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56章 最后一面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当邓嘉远叫了一帮人过来,到了停车场的时候,停车场内就只剩下两台撞得几本报废的车,而车上的人全都不见了。

    从现场两台车的惨状,邓嘉远大致上也能推测出来所发生的事儿。

    当下,邓嘉远最担心的就是老婆唐丹跟马钢的安全问题。

    这两人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邓嘉远甚至连他们是否还活着都不知道。

    此外,邓嘉远很明白马钢跟萧峰的感情,他无法想象,如果萧峰知道了马钢的这个事儿,会怎么处理!

    “叭”

    邓嘉远坐在水库边,点了支烟,思索着要不要给萧峰打个电话告诉他情况的时候。

    突然。

    “嗡嗡”

    邓嘉远兜里的手机响了。

    邓嘉远立马接通电话,“喂?”

    “我是章绍义!能谈谈吗?”

    邓嘉远深吸口烟,冷声说道,“章绍义,你也有家人吧?这么整,有点坏规矩了吧?”

    “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哪来的那么多规矩?”章绍义赤果果的威胁道,“你要跟我谈规矩,我跟你聊聊中年丧妻的故事行不行?”

    “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只要你在大和的所有股份!”

    邓嘉远声音急促地说道,“章绍义,我看你怕是疯了!绑个人就要勒索股份!你没家人啊!?”

    “不是我疯了,是大家都疯了!张军去一趟斯塔福就勒索了我们集团几个亿!还勒索股份!比t加勒比强盗还强盗!”章绍义狠声说道,“邓嘉远,我研究过你,你有实体,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脱离大和了,你就算不吃大和的分红,一年也能随便挣个小几百万,你还躺这个浑水,跟大和绑一块干啥啊?”

    “我打个比方,这时候,萧峰若是遇到了江湖上的麻烦事儿,来找你,你是帮还是不帮啊?”

    “别t想着离间我们,要不是遇上峰哥,这会儿我估计还在厂子里打工呢。”

    “不要背书了,你自己啥人,啥想法,你自己清楚。”章绍义沉默一会后说道,“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后的晚上八点,就在大水坑水库。”

    “马钢呢?”

    “马钢现在安全,他的事儿,你转告萧峰,要萧峰来跟我谈。”

    顺着,章绍义挂断电话。

    十几分钟后,邓嘉远回去的途中,给萧峰打去一个电话,“喂,峰哥?”

    “有事说事,正忙着呢。”

    “钢子出事了,被章绍义给绑了。”

    “别扯淡,章绍义没那胆子。”

    “峰哥!是真的!”邓嘉远捋了捋思路,把知道的事儿跟萧峰大致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宝丰大厦,萧峰的办公室内,萧峰闻言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后,萧峰才低沉说道,“这事儿不像是章绍义下面几个小孩做得,有金海上层的影子啊。”

    “峰哥,你啥意思?马德华只是章绍义这么干的?t的,老马刚刚在斯坦福吃了那么大一个亏呢,他这么干有啥好处啊?他真正的对手是张军,弄了钢子,能威胁到君豪吗?”

    “这正是我疑惑的。”萧峰皱眉说道,“先别说了,事儿我知道了,我打俩电话问问吧。”

    “那…峰哥,明天晚上章绍义约我去大水坑水库,他要我股份,要我交不交?”

    萧峰闻言,只愣了一下,随即不假思索地说道,“老婆是一辈子的,公司是暂时的,离开公司,你照样过得很好,这事儿还用我教你吗?”

    听到萧峰这种几乎没怎么犹豫的话,邓嘉远心里说没一点波动是骗人的。

    邓嘉远很清楚,萧峰的钱都被那啥铁路项目给套牢了,而大和是萧峰一生的心血,甭管萧峰说这话是不是百分百真心,但至少,说出这种话,让邓嘉远听了,心里暖洋洋的。

    …与邓嘉远通话完后。萧峰立马给王牌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些事儿后,又给市里的彭秘书打了个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很久。

    …第二天,国,靠近x市的某个乡村内。

    何富友与张自强等人躲躲藏藏一整夜,始终没法离境,最后躲到了这里。

    一路上,何富友带来的人逃的逃,被抓的被抓,最后还是靠着张自强这些年在积累的些许官方人脉,一路躲躲藏藏的跑到这。

    在同样x市的一条大马路上,路边的一座农户的猪圈后边,张自强等人席地而坐,一个个抽着烟,或是摘了片树叶,扇着风。

    何富友抽着烟,抬头冲张自强说道,“自强,跑了一整晚了,也不怎么见你说话,闷闷不乐的,你就没啥想问我的吗?”

    张自强情绪挺低落的,敷衍的嗯了一声,并没有问什么。

    张三浪拍了拍张自强的肩膀,坐在一旁,没说话。

    “小强。”何富友叹口气说道,“有的事儿,是你必须面对的,你和孟云升别的事儿我不清楚,我就跟你说说去年在t国的事儿吧。”

    “那时候,去接你和张三浪之前,孟云升给我的明确指示就是伪装成孟家禾的人马,就地除掉你们,但你也知道,我其实一开始就是跟嘉禾哥玩的,我在孟云升身边呆的时间比小强你还长,我能爬到这个位置也不容易,在t国的事儿,我忤逆了孟云升的意思,这么干,也直接葬送了我在泰和的前程。”

    张自强皱眉冲何富友说道,“何哥,我有点疑问,你这么直接违抗孟云升的旨意,他就没动你?为什么半年多以来,我都没听到这方面的风声?”

    “呵呵。”何富友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在t国的情况跟你在这边呆在孟云升身边不一样,怎么说呢,看起来你这边是更靠近天子,是天子近臣,但实际上,小强,你在国做啥事儿能瞒得过孟云升吗?你在这边的一切,他想知道,随时能知道,你没有一点秘密。”

    “而我不一样,我被孟云升投放到t国已经三年多了,在那边多多少少也有点能力,他要弄我,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