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705章 绝境下的杨超群
    骑着三蹦子的中年男子约莫五十来岁,脸色风尘仆仆的,脚下踩着的是一双老解放鞋,三蹦子后边载着的是一些萝卜白菜啊之类的。

    看他这模样,是地道的农民工。

    中年男子的心还是挺纯朴的,那时候也没有老奶奶倒路边没人敢扶的概念,他见到有人瘫倒在路边,当下皱着眉头,连忙下车扶起杨超群,神色关切地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杨超群捂着大腿,人头渗出冷汗,咬牙说道:“没事儿。”

    一边说着,杨超群挣扎着就想站起来,但还没能站起来呢,身子一歪着,又摔倒在地上。

    民工一看这个状态,顿时眉头紧皱看了眼杨超群的伤处,说道:“还说没事呢,咋伤成这样呢?大腿扎了那么深,还在飙血呢!必须快速送医院,不然你这腿可能要废掉。”

    说着,热心的民工搀扶着杨超群上了自己的三蹦子车,“你坐后边,兄弟,你坐稳了,我送你去医院。”

    杨超群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咬着牙冲民工说道:“我跟婆娘吵架了,她嫌弃我没用,挣不到钱,我俩一吵着,她就拿着剪刀给我捅了……唉,麻烦你了。”

    说着,杨超群缓缓从自己兜里摸出一张事先准备好了的,揉得皱巴巴的五十块钱递给民工,“兄弟,不能让你白跑,我身上就这么点现金,你收下,当跑路费吧。”

    民工摇摇头,一边开始骑着三蹦子,“不用,你也是岳新镇的人吧,都乡里乡亲的,顺路的事儿,又不远,我也真好要去城里的。”

    杨超群没管民工的推辞,执拗着将五十块钱塞紧民工的兜里,一边用沙哑的用有点别扭的本地方言说道:“嗯,我三道沟的,我祖籍本来是h市的,我婆娘是这边的,所以,我就住在这边了。”

    民工叹口气,说道:“唉,难怪我说你口音有点像是h市那边的,还被老婆打这么狠,倒插门啊。”

    杨超群苦笑说道:“可不是呗,家里穷,倒插门到了这边,还是被嫌弃,没啥地位啊。”

    民工闻言,使劲地踩着三蹦,加快了速度,一边说着:“上门女婿不好当啊,也难为你了,家里几个娃啊?”

    “俩个,一男一女。”

    很快,两人话匣子就打开了,聊着聊着,就熟络起来。

    其实就凭着短短一些话,也能看出杨超群极其强大的心里素质以及应变能力。

    从在桥头坐一会儿就发现桥上人少了点,有点不对劲,到化妆到果断给自己一剪刀,再到现在上了民工的车,还能和民工攀上交情。

    这中间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并且,关键的是,特景还在镇上,沿途有设卡,距离最近的特景甚至与杨超群不到三百米远。

    试问,有这种狠劲、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的,一千个人里边,能有几个?

    由此可见,张三浪也好,杨超群也好,他们能在匪道上纵横那么多年而至今没挨枪子,不是没理由的。

    ……民工载着杨超群,捋着乡道往城里走了大约两里路,就遇到了特景。

    远远的,杨超群坐在三蹦子车后边,望着分岔路边上站着的起码七八个青年,眼神不由得微微眯起来。

    只看一眼,杨超群闻气味都知道,那七八个人绝对是便衣,并且身上肯定是带了抢的。

    当下,杨超群微微低垂着眸子,继续声音平稳地跟民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一群便衣就将民工拦了下来。

    “唰”

    一名颧骨挺高,人看着挺壮实的,看上去大约二十五六岁的便衣拦着民工,看了眼民工和车后边的杨超群,随即冲民工问道:“上哪去啊?”

    民工抬头看着一群便衣,皱眉说道:“你们这是?”

    “唰”

    便衣掏出证件在民工眼前亮了下,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城里啊?去干啥啊?”

    民工看了眼便衣手里的证件,随即神色有些拘谨地回应道:“我身份证过期了,要去县城补办,镇上都办不了,这不,寻思着城里有个亲戚在,给他们带点自家种的大萝卜白菜啥的,给他尝尝。”

    便衣抬眼看了眼后座上的杨超群,“那他呢?你啥人啊?亲戚啊?”

    听到便衣问话,杨超群没等民工回答,抢先回应道:“我是三道沟村民,去城里治伤,这不也没看见有班车,就搭了黎大哥的顺风车。”

    便衣再问:“三道沟?哪的啊?”

    杨超群左手攥着背在身后的仿54,声音平稳:“三组的,就住在孔大有家对面,孔大有在那边挺有名的,你们肯定知道。”

    这个孔大有也还是刚刚跟民工聊天的时候,听到的,此刻杨超群现以利用,丝毫未见慌乱。

    “治伤?伤哪了?我看看?”

    便衣说着,来到三蹦车后座。

    杨超群曲着身子蜷缩在三蹦子车里边,抬起一条满是血的腿,随后撸起左腿裤管,声音艰涩地说道:“跟婆娘吵架,她刺了我一下,没多大事儿,去城里边包扎下,消消毒就行的。”

    便衣扒拉了下杨超群的裤管,又看了看杨超群的脸,皱眉说道:“伤得不轻啊?就你这伤势,可以立案的已经。”

    “没事,真没事,她就是脾气暴点,平时还是挺好的。”

    便衣再问:“身份证呢?拿出来看下。”

    杨超群无奈地说道:“家里没钱,看不起病,我就去城里拿点药,买点消毒水啥的,身份证没带。”

    “买药镇上没有吗?”

    “我还有静脉曲张,也要买药吃,镇上没得卖的。”杨超群嘴唇有点苍白,问道:“兄弟,到底发生啥事儿了啊?”

    便衣上上下下打量着杨超群,目光盯着杨超群经过化妆,脸色黑了不少,头发还有点白,脸上也有不少褶皱,满眼血丝,看着挺沧桑的跟之前照片上的疯狂桀骜完全变样了的脸。

    也不能怪便衣疏忽,此时此刻,杨超群的状态跟之前在机场的时候的猖獗嚣张完全是天壤之别,反差太大了,并且化妆术还不错,所以,一时间,便衣还真没瞧出来。

    便衣瞧了一会儿,随即轻声说道:“最近一两天最好呆在家里别出来,木兰镇有个凶犯,手段极其残忍,极其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