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97章 无处可逃
    阿辉话音刚落,迎面的军卡上就传来经过喇叭扩音的声音:“peopleontheoppositesid……对面的人,立即停车,否则就地剿灭!”

    阿辉一听这话,眼睛顿时就红了,棱着眼珠子喝道:“差不多的装备,差不多的人,怕他们干什么!冲过去!”

    闻言,司机一咬牙,脚猛踩着油门,军卡马达咆哮着迎面直接撞过去,一边在向对面冲锋的同时,阿辉把脑袋缩在挡风玻璃下边,一只手伸出窗外,冲着对面军卡车上的士兵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

    阿辉一开火,对面在不到一秒钟就做出了反应,直接开火还击,一时间,子d横飞,像是乱窜的蝗虫似的。

    不到三秒钟时间,双方领头的军卡挡风玻璃就被打得稀碎,同时阿辉这边三台军卡的车胎全部爆胎。

    阿辉这边第二台军卡车内,田笔盖与齐峥坤两人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之前也没戴手铐,在车胎被打爆,车子一阵倾斜晃荡的同时,田笔盖与齐峥坤两人相视一眼。

    “唰”

    田笔盖使出了吃奶的劲,拼了命的推开身边的一名士兵,整个人纵身一跃,跳车。

    而齐峥坤身子骨虽然瘦弱,但劲不小,整个人很滑溜的从一名l国士兵腋下钻过去,扑身跳下卡车。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之前车内的士兵没想到前面也有人堵着,所以,见到迎面有两台军卡开过来,并且双方开火了的时候,一时间都没人顾忌到田笔盖跟齐峥坤两人了,这才让两人摸了个鱼。

    “唰”

    田笔盖跟齐峥坤两人刚跳下的时候,阿辉就看见了,阿辉双眼猩红,脸色狰狞,像是一头要噬人的狼一样的冲后边吼道:“干死他们!”

    不等阿辉发话,第二台卡车内的士兵也反应过来,在田笔盖跟齐峥坤两人跳车的同时。

    “哗啦”

    不到一秒钟时间,起码有三把微冲朝着田笔盖跟齐峥坤两人跳车的方位连续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公路上,暴起一阵血雾,田笔盖跟齐峥坤两人同时惨叫着,滚落到旁边的灌丛水沟里。

    “哒哒哒哒”

    紧跟着,两人身前的土坡上,溅射起阵阵土雾。

    田笔盖把头缩在路边臭水沟里边,一手捂着黏糊糊的p股,也不敢冒头,吼着:“道长!你怎么样?”

    对面的水沟内,沉默一会儿,才传来齐峥坤的呻吟声音,“还有气。”

    “吗的!”

    田笔盖怒目圆睁,却也只能干着急,不敢出去。

    两人的抢早就被收了,此刻公路上,双方都是冲锋q在对垒,露头就是死,铁定被打成马蜂窝。

    对面的一台墨绿色的军卡车内,阿卜杜居然亲自来了,他坐在副驾驶上,头缩在下边,满脸地焦急,不停地冲车内的人喝道:“……(速战速决,那俩人质必须活着,其他人全部干掉!)”

    “哒哒哒哒”

    子d像是瓢泼大雨一样互射着,双方的卡车很快就被打得报废,公路的水泥地面上也被打得坑坑洼洼的满是d孔,没十秒钟,公路上就被殷红的鲜血给染红了。

    跟这里相比,国内九州大地上,所谓的混社会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教堂北边的公路上,其实阿卜杜来的人不多,也就二十来个,人数上甚至比阿辉他们还少些,而在装备上,也强不到哪去。

    但两者的心态不一样,阿辉他们此刻的心态是有点崩的,因为后边已经有正规军在赶来围堵了。

    这边是卡总的地盘,如果跑不出去,就是神仙来了都救不了。

    很快,不到二十秒时间,后边的阿卜杜的支援的正规军已经距离阿辉他们不到三百米,随时都能把包围圈给闭合,完全围死。

    而此时,双方各有损伤,阿辉这边已经死了六七个,伤了十多个。

    一个回合打下来,双方伤亡基本持平,但阿辉这边的人心完全散了。

    在古代,军队打仗的时候还有监军,谁要怕见血怕死敢后车,监军就负责杀逃兵。

    阿辉的人本来就不是正规军,没什么正规训练,因而这个时刻,人人都怕死,不少人甚至已经丢掉了q械,直接双手抱头蹲在路边,举白旗了。

    “唰”

    阿辉转头扫视一眼后边呼啸而来的好几台满载着士兵的军卡,面无表情地冲阿超喝道:“超!你走你的,我去解决田笔盖他们!”

    阿超下意识地拉了阿辉一下,目眦欲裂地喊道:“你不要命了?这个时候还想着杀了田笔盖!”

    阿辉惨淡一笑,“走不了了!阿卜杜这比真狠心啊!把驻防军都拉来了!这会儿就算老雷派来一辆武直都会被打下来。”

    阿超冷着脸说道:“你走!我去杀!”

    “我一个人就够了!”

    阿辉低吼着说了一句,甩开阿超的手,弓着腰,整个人一下就跳到路边,随即钻到公路边上的水沟里。

    而迎面的军车内,阿卜杜看到这一幕,顿时眼睛也红了。

    “tm的!”

    阿卜杜骂着,推开车门,手里持着一把冲锋q就跳了下来,随后也滚到路边的水沟内。

    一看这个状况,同一辆军车上的一些士兵顿时就急了。

    好几个士兵端着抢冲下来,冲到阿卜杜的身边,吼道:“sir,sirbecareful(长官,长官小心!)”

    “leavemealone!wemust(别管我!一定要保证那两人的安全!)”

    阿卜杜吼着,神色疯狂地钻进公路边的水沟内,直奔阿辉而去。

    阿卜杜其实是个见钱眼开,极其势利的人,按理说,这种人一般是没啥血性的,是比较怕死的。

    只不过,此刻的阿卜杜已经被逼到了绝境,田笔盖一死,关九肯定翻脸,而阿辉他们只要没死,也肯定跟他算账。

    无论是哪边出了漏子,他阿卜杜都要上军事法庭的,所以,阿卜杜顾不上了。

    “唰”

    阿辉跳进水沟的同时,人还没起身呢,旁边听到他跟阿超对话的田笔盖已经准备好了,直接扑了上来,一个泰山压顶,重达两百多斤的肉身砸在阿辉背上,紧跟着田笔盖顾不上剧痛,反手就去箍阿卜杜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