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752章 异心
    “你放P,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儿!小芮!你不要含血喷人!”梁浩源急眼了,“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双目喷火似的盯着小芮,“小芮!我待你也不薄吧?你TM的这么污蔑我你良心不会痛吗?”

    “不用狡辩了。”易九歌冷冷地插了一句,随后打开办公室的抽屉,从抽屉内掏出一张储存卡放到桌上,面无表情地冲梁浩源说道:“既然叫你过来,那肯定不是来挑刺的,录音在这里,要现场听听吗?!”

    见到桌上的内存卡,一瞬间,陈百川脸色就阴沉下来,刘延平跟梁浩源的脸色也极度难看起来。

    其实像类似的这种事儿,梁浩源刘延平这几年还干了不少,可不止这一件,不过,梁浩源是真的没想到,小芮居然真的录了下来。

    连录音都有了,梁浩源顿时耸拉着脸,不做声了,只憋着一张苦瓜似的脸,时不时瞧瞧身边的刘延平,寄望后者能帮忙说说话。

    刘延平阴着脸冲小芮说道:“小芮,你可真让我惊喜让我意外啊?”

    小芮至始至终都是低着头,目光不与刘延平直视。

    易九歌扭头看着陈百川,冷漠说道:“陈总,分公司你最大,怎么处理你说了算。”

    陈百川脸色难看地望着易九歌,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整个事儿都是你在操盘,你牛你处理呗。”

    易九歌揶揄地冲陈百川说道:“这不太合适吧?毕竟都是你的人,真要我来办啊?”

    陈百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处理吧,做错了事儿就要承认,我没有意见。”

    闻言,易九歌深深的看了陈百川一眼,随后指了指梁浩源,低声说道:“梁浩源开除公司,贪款补交,财务总监的位置换我指定的人上。”

    听到易九歌要将自己开除,梁浩源顿时歇斯底里起来,他脸色狰狞地冲易九歌吼道:“易九歌,你以为天下还有白色的乌鸦吗?开除我!你照样救不活分公司!”

    易九歌压根没理会梁浩源,只目光一眨没眨地盯着陈百川。

    陈百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冷漠地看了脸色苍白的梁浩源一眼,摆摆手说道:“行,按你说的办。”

    说着,陈百川转身,也没打招呼就离开了办公室。

    陈百川一走,刘延平和梁浩源也就离开了。

    十分钟后,陈百川的办公室内,刘延平满脸愤怒地冲陈百川说道:“川哥,你瞧瞧你瞧瞧这个易九歌,瞧瞧你这个继子,搞成啥样?一来就把梁浩源给扯了!这不是打你脸吗?!”

    “别扯什么继子的!易九歌很忌讳这个!”陈百川脸色阴沉地冲刘延平说道:“延平,我是没什么管理公司的能力,可你们也太闹腾了啊?整成这样,还被人捏住了小辫子,你叫我怎么说话?”

    刘延平不以为然地回应道:“川哥,这啥年代了啊?谁还没点私心啊?梁浩源在那个位置上,要不为自己考虑,他拿什么养家啊?就靠着那一个月三万多的工资吗?”

    陈百川眉头微皱,没说话。

    刘延平见陈百川并没有太抵触这个思想,随即顺着话题说道:“连古人都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何况现代人呢?川哥……依我看,咱不如把易九歌给踢出分公司,只要你点头,具体的活儿我来干,我保证他在C市待不下去。”

    陈百川眉毛一掀,冷冷盯着刘延平,“延平,你想干嘛?造反啊?”

    刘延平见状微微低下头,小声嘀咕道:“造反又能咋的,C市在我们掌控之内,你要放话,咱们肯定能让分公司跟君豪脱钩……”

    “啪!”

    刘延平话没说完,陈百川反手一个耳光扇在刘延平脸上。

    陈百川眼睛微红,瞪着刘延平喝道:“刘延平!我原来以为你就一点小贪,喜欢敛财!可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你脑后的反骨已经长齐全了是不?”

    刘延平摸着红肿了的半边脸,不悦道:“开个玩笑啊,川哥你生气什么?”

    陈百川冷冷说道:“别开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半个多小时后,刘延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随后叫来了梁浩源。

    办公室内,梁浩源抽着烟,问道:“川哥啥态度?”

    刘延平冷笑道:“那能有啥态度?他追易九歌这么多年了,他敢得罪易九歌吗?”

    梁浩源点点头,叹口气说道:“川哥就是太优柔寡断了。”

    刘延平摩挲着下巴说道:“这个易九歌有点能耐啊,来分公司没几天就把你给干了,我原本以为他是奔着我来的,但没想到……不过他也挺聪明的,没敢动我。”

    梁浩源阴着脸说道:“把我干掉给动你有啥区别啊?财务总监的位置上插上他的人,以后你在分公司还能施展开手脚吗?这就等于多了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盯着你。”

    刘延平闻言若有所思,好一会儿后,突然问道:“浩源,你上次跟我说,金海有人想要拉拢咱们?”

    梁浩源一愣,“是啊,不过这都是年初时候的事儿了,我跟他们见了两次,听他们的意思,可不只是拉拢这么简单?”

    刘延平挑眉问道:“啥意思?”

    梁浩源想了想,解释说道:“我听说金海集团几年前的时候,跟张军有很深的过节,所以金海拉我们,不是看中咱们的管理能力,而是……要咱们在关键的时候给金海提供一些资料消息……”

    刘延平愕然道:“他这是要咱们当卧底啊?”

    “那肯定了。”梁浩源撇撇嘴说道:“金海的规模体量不比君豪小,像咱们这种人,去了金海也就是个二流的选手,如果不是为了要情报,他们没理由招揽我们的。”

    “说起这事儿,我现在挺后悔的。”说这,梁浩源停顿了下,又沉吟说道:“现在都被开除了,早知道是现在的结局,当初在君豪的时候就应该跟金海走近点,也算多一条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