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776章 丧钟敲响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马德华看到归属地为S市的电话时,第一时间也没想到是张军打来的,他愣了下问道,“你好,哪位?”

    张军舔了舔嘴皮,问道,“小马哥,我是张军,有印象吗?”

    “啊?哦?张军!呵呵。”电话里,马德华明显惊诧了下,随后就反应过来,用不咸不淡地语气回应道,“找我啥事啊?”

    张军声音低沉地说道,“禹民顺扣住了我兄弟,这事儿你知道吧?”

    闻言,马德华沉默一会,冷冷问道,“你想说什么?”

    张军沉默一会儿,沉声说道,“小马哥,我不跟你绕圈子,我就提三个要求,第一,放了刘波,我希望看见完完整整的他,不能少一根毫发,第二,除了度假村之外,金海所有的业务全部退出H,以后也不能回来,更不能为难大和。第三,说出两个埋在我们君豪的两个内鬼的名字,我就这三要求,你能答应了,以后你我互不干涉,你把D品卖到南极去也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以前咱们俩的梁子也可以一笔勾销!”

    听到张军说完,马德华沉默良久,才声音低沉地说道,“张军,你的要求挺多的,呵呵,六七年没见,你是不是有点膨胀啊?”

    “膨胀吗?呵呵。”张军面无表情地喝道,“小马哥,我明着跟你说,这几年来,你经常从没放弃查我,你可能以为对君豪很了解了,可你知道我对你金海了解吗?我跟你说句很直白的话,君豪的产业在国内都是阳光产业,但你金海是吗?你经得起查吗?搞烦老子了,老子拿出一年的集团支出预算,往后日子就死盯你云省的产业!我这话算不算威胁,你掂量着看?!”

    说着,张军也没等马德华回应,挂断电话。

    近些年来,尤其是在l国蹲了四年监狱后,张军的脾气已经温和了很多,不再像刚入江湖那样桀骜乖张了。

    哪怕是在C市的时候,他明明已经察觉到c市分公司不太对劲,他都没有太愤怒,只是派了易九歌过去查查,并没有用太强硬的手段。

    但这一次,一路跟着君豪整整六年多的金刚被抓,张军是真的愤怒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左右,张军就拉着宁致远,带着几个随行人员,赶往H市。

    上午十点半左右,张军和宁致远就赶到H市区。

    到了H市之后,张军并没有直接去金海找禹民顺,也没有撒人去找金刚,而是给市里的老彭打了个电话,约他终于聚一聚。

    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老彭如约来了,与张军还有宁致远,三人在H市河西的一个挺幽静的特色家常菜馆子里见面。

    老彭作为一个实权的高配正厅级干部,张军一个电话就约出来了,由此也能看出张军如今的段位,以及老彭对张军和宁致远的重视。

    家常菜馆的某个包厢内,三人吃着菜,喝着并不昂贵的酒,聊着天,十来分钟后,寒暄就差不多了。

    张军见预热差不多了,便举着酒杯冲老彭说道,“彭老,H市有个度假村,号称咱们省的天上人间,不知道您听说过没?”

    老彭不露声色地轻声说道,“略有耳闻,但不是很清楚。”

    张军这次拉着宁致远过来见老彭,其实有两层深层次的含义。

    一者,宁致远在国内已经是一流的衙内了,父亲、叔叔都是军政界高层人物,他来,既可以为张军起到压阵的作用,也能给老彭吃个定心丸。

    二者,宁致远陪同张军一块来,从侧面上也是张军决心的体现。

    所以,张军没打算绕圈子,直奔主题地说道,“彭老,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这个度假村是个毒瘤,是个销金窟,里面有大量的外围女,同时还搞赌博情色交易,严重败坏了H市的良好社会形象。”

    闻言,老彭眉头一皱,目光瞥了旁边地宁致远一眼,见后者还是在低头吃菜,也不说话,旋即老彭还想找个遮羞布再遮一下,“有这么严重吗?小军你不是危言耸听吧?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老彭的心思张军一眼就看透了,当即张军摇摇头,直截了当地说道,“没有误会,我张军对自己说过的话会负责任的,彭老,您要是不信的话,要不然咱们去市里,随即找十个群众采访一下,看看他们是啥态度?”

    听到张军这话,老彭眉头皱了皱,没吭声。

    “彭老,我知道您的顾虑。”张军斟酌着言辞,说道,“这个毒瘤要铲除的话,有三大好处,于民,可以缓解H市的社会矛盾,大幅度平息百姓,尤其是底层百姓的怒火,从而增强zf公信力,于法,度假村HDD三样全沾了,而且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法理难容,天理难容,于您,如草船借东风,为您的仕途再添浓重一笔。”

    闻言,老彭摩挲着酒杯沉默少顷,看了身旁的宁致远一眼,缓缓说道,“年初的时候,省里的杜少秋曾约我去那个度假村里打高尔夫,但我没去,呵呵。”

    听到老彭提杜少秋这个人,宁致远终于说话了。

    无论是张军还是宁致远都知道,老彭口中的杜少秋,指的就是省里老杜的儿子,所以,宁致远吃着酒菜,嘴里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我叔最近对省内官员子女从商的问题比较感兴趣,杜少秋此人不学无术,桀骜不驯,难成正果。”

    老彭是宦海沉浮许多年的人了,位置也比较高,所以,宁致远这么一句看似不怎么搭边的话,老彭却能听出弦外之音。

    老彭摸着下巴琢磨半天,最终点点头,“这件事儿我需要跟市w老陈通个气,但我相信老陈是个识大体顾大局的人…嗯,等我回应吧,只要有确凿的证据,身为地方父母官,我们有义务肃清寰宇,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与之同时,睡了一个好觉的魏良再次来到度假村某地下室内,见到了一晚上没睡的金刚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