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788章 暗流汹涌
    唐铮闻言,眉头微皱地说道,“禹总,在来的路上,我看到了两拨抓捕队伍,我猜,眼下这形势,不太适合搞动作吧,万一他狗急跳墙,也容易咬到咱们啊?”

    “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我昨天收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消息。”禹民顺目光阴冷地说道,“这小子派人去烧档案室了,呵呵,你知道他这么干的目的吗?”

    唐铮摇摇头,“我只负责办事儿,这些东西不是我考虑的。”

    “他派人去烧档案室,档案室里有保险柜,如果老彭的资料在档案室,那肯定在保险柜,可保险柜那么大一个铁疙瘩,咋烧啊?三昧真火啊?”

    “所以,那场火就烧了点无关痛痒的破文件,根本没用。”禹民顺阴着脸说道,“我叫他把文件资料拿出来,他倒好,直接想烧了,这是啥信号?明摆着跟我对着干,想毁了照片资料这条线啊?”

    “可奇怪的是,他既然派人去烧了,为啥不直接把档案室内所有的资料全烧了呢?为啥只做个样子,留那么大个保险柜在旁边摆着却不动呢?”

    “这不明摆着蹊跷,是在做戏吗?我甚至怀疑,资料根本不在保险柜内,或者说是他亲自把资料放进保险柜,有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禹民顺点了支烟,目光幽幽地望着窗外,“张军不是二傻子,否则也不可能走到今天,我感觉…张军已经怀疑他了,甚至于已经确定他了。”

    “定时炸D的威力之所以大,是因为它的不确定性,谁也不知道它啥时候爆炸,它在哪个位置,而炸D既然已经摆到桌面,就没啥威力了,小唐,我这么一说,你就明白了吧?”

    “明白了。”唐铮点点头,“怎么办,你具体说下。”

    “之前怎么办的,这次还那么办。”禹民顺目露凶光地说道,“区别是,上次是做套,这次是拿人!”

    …同一时间,H市Z江机场外的候机大厅内。

    张浩文面露微笑地冲身边的两名穿着朴素但精神头挺好的,大约在五十岁出头的中年夫妻说道,“叔,阿姨,一会就到了你们的航班了,我祝你们一路顺风,平平安安,到了那边记得给我和百川回电。”

    这两名中年夫妻是陈百川的父母,陈百川的父亲叫陈右礼,他脸上有点焦虑,皱眉冲张浩文说道,“大侄子,这不好端端的吗?非得送我们出去…你也不告诉我们情况,我们走了心里也不踏实啊。”

    “没啥事儿。”张浩文笑道,“快到腊月了,天气冷,狮城那边纬度位置低些,去那边正好可以避寒,当过去旅游,散散心。”

    “不是,大侄子,你越是这么说,我越心里不踏实…”

    “没啥不踏实的,我们能有啥事儿?”张浩文沉声说道,“我们正经公司,不谈每年上的税有多少,我们一不输出对抗思想,二没有滋事生非,能有啥事儿?你别问了,子女大了,你就享福就完了。”

    一边说着,张浩文见登机时间快到了,当下站起来,连忙说道,“行了行了,二老,你们先过去,我们回头没多久也过来,百川也会来,到时候我们在狮城过个独特的年。”

    另一边,C市,晚上六点左右,君豪大酒店副总经理办公室内。

    易九歌正收拾着办公桌,简单收拾下后,喝了两口纯净水,随即拿着桌上的公文包,就准备下班了。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响了。

    易九歌眉头皱了下,上前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的是易九歌的助理,他目光望着易九歌,轻声说道,“易总,来了一位女士,她自称是您的妈妈…我们也不敢确定,所以来跟您说下,她现在在接待室。”

    “唰”

    易九歌眉毛挑了挑,二话没说,放下水杯,拿起公文包快步赶往接待室。

    几分钟后,易九歌在接待室内见到了他妈柳青。

    柳青年已过四旬,但保养的很不错,穿着浅蓝色的连体裙,白皙的手上带着铂金手链,妆容不浓,体态优雅从容,看上去有一种成熟的知性的美。

    只是今天的她似乎有点憔悴,看到易九歌进来后,站起来问道,“阿九,你果然在这。”

    易九歌皱眉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你啊。”柳青皱着黛眉说道,“最近两年,我们是聚少离多,每次你回来都像是躲着我似的…”

    易九歌闻言,没吱声。

    事实上,易九歌这几年确实是有意无意的不与柳青见面,自从知道她对陈百川的态度开始转变后,易九歌对这个母亲就有点不那么待见了。

    从孝道上说,易九歌还挺孝顺的,从小就很尊重母亲,长大后,挣了钱也大多是补贴家用,自己用的少,后来来了君豪也没钱给柳青汇钱,虽然见得少了,可还是很关注这个妈。

    但从理智上说,易九歌是极为反对母亲很陈百川在一块的。

    年龄差距就不提了,陈百川啥货色,易九歌从没正眼看过他。

    两人开始交往后,他连带着,将这个妈也不待见上了,大约在三四年前,易九歌跟柳青就有了隔阂。

    易九歌拉过一把椅子,在柳青跟前坐下,问道,“他叫你来的?”

    “我自己来的,我觉得…”柳青轻叹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儿子我过来看看你,不应该吗?”

    易九歌语气有点生硬地冲柳青问道,“你俩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柳青一愣,说道,“我俩就那样啊?阿九…其实你对阿川的偏见很深,他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这个人…”

    “啪!”

    易九歌没等柳青说完,直接讲桌上的玻璃水杯给砸了。

    随即易九歌来到窗户边,撩起窗帘,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外。

    “你…”

    柳青俏脸有些苍白,望着易九歌的后背,说不出话来。

    易九歌没搭理她,面无表情地盯着楼下的万家灯火,大脑在飞速运转思索着。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H市区的张军拨通一个电话,“喂?…我要你回来,这边事情超过了我的预计,近期会有大变化,你过来吧。”

    电话那头,一个青年没问太多,直接就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张军又拨通了一个越洋电话,“喂?我的老大哥最近还好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还行,还健在,目前还死不了。”

    “呵呵,那就行。”张军沉默片刻,龇牙说道,“嗯…给我借点人呗?我这出了点状况。”

    “啥状况?”电话那头,张军的老朋友一愣,“跟那个姓马的干起来了啊?”

    “也是,不全是。”张军低声回应道,“这事儿比较棘手,某些时候,我的人不方便出面,你给我找找人,手硬的,靠谱的。”

    “…行,回头价钱给到位就行!”

    “…咱们这么多年关系,就值这点钱吗?”

    张军笑骂了一句,随即与对方寒暄了会,也就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