “行!”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马祥带着俩小弟,在火车站接到了从云省赶来的蝰蛇。

    蝰蛇这人真名叫王奎英,今年二十八岁,人长得吧,有点一言难尽。

    王奎英大约不到一米六的个头,体重一百五至少,还是个龅牙,脸上的皮肤有点发红的,常年是个红脸,比正常人的皮肤要红一点。

    除此之外,他是油性皮肤,三个小时没洗脸就感觉脸上黏糊糊的,头发也是油性的,并且还有点青年谢顶地趋势,发际线可高了,假如再给他鼻子下整点小胡子啥的,这种人才,搁横店电影城去,妥妥的最合适的皇家太君的选角。

    但话说回来,王奎英这个人,长得虽然有点对不住观众给祖国拖后腿,但为人没得说。

    出手阔绰,为人义气,敢打敢拼。

    很显然,这也是王奎英能被刘通海看中的重要原因。

    火车站对面的马路上,一台丰田霸道车内,马祥一边开车,扭头冲身边副驾驶座位上的蝰蛇调侃说道,“蝰哥,大半年没见,你这长的是越来越有特色了哈。”

    “不带这种一见面就损人的哈。”蝰蛇瞪了马祥一眼,随口问道,“这车不错,看来你最近在公司业绩很突出啊,这才半年,比亚迪就换霸道了。”

    “呵呵,必须得。”马祥吹嘘道,“章哥跟我说了,要我好好干,等过两年,给我整一艘航母玩玩。”

    “呵呵。”蝰蛇附和一笑,语气随意地问道,“祥子,你现在在章哥身边混得不错,啥时候带带哥啊?我跟你说实话,最近一年多,天天守矿啥的,太没劲了。”

    “这活儿还不好?每天去个人在那逛逛就行,一个月工资那么高,还不用干活,还能兼顾着一晚上八十块钱的爱情啥的。”

    “闲是闲,太闲了也无聊啊。”王奎英抽着烟,叹口气说道,“也没人敢来查,一天天的,在那呆着,除了和女朋友谈四个亿的项目,就没别的乐子了,吉儿骗你,我最近感觉走路都直打晃,蹲久了就眼昏耳鸣的。”

    “呵呵。”

    “说真的。”王奎英沉默一会,突然转过头,一脸正色地看着马祥说道,“我是真想来这边,海哥那边我都探过口风了,只要这边没啥问题,海哥就没意见。”

    马祥闻言,犹豫了一下,随即问道,“你真要过来啊?”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嘛?”

    “那行,你先在这呆着,等回头我把这事儿跟章哥说下,应该没啥问题。”

    “好勒!”王奎英一笑,神情夸张地微微站起来,做出一副要跪下磕头地模样,“祥子不祥哥,来,我给你磕一个,你就是我的亲爹!”

    马祥笑骂道,“滚犊子。”

    当天晚上,马祥就给章绍义打了个电话,提了一下蝰蛇的事儿。

    章绍义并没有多想,没太犹豫的就答应了。

    随后,蝰蛇就在h市,暂时跟着马祥安顿下来。

    王奎英在这边朋友不多,也就王祥还能全是朋友。

    其实像金海、君豪这种集团,下面的人真的太多了。

    二代就不少了,三代就更多了,除了三代外,那些外围的员工很多都各自不认识的。

    王奎英在金海的段位其实也就处在三代尾巴的位置,比景毅在君豪的段位还要低些。

    他也知道自己在这边朋友不多,幸好他这个人为人不错,好打交道,也没啥架子,不装比,刚来前一两天,天天就跟在王祥屁股后边,一天天祥哥长祥哥短的。

    王祥跟王奎英是平辈,被王奎英这么伺候着,一时间王祥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王奎英来h市后的第三天,晚上七点多,h城北的澳海公园对面的ktv内。

    王祥和王奎英等十几个金海的人员正在ktv大包内嚎叫着。

    王奎英坐在沙发上,醉眼惺忪地搂着左边一个穿着清凉的公主,两人玩着骰子。

    “寂寞才说爱,到底爱的该不该,当初是…”

    王祥正一脸深情地唱着歌呢,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就响了。

    见状,一个小青年立马喊道,“祥哥,你的电话,有人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