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51章 再见何富友
    这一伙人人数不下五六十个,一窝蜂钻进会所,而且带着武器,会所内的一些工作人员跟客人都吓呆了。

    这伙人中,领头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身材高大的穿着西装的鹰钩鼻男子,他冲在人群最前方,而且像是自带了GPRS定位系统似的,直奔会所的03地下室。

    地下室内,听到动静的巴拉正领着十来个人往外赶呢,双方的人正好在楼道口碰上!

    双方没说一句废话,碰上了就干。

    巴拉迅速后退一步,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把抢。

    与之同时,鹰钩鼻男子这边同样,齐刷刷的一边往前冲,同时快速从兜里掏抢。

    “呯呯呯!”“呯呯!”

    子弹瞬间出膛,像是暴雨一样扫向对方,鹰钩鼻这边靠前的几个青年瞬间被子弹射到,倒下。

    而巴拉这边人数更少,来的也比较仓促,顷刻间就被扫下去一圈,连巴拉本人小腹都中了一抢,要不是被身边人搀扶着,已经倒地了。

    巴拉抬手攥着抢,一边还击,眼珠子猩红地冲身边人吼道,“死守!马上给大庆打电话!”

    巴拉的手下闻言,硬着头皮,躲在墙角或是垃圾桶后边开抢还击。

    “呯呯呯!呯!”

    “巴斯、比索、乔昂,你三火力压制,其他人跟我顶上去!”

    鹰钩鼻青年低吼着,仗着自己这边的人数优势,在密集的火力压制下,他直接从楼梯拐角出来,身边跟着一群人,一边大步往负一楼走,同时连续扣动扳机。

    “呯呯!”

    “噗”

    巴拉这边,一名躲在地下室负一楼墙角的青年才刚攥着抢,一只手伸出去还击,瞬间他的右手就被打断。

    “噗!”

    鲜血飞溅间,青年惨叫一声,犹豫一会儿后,直接果断丢掉手机的抢,一只手抱头,脸色苍白地蹲在墙角。

    其他人一看他这样,顿时都愣了,一名穿着黑风衣,嘴角有个大痣的青年一愣,吼道,“tm的,”坎漂,你搞啥玩意?”

    青年坎漂苦涩地摇摇头,“投降吧,对伙有备而来,肯定事先就知道位置!这个时候,等咱们得支援过来起码也要十几分钟,等不及了!”

    “草!”

    黑风衣青年骂了一句,咬牙就准备继续死守。

    “哗啦啦”

    鹰钩鼻男子等一大群人一窝蜂冲进来,鹰钩鼻本人抬手两抢,当场打在黑风衣面前的膝盖上,后者惨叫连连,直接疼得昏死过去。

    “放下枪!”

    “放下枪!抱头蹲下!”

    “抱头!”

    “哗啦啦”

    鹰钩鼻等人涌进来,仅有的蹲在墙角守门的青年包括巴拉在内,很快就每人头上被好几把抢指着,被控制。

    …三分钟后,身上满是污垢,浑身散发着馊味儿,同时鼻青脸肿,模样相当狼狈的李明钜被鹰钩鼻等人救了出来。

    …而同一时间,万象旅馆周围同样已经被一台台面包车小车啥的给包围了。

    这个万象旅馆跟wx市的泰润私人会所的情况有所不同。

    泰润私人会所的位置较偏,人流量相对较少,而这个万象旅馆处在丰s的工人住宅区,人流量相对较大。

    而从整个国际环境来说,姓资的和姓社的郭嘉不同,姓资的相对自由,姓社的管控就严格许多,当然,在很多方面,管控严一点,这是好事儿,就拿社会治安来说,九州的社会治安在全世界都是第一序列级的。

    在这里,至少不用担心校园抢击,报复性大范围持抢杀人之类的事儿,这种事儿被碰上的概率比福利彩中五百万还要感人。

    w国是世界仅存的五大姓社的郭嘉之一,这里的治安参考一下九州就知道了。

    “咣咣”

    一台台车在旅馆门口停车,车门弹开后,陆陆续续有人下车,随后直奔旅馆。

    领头的一个青年头发是奶奶灰颜色的,身高一米七左右,体格偏瘦,左耳戴着耳环,下.身穿的是破洞牛仔裤。

    张三浪看见这人的时候,顿时满脸的惊愕之色。

    因为这人赫然是张三浪等人自己张自强认识的何富友!

    就是去年在T国的时候,张自强被劫持,最后在张三浪的预警下,非常惊险的逃出来,随后被赶来的何富友保护带走。

    张三浪还记得,当时的何富友亲口说的,在是孟云升派他到T国跟巴颂合作对接的。

    换句话说,何富友就是孟云升的人。

    不只是张三浪认出了何富友,就连小五都认出了他。

    小五揉了揉眼皮,神色吃惊地冲迎面快步走来的何富友说道,“你…你这是知道孟云升有危险,赶来护驾的吗?”

    跟随何富友一块的一些青年闻言冲上去,伸手就准备去推小五。

    “唰”

    何富友伸手拦了他一下,摇摇头,“这些都是张自强的兄弟,也是我朋友,不为难他们,哥几个!跟我去楼上,生擒孟云升!!”

    “哗啦啦”

    说话间,一大群人乌泱泱地跟随者何富友,迅速进入旅馆,随后直奔上楼。

    旅馆3楼楼梯口,孟云升和张自强等二十来人正准备下楼,就碰上了呼啦啦一大群的看不见尾巴的带头的何富友等人。

    看见何富友的瞬间,大庆和孟云升自己张自强都愣住了。

    尤其是张自强,他甚至一度以为何富友是孟云升安排过来救驾的。

    张自强有点懵地冲何富友问道,“何哥,你这是?”

    大庆瞪大了眼珠,挑眉怒喝道,“何富友,你要造反啊?”

    只有孟云升,他的脸色在何富友出现的一刻,异常难看起来。

    “呵呵。”何富友冷冷一笑,“老子从来就不属于国军,何来造反一说?”

    “自强,回头再跟你解释。”何富友轻声冲张自强说了一句,随即指着孟云升的鼻子,喝道,“哥几个,上,除了张自强,其他人全给我摁回去!”

    “哗啦啦”

    说话间,跟随何富友一块来的一大群人涌动着上前,手里抬着抢,不到两秒时间内,孟云升和大庆这些人起码被不下十几把抢指着脑门。

    而同样,跟随孟云升来的这些人自然与向盼哪些人不是一个水准,所以,在何富友这帮人掏抢的同时,他们也迅速摸出抢,指着何富友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