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25章 疯子张军!
    陈百川跟禹民顺两人地单挑实在没啥可供观赏性的,纯粹就跟农村里俩蛮人在田沟沟里翻来滚去的厮打差不多。

    “唰”

    禹民顺见到这个机会,顿时一低头,就准备溜出去。

    “哗啦”

    陈百川此刻已经红了眼睛,啥也顾不上了,见禹民顺要跑,他疯了似的扑上去,又压在禹民顺的身上,旋即陈百川一低头,打开头盔面罩,一口咬住禹民顺的一只耳朵,再猛地一撕!

    “唰”

    “啊!”

    禹民顺一声惨叫,耳朵被生撕!他痛得差点昏死过去,耳畔部位血肉模糊。

    “死也要拉上你!”

    陈百川从没这么狠过,也从没这么恨过一个人,他双目赤红,跟疯狗似的吼叫着,抱着禹民顺,双手箍紧禹民顺的腰,使劲的往桥边滚!

    两人本来就离萍聚桥很近,陈百川这么一弄,两人已经踩到了桥的边缘。

    “咔擦!”

    禹民顺拼了命地想站起来,脚不小心踩在悬崖边上的一块疏松的石块上。

    “哗啦啦”

    很快,石头脱落,禹民顺身体地重心不稳,顿时身子跌落悬崖。

    “唰”

    当意识到自己肯定要摔下去的时候,禹民顺本能地死死拽住陈百川的衣领。

    陈百川本身就没打算活着,他已经想了很多,活着也没颜面更没脸面对张军浩文易九歌他们,所以,他早就抱了死志。

    所以,陈百川根本没反抗,被禹民顺反手抱着,两人一块从桥边的接近70°的悬崖上滚落下去。

    “哗啦啦”

    坠落的同时,禹民顺反而轻松了,他嘴角泛起苦笑,喃喃骂道,“tm的,我曾想过被押赴刑场,在刑场中死去,也曾想过被仇人抢杀死去,也曾想过被道上的人盯上,在意外车祸中死去,可唯独没想过是这样的一种死法…”

    与之同时,一台台吉普车正咆哮着往山上的萍聚桥奔来。

    严格来说,张军是在大约十几分钟之前,也就是陈百川发送短信之前就知道了陈百川在萍聚桥。

    收到消息后,在花了大约十分钟使得车队掉头后,开了一小会,就没法开了。

    因为所有的吉普车都快被打废了,除了张军的车之外,其他的车玻璃都是蜘蛛纹,要么就是碎了,车胎都爆了,只能靠着车轮钢圈爬坡。

    车队咆哮着往山上冲了大约六七里路后,就彻底歇菜了,要么没油了,要么是车轮子钢圈变形严重。

    最后众人只能下车,跟张自强一样,靠着双腿跑步前进。

    临近萍聚桥的山道上,张军和张浩文等人被人搀扶着,走在最前头。

    张军嗬哧嗬哧的喘息着,一边跑,不停地催问身边的易九歌,“你那个人有没有探听到更细致的消息?比如禹民顺去了多少人?”

    易九歌问下,下意识看了后方中的君豪的二三代中的某个人一眼,旋即压低了声音回应道,“没有!太难了!他给我发短信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我花了三年时间才在金海里培养了这么一个勉强能接触到核心的人,我总不能让他就这么送死吧?”

    张军沉声说道,“这个人,要好好保护,关键时刻,可堪大用。”

    “我知道。”

    “唰”

    张军看了瞥了身边的关九和张浩文一眼,随即冲张浩文问道,“再催催戈恩!这比手机信号时灵时不灵的,差点坏事儿。”

    张浩文点点头,“等到了萍聚桥,看看百川生死再说吧。”

    “百川这个人啊…”张军深吸口气,一边跑,转头盯着易九歌,“百川如果没死,你能放下成见,接纳他吗?”

    易九歌闻言,想也没想,摇摇头,很光棍地说道,“不能。”

    张浩文沉声说道,“军,百川即使回来,也不可能再和过去那样了,你让他回来,即使我们几个没意见,你能保证笔盖道长他们那群人心里没芥蒂?从感情上说,我理解你的做法,不管发生啥事儿,毕竟曾经是一块扛着片刀走到现在的,可理智上,你这么干,一碗水没端平,如果他回来,下面肯定没人服气,你也知道,百川这些年,除了女人肚皮上的那些事儿,也就没啥其他的事儿了。”

    张军闻言,沉默半晌,表情木然地点点头,“行。我明白了。”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张军等人气喘呼呼地赶到萍聚桥,当张军站在右岸的桥头,望着地上满目狼藉的情况后,一双眼睛顿时就红了。

    “唰”

    关九弯着腰,来到之前陈百川跟禹民顺坠崖地位置看了看,指着斜坡上的一些散乱的泥土石块,说道,“八成是坠崖了…”

    “唰”

    张军站在桥头,眼睛通红地看着金刚他们,手指着下边的悬崖,说道,“马上派人下去搜!活着最好,如果死了,咱也不能让他的尸骨喂了野狼…”

    金刚低头看了眼悬崖,心中暗叹一声。

    这么高的悬崖,坠落下去…金刚心里已经不抱啥希望了。

    “唰”

    张军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张浩文,“跟戈恩说下,马上封死所有格勒山脉周边的路,凡事这次跟着金海一块过来的人,一个都别想跑!”

    张浩文点点头,没考虑太多,拿着手机,转身远走了大约二十多米,站在一棵白桦树下开始跟戈恩打电话。

    而张军也拿出手机,拨通安德烈的电话,“喂,安德烈!在斯坦福这边,你能补多大的篓子?”

    电话那头,听到张军这杀气腾腾的话语,安德烈顿时有点心惊肉跳,他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咋回事啊?谁死了?!”

    张军声音低沉地说道,“陈百川死了,我就问你一句,我要在这大开杀戒!你能全兜住吗?!”

    “你疯了?!”安德烈愕然半晌,旋即咬牙说道,“我能补多大都篓子,取决于你肯出多大的价钱!肯付出多大的牺牲!如果你愿意下半辈子永远流亡海外不回故土,并且拿出让cc满意的价格!那我就能让cc整两架米格—35,对格勒山脉实行地毯式无差别轰炸!”

    张军脸上没有丁点的笑意,只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做好这个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