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800章 蒋春阳
    “哗啦啦”

    大群士兵揣着Q,猫着腰快速朝着山路中间的陆巡逼近。

    而这时候,关九从L带来的人已经收缩战线,退守到陆巡车附近,所以,当姜赫的部队冲上来的时候,两帮人经过短暂停火之后再次发生冲突。

    “tm的!禹民顺还真想把咱们往死里逼啊!”

    关九随时注意着外边的情况,见状咬咬牙,推开车门就准备下车。

    “你干什么?”

    张军迅速抬手拉住了关九,“你现在下去顶个P用,防弹衣也不能真的保命啊!回来!”

    关九有点不听劝,犹豫一下后,还是准备下车。

    “老九!!”陈百川扑过去,从后边抱住关九,声音沙哑地吼道,“你别去了,事儿是因我而起,要不然…我下去吧。”

    关九扭头看了陈百川一眼,“你不行,你拿不动抢,出去也没啥用。”

    陈百川闻声脸一红。

    张军望着外边那激烈的交火现场,皱眉冲关九说道,“老九,你来的时候准备了多少子D啊?”

    关九毫不犹豫地说道,“子D是够用的,军,你就在车上呆着,除非禹民顺丧心病狂用重机枪,否则他进不来。”

    “还瞒着我哈!”张军咧嘴一笑,手里拿着手机,看了眼手机通讯录上巴图的号码一眼,犹豫许久,最后也没拨巴图的电话。

    张军沉默一会,站了起来,“行了,你俩都呆着,我出去。”

    “军!”

    见状,陈百川和关九两人都站了起来,眉头紧皱地伸手拦住张军。

    “军你别冲动!”关九目光紧紧盯着张军,沉声说道,“咱们呆在车里,禹民顺还未必能怎么样,可你要自己出去,落在禹民顺的手里,那咱们就真的被动了。”

    张军摇摇头,“老马是个聪明人,杀了我对他没啥实质性的好处,在没有得到他的诉求之前,他不会动我的。”

    “那你也不能这么出去!”关九冷声说道,“巴图已经去了,说不定快得手了,只要他拿住了老马,咱就安全了。”

    “没那么快的,天快黑了,在ML这边,到处都是老马的人,巴图那边啥情况也难说。”张军摇摇头,指着车外说道,“眼下的情况是,我要再不出去,你从L国带来的兄弟会死伤殆尽,他们都是偷渡的,死了也白死,跟我们一场,看他们就这样去送死,挺难受的。”

    “真没事儿。”张军咧嘴一笑,冲关九和陈百川说道,“咋了?还要我像以前那样,逼着你们让开吗?”

    说着,张军用力扳开关九与陈百川的手,推开车门,大步下了车。

    “咣!”

    张军下车后,脸上挂着笑意,就这么的,没做任何抵抗无视周围飞射的子D,坦然的现在车旁的小马路上。

    而随着张军下车,砖厂内外,所有人瞬间全部停手,枪声停熄,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陆巡车旁的张军望了过来。

    大约两秒钟沉寂之后,大量的身穿迷彩服的荷枪实D的士兵冲着张军涌上来。

    而那些关九带过来的L国士兵见状,也随之朝着张军靠拢。

    张军微微一笑,神色从容地冲涌来的自己人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抵抗。

    …车内,关九隔着一扇车窗眼眶含泪地望着外边距离不到五米的张军,背对着陈百川,用沙哑的声音冲陈百川说道,“百川啊,你知道…为什么军能做老大,即使在牢里关了整整四年,出来后他的地位依旧无人能撼动吗?”

    陈百川沉默许久,说道,“因为他叫张军…他身上有一种特质,无论跟着他走到哪,都很安心…”

    “是啊,无论他在哪里,无论他现在身份是什么层次,他还是他。”关九低沉说道,“我跟浩文认识的时间比军还长,可我在浩文身上也找不到这种感觉。”

    “他就适合在这行混,是天生的领导者。”关九最后看了一眼,望着那被一群士兵围着,缓缓向砖厂走去的张军,随即转过身,目光通红地看着陈百川,缓缓说道,“百川,还记得四年前在L国的教堂后边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吗?”

    陈百川一愣,“啥话?”

    关九感叹说道,“军在进去之前,曾经跟我说过两句话,他说内事以张浩文为主,外事多参考易九歌的意见,除了这句话之外,军还说了一句关于你的。”

    陈百川问道,“他说了什么?”

    “军说:百川此人,性格与魄力皆不如你们,可他本性不坏,我进去后,你们要多担待,即使他误入歧途,但毕竟同根同源,多年兄弟,切勿同室操戈,手足相残。”

    “这么文绉绉的,鬼才信是军说的呢!”陈百川嘴硬的怼了一句,连忙转过身,心神震动,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

    几分钟后,张军便被带上武直,随后禹民顺等人离去。

    …另一头,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马德华的车队喊道易武,来到蒋春阳的院子门口。

    “咣咣!”

    停车后,马德华便冲一块从车上下来的助理小艾自己保镖唐铮等人摆摆手,示意他们散开,自己一个人进去就行。

    “哗啦啦”

    唐铮等五六个人闻言散开,呆在离院子大约有三百来米的一个游戏厅内。

    而马德华则是自己打开现代车的后备箱,从后备箱内搬出来一箱啤酒和一箱从国外托朋友带来的药品以及保健品啥的。

    蒋春阳这个人,虽然马德华管他叫叔,可他实际年龄比马德华也就大十岁左右,今年才五十八岁。

    蒋春阳年轻的时候结过婚,但后来老婆给他带了绿帽子,他知道了,一气之下就把老婆给痛打了一顿,随后老婆就跑了,而他儿子那会才六七岁。

    随后几年他儿子因为少了母爱,老蒋又常常在外边给人打零工,对他的管教不够,以至于老蒋的儿子渐渐的就成为了社会上的问题少年,什么小偷小摸扒窃没少干,后来在他儿子十七岁那年,因为跟社会上的人瞎混,最后在一次打架斗殴中,被一个小年轻连捅了两刀,当场就给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