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796章 一切在我预料之中
    陈百川怔怔地看着小琛的侧脸,刚想回话,却发现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微微闭着了,双眼的瞳孔也开始扩散了。

    陈百川眼角流着泪,默默地替小琛闭上眼睛,低声呢喃着,“我这二十六年,低头惯了,也吃够了苦,等我想抬头的时候…已经回不去了啊…”

    “哒哒哒!哒哒!”“呯呯!”

    抢战依旧在继续,大约三分多钟后,“嗡嗡嗡!”

    两台陆巡率先顺着陈百川来时的小路冲了上来。

    跟在陆巡车后边的还有三台面包车,一共五台车,车速飞快,尤其是领头的陆巡,车后座的门都打开着,两名身材魁梧,穿着迷彩服的青年分别架着两架自动步,伴随着陆巡往砖厂开,自动步疯狂向禹民顺方向开火。

    砖厂后边,禹民顺早就没玩手机了,转而上了砖厂二楼,在二楼的一个小窗户边,手里拿着个望远镜,一直盯着。

    所以,当张军的车队开进来的时候,禹民顺可以说是第一个发现的。

    看到张军这边来了这么多人,禹民顺不但没惊慌,反而是神情有些兴奋。

    “终于来了个大鱼!呵呵!”

    禹民顺冷冷一笑,迅速收了望远镜,旋即快速朝着楼下跑去。

    “咣!”

    领头的陆巡车内,副驾驶车门打开,紧跟着就看见,头上带着安全盔,嘴角叼着支烟,里边穿着防弹背心,外边罩着一件黑色风衣的关九左右手各提着一把微冲,大步冲下车。

    “咣咣!”

    陆巡车队被前面的朱建国的面包车给堵死了,只能停车,旋即就见到关九下车以后没一会,后面的面包车也车门弹开,除了第二台的面包车没动静外,四台车车门打开,从车内窜出来二十多号人。

    这些人,全部头上带着墨绿色钢盔,身上穿着浅绿色迷彩服,脚下踩着军靴,手里拿着微c。

    人数依旧不太多,但这种装备,这种阵容,俨然就是一只奔腾在战场上的钢铁之师。

    “缴械不杀!活捉禹民顺!”

    关九瞥了百米外的陈百川方向一眼,旋即仰天吼了一声,一边说着,大步冲在最前头,手里的微c也毫不犹豫地地开火。

    “哒哒哒哒!哒!”

    子D瓢泼大雨似的,疯狂像砖厂后边的大龙等人扫射,一瞬间,手里拿着仿制式Q这种“落后”装备的大龙和程志坚等人被压制得完全不敢抬头,只能龟缩在砖墙下边。

    “哒哒哒哒!”

    关九率领二十来人挺进,边走边射!子D普通暴雨,砸在大龙他们身前的砖墙上,没一会,砖墙就被打得满是洞孔,泥屑纷飞。

    “我?!”

    程志坚刚刚脑袋掏出墙外看一眼,顿时墙头就被子D打穿了,他吓得脸色都黑了,低着头,脸色焦急地冲身边的大龙喊道,“tm的!张军这批人的装备,可以拉去打反.恐战了!咋整龙哥?”

    大龙也是黑着脸,神情有些犹豫起来。

    他们是不怕死,但怕完全没有意义,当炮灰似的死!

    张军他们有微C,有防弹衣,有钢盔,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而己方呢?在张军这种强力火力压制下,出去就是送死!

    “唰”

    大龙犹豫了下,拿出手机拨通了禹民顺的电话,“喂?禹总?!对面火力太猛了!你也看到了,我们没法挡!咋弄你说话!”

    “我知道!”电话里,禹民顺并不慌乱,用很沉稳的语气说道,“一切在我的安排之中,大龙,你们坚持一会儿就行,支援马上到!”

    听到这话,大龙顿时松了口气,“禹总,您有后手?还有援军?!”

    “呵呵!大龙!我们经常来云省多少年了!”

    “快六年了!”

    “那我告诉你,在云省,除非军方来了!否则我连K市一把都没放在眼里!”

    听到这话,大龙心中大定!

    “你就看着办,最多五分钟!”电话里,禹民顺沉声说道,“坚持下,不多说了,张军给我来电了!”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同一时间,第二台的特质的,玻璃具有防弹效果的陆巡车内,张军抽着烟,远远地扫视大龙他们一眼,掏出手机拨通禹民顺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张军便冷冷地说道,“禹民顺,我是张军!一个要求,放人!否则我不介意让小马哥扛着棺材过来抬着你回去!”

    “呵呵呵!”电话里,传来禹民顺颇为不屑的声音,“张军,还没天黑呢,就吹牛,这样子好吗?你以为你吃定我了?”

    张军挠挠鼻子,冷漠说道,“我这三十人,都是从L国调的zf军,装备甚至比zf军更好,你要觉得你手下那群卖猪肉的能拼一下,那就试试吧!”

    “几年不见,你真的膨胀了!”电话里,禹民顺揶揄着说道,“你就不奇怪,我怎么一点也不惊讶你会来吗?如果我猜到你会来,我会没一点准备吗?!”

    听到这话,张军不由得一愣。

    这个问题他还真没太仔细的思考过。

    “呵呵,张军!我没拿你当傻子,可我也不是傻子!”禹民顺冷笑说道,“从陈百川找人烧档案室开始,我就猜到,这小子心还向着你那边,而他这么做,无非就是用自己的,特别的方式来给你预警,来提醒你,所以,你肯定能猜到,你和陈百川那么多年的感情,他出事,你于情于理或者仅仅是为了一个结果,也肯定会来,一定会跟着过来跟陈百川见一面!我明着告诉你!你来!一直在我的计划之中!而我,等的就不是陈百川,而是你!”

    张军闻言,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心头在快速盘算着,想着禹民顺还有啥招没出来。

    正在张军思索的时候,没多久,砖厂周围的混战又发生了变化。

    “哗啦啦”

    只见一大群统一穿着战训服,脚踩军靴,头戴钢盔,手里拎着微冲的青年人鱼跃般的,像是耍魔术似的,从砖厂二楼跳下。

    与之同时,砖厂上空,伴随着“嗡嗡嗡”的螺旋桨煽动的声音,一台军用武直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