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80章 铮铮铁骨,也有弯腰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哈桑派的人将关九接到他的临时指挥所。

    指挥所内,与哈桑简单寒暄过后,关九就很坦诚地冲哈桑说道:“哈将军,我不想瞒你,我们并没有筹集到那么多钱。”

    哈桑之前就跟张军谈过,也跟安德烈简单交接过君豪的实力,所以,他听到这话并不意外,只轻声问了一句,“还差了多少?”

    “目前就筹集到六千万左右。”

    哈桑眉头一皱,“差得有点远啊。”

    关九点点头,“是,我们实在没办法了。”

    哈桑瞥了关九一眼,沉吟道:“关九,你要明白一个问题,我要你筹两亿的钱,这个钱不是进我哈桑的口袋了,而是作为打点关系以及赔偿阿萨的钱,明白吗?”

    “我知道。”

    “但你现在筹集的这点钱,连给阿萨的赔偿款都不够。”

    关九闻言,眼眶微红地望着哈桑,“哈将军,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能不能帮帮我?”

    客官的说,关九这话有点强人所难了,哈桑已经在尽力在办了,并且还给关九等人安排的住所,否则关九他们全部被阿萨家族的人给抓去了。

    现在这个结果,还是因为有哈桑的存在,汗德有些顾忌的结果,而此刻,关九说这种话,就等于蹬鼻子上脸了。

    闻言,哈桑顿时脸色一沉,目光冷淡地盯着关九,“什么意思?我哈桑还不够帮忙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哈将军您在帮我在中间说说话行吗?我们实在没办法了!”

    哈桑脸色冰冷地扫视关九一眼,“你们要吃饭,我也得生存啊?你想干嘛?你一句话,我给你派一个连的人直接将汗德给突突了啊?”

    “我——”

    哈桑神色不耐地摆摆手,“你回去吧!走货的事儿也先搁置。”

    关九脸有愁容,声音沙哑地冲哈桑喊道:“哈将军……”

    哈桑脸色一板:“没听到我说话吗?用我叫警卫请你出去是不?”

    关九一脸哀求地看着哈桑,犹豫良久,双膝一软,“噗咚”一声,就这么直挺挺跪在哈桑对面的办公室面前。

    是的,就这么跪下了。

    熟悉关九的人就知道,关九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睚眦必报但义薄云天的人,他是一个把情义、道义看得比自己命还重的铁骨汉子!

    在平时,即使被人捅几刀,关九可能都不带皱眉的!

    而今,为了张军!他跪下了!

    哈桑被吓了一跳,眉头紧皱地盯着关九,“你这是干什么?”

    哈桑略通九州文化,知道在九州有一句话叫男儿膝下有黄金,所以,看见关九行这般大礼,当时懵了一下后,连忙出来搀扶关九。

    “将军!”

    关九抬头,目光通红地看着哈桑,声音沙哑地说道:“将军!但凡还有办法,我关九之前不会说那种话,更不会跪下来求您!军的事儿上,拜托您再传个话吧,我关九记您一辈子!”

    哈桑拽了下他,“你先起来。”

    关九目光一眨没眨地盯着哈桑,声音低沉地说道:“将军,您要是不答应,我们连您的营地都出不去,早晚是个死。”

    哈桑皱着眉头,犹豫了好一会儿,随后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沉吟道:“你先起来……今晚上八点多我有一个私人聚会,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人,有他出面,这事儿或许还能缓缓。”

    关九闻声愣住,“您都办不了,还有谁能办?”

    哈桑闻言一笑,领着关九重新坐下,随即给后者敬了支烟,沉吟说道:“这人叫卡斯丘,他本身没有衔级,但却是卡总的亲侄子,你懂我意思吧?”

    听到这话,关九嘴巴张了张,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震惊说道:“皇亲国戚啊?”

    “对。”哈桑低声说道:“汗德可以不给我面子,但他再牛气,也不能不看卡斯丘脸色,在这种事儿上,卡斯丘关键时刻的一句话,胜过我一百句。”

    关九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笑意,连连点头,“哈将军,那就太感谢你了。”

    哈桑摆摆手,很现实的说道:“客气话留着以后再说,我给你介绍卡斯丘,八分是看安德烈的面子,两分是看你这个人。”

    关九点点头,上前一步,低声冲哈桑说道:“将军,还得麻烦你留个银行帐号……”

    哈桑想了下,摇摇头,“不用了,过阵子你们就可以开始走货,在原先的分成比例上,前两年我要再多两成。”

    闻言,关九在心里大致估算了下,若是走货这条线打通了的话,两成比例两年分的钱可能还要超过现在给的现金的这个数,但哈桑已经把事儿办到这份上了,关九也没脸皮去讲条件。

    “好!”

    “嗯,你先别回去,一会上我的车,我带你过去。”

    ……另一头,国内s市,双清区,某别墅群,某栋楼下。

    张浩文满脸疲惫地从a6车内出来,准备回家。

    这几天张浩文东奔西跑,到处借钱,跟银行借,跟朋友借,求人借钱的事儿,要说没受一点委屈,那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这几天张浩文平均每天也就睡三四个小时。

    “嘀-嘀!”

    张浩文手里攥着车钥匙,摁了下锁车键,随即腋下夹着个包,低着头往自己家行去。

    走了一会儿,快上台阶的时候,张浩文冷不丁差点和一个站在台阶上的人撞上。

    张浩文连忙抬头一看,只见台阶上居然还站着一个人。

    路灯比较昏暗,之前张浩文低着头也没细看。

    此刻他才发现,白思雨居然站在门口,他小蛮腰上挎着个仿lv包包,脸色有点憔悴,穿着淡紫色的羽绒服,天气有点冷了,她缩着脖子,不时搓着小手。

    张浩文一脸惊愕:“嫂子?你怎么跑这来了?”

    “我……”白思雨眼睛微红,搓弄着小手,犹豫了下,嗫嚅着冲张浩文说道:“我听朋友说,傻军出事了,现在你们缺钱用是不?”

    张浩文眉头一皱,摇摇头,“哪个王八羔子造谣,没有的事儿,军就是在l国出差,一时半会回来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