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22章 萍聚
    话音落,陈百川直接挂断电话。

    同样在汉兰达后座内,之前一直没怎么吭声的刘通海蓦然抬头看着禹民顺,“小森出事了?啥时候的事儿?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禹民顺脸色难看地说道,“几天前小森在学校,放学的时候,嫂子一块被劫走了,是陈百川找人干的。”

    “这事儿很突然,当时华哥还在张军手里。”禹民顺补充说道,“我一直觉得,陈百川不敢乱来,现在小森虽然在他手里,但我们手里同样有他的资料,所以,他绝对不敢伤害小森,所以这事儿我就暂时没顾上了,本来正想跟你们说呢,他打电话过来了。”

    马德华脸色阴晴变幻,深吸口气,冷着脸冲禹民顺说道,“民顺!我不管你怎么处理!我就一个要求!我儿子必须活着回来!混了半辈子,我自己折了也就折了,毕竟造孽太多!可小森只是个孩子!”

    禹民顺点点头,“陈百川叫我一个人上山,去萍聚桥见面,那我现在就去?”

    刘通海皱眉问道,“你还真就一个人去啊?万一张军在山上还有人?再说了,小森现在也在山上吗?你至少得跟他打个电话再确认下啊。”

    “不用了。”禹民顺断然道,“小森绝对还活着,我上午的时候跟小森通过电话,至于小森现在人肯定不在陈百川身边,他肯定找人把小森关在别的地方了!但在交换之前,我会安排人跟陈百川对接。”

    马德华说道,“我跟你一块去吧!呵呵,毕竟是我的儿子!”

    “别!”

    “华哥你别冲动!这地方危险,你不能再留着了!”

    马德华刚起身准备拉开车门出去呢,刘通海和禹民顺就站起来拦着他。

    马德华似乎也就是这么一说,并没有真想去,见两人阻拦,也就没再倔。

    “行!”马德华点点头,目光看向拉开车门的禹民顺,“那我就不去了,民顺,你小心一点,把老方他们叫上。”

    “我有分寸的!”

    禹民顺一笑,随后下车。

    大约在十分钟之后,马德华一个人驾驶着一台汉兰达开始上山。在上山的路上,马德华边开车,耳朵上戴着蓝牙耳机,正在与邹方通话着。

    “喂,老方,你们四个现在在什么位置?”

    电话里,邹方沉默一会,说道,“还在原地,巴图肯定来了,唐铮死在他的手里,他现在还没露头!”

    “先别管巴图了,你们现在马上撤了,上山跟我到格勒山中部的萍聚桥去。”

    邹方没多问,“行,我马上过来。”

    话音落,两人也就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禹民顺立刻又拨打了陈百川的电话,“陈百川,我现在正在来的路上,你别要花招,你在萍聚桥的那个位置?”

    “你到了萍聚桥就能看到我了,我就一一个人,呵呵。”

    禹民顺沉声说道,“我要听小森的声音。”

    “可以,等我一分钟。”

    陈百川干脆的说完句后,挂断电话。

    大约三十秒后,禹民顺的手机就响了,他立马接通。

    电话一通,手机那头就传来马森带着哭腔的声音,“禹叔叔吗…我…呜呜…我要回家…”

    禹民顺眼眶微红,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道,“小森乖,听话,他们不会伤害你的,不要怕,很快你就可以回家了。”

    “..我想我爸爸了,叔叔,我怕..我爸爸在哪里…”

    “小森乖昂!我跟你爸爸正在来接你的路上呢!”

    说着,禹民顺眼合热泪的挂断电话。

    西,看也是五十的人了,但因为身体的用团。一直没有孩子,这些年,也一直没有结婚。这么多年来,他跟马德华已经不只是公司的股东间的关系,马德华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已经成年,在国外留字,而对于马森,禹民顺也颇为爱护,心底下甚至把马森当成自己的儿子般看待。

    萍聚桥是一条铁索桥,桥长六七十米,大约有三米左右的完度,桥的两端是铁链,中间的踏板则是木板。

    而桥下则是悬崖,下面郁郁葱葱的树林,树梢上还有少许的白雪星子,看上去,起码也有三四十米的高度。

    这条桥曾经被当做一个纪念景点打造,但因为周围的配套基建没搞起来,加之当地复杂的环境,最后也没几个人来这玩,所以,时间一长,这桥也就荒废了。

    在萍聚桥的左岸,一辆绿皮皮卡车停在路边,车门敞开看,陈百川独自坐在驾驶室内,正低着头编辑着最后给张军的短信。

    短信的大致内容如下:

    军、浩、九:见字如面,相识七年余,我陈百川跟着你们从一个偶尔搞点小偷小摸的搬运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我很自豪和自足,也很幸运。

    是你们成就了我,我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我家盖一栋三层楼,装修好点的楼,然后带回去一个还能拿得出手的好媳妇,如果还能给我生俩大胖小子,那就圆满了,呵可。

    因为认识了你们,我的目标超额完成了,我老家的楼高六层,装修豪华之极,被镇上的人笑称为‘石门镇首府’。

    我的银行卡存款一度达到过九位数,小学没毕业的我甚至专门找人问了亿字怎么写,真的,别笑!尤其是最近几年,眼看着钱包越来越鼓,真的感觉跟做梦似的。

    出门专车接送,前呼后拥,享受着无数人崇敬敬仰的目光,我不知道成功的定义是什么,但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我显然是极为成功且幸运的了。

    但吃着几万块钱一顿的饭,抽着中南.海特供烟,我反而觉得没以前的香了,人也没以前快活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最近几个月啊,我老是会想起以前的事儿,想当年啊,我们几个一块去ktv打架,一块去L潭借钱,那会军还要我给他扶屌!这牲口!!

    后来还有很多后来,渐渐的,田笔盖李鸿民以及金刚斌子他们加入,再后来我们越来越强大。

    我们更强了,但聚首的日子也越来越短了。

    你们知道吗,其实我挺恨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