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狼抬头 > 第0676章 寒冬中的人情冷暖
    两天后下午两点多,国内w市内,江夏区某咖啡馆内。

    张浩文约带着金刚在此约了白远。

    既然需要筹钱,张浩文首先想到的就是白远,白远在b省内经商多年,名和利都有了,要论家底,他肯定是要超出君豪集团内的任何一个人的。

    张浩文和金刚两人在咖啡馆内等了大约十来分钟,随后就见到白远乘坐一台黑色奔驰商务,在秘书的接引下,下了车。

    此刻的白远西装笔挺,皮鞋铮亮,头发也梳理得一丝不苟,显然是刚从公司过来,他下车后就冲秘书打了个招呼,随后就见到秘书钻进车内,在车里等待着,而白远本人则是拎着个手包,大步进了咖啡馆。

    几分钟后,咖啡馆二楼某靠窗卡座上。

    “白叔,你好你好。”

    见到白远应约过来,张浩文连忙起身,笑着跟白远握了握手。

    “不用客气。”

    白远将手包放在坐上,拉开椅子坐下,笑道:“你们都是小军的朋友,咱不用那么见外,你找我肯定也是有事儿吧,寒暄就免了,有啥事儿你直接说吧。”

    张浩文想了下,感觉既然是张军未来的岳父,那理应是自家人,也就没太见外,就直接说道:“白叔,是这样,军在l国出了点事儿,现在情况不太好,坦白说,我来找你是来化缘来了。”

    白远眉毛挑了挑,“缺钱啊?出啥事儿了?你详细说说。”

    张浩文闻言,一咬牙,目光望着白远,沉声说道:“军在l国,因为一点纠纷,把该国一个高官的儿子给打残废了,现在这事儿也不是没得缓和的余地,就是需要一些资金打点关系,所以……”

    白远脸色未变,啜了口咖啡,轻声问道:“高官?有高啊?”

    张浩文满脸愁容,苦笑说道:“级别很高,差不多相当于户部小侍郎的位置。”

    闻言,白远勃然色变,刚喝道嘴里的咖啡都差点喷出来,他一脸惊愕地盯着张浩文,“小军怎么捅出来这种篓子?”

    张浩文叹口气,“这话说来一言难尽啊。”

    白远沉声问道,“那人真的残废了?你仔细跟我说说,不要遗漏。”

    张浩文犹豫良久,当下将l国发生的事儿大致说了一遍,但隐去了景毅这个凶手的情节。

    毕竟此刻还是求人呢,正需要借钱,若是说是景毅惹的事儿的话,白远恐怕听后直接就走了。

    张浩文没发现的是,在他说的同时,白远脸色越来越难看,直到听到阿萨已经失去男人的功能的时候,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叔?叔?”

    张浩文看他脸色难么难看,一时间还以为他身体不太舒服,顿时问了一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用不用叫个医生啊?”

    “没事。”白远挤出一丝笑容,随后躺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沉默良久后,才一脸愧疚地冲张浩文说道:“浩文,你也知道,我公司也是现金流,资金比较吃紧的……”

    闻言,张浩文心头一沉。

    白远叹口气,神色无奈地说道:“现在生意不好做啊,名气是有了,实际上穷得叮当响,外界都说某某白老板身家亿万,实际上只有我自己清楚,很多时候,连一百万的现金都不好动。”

    听到这话,张浩文脸色有些苍白,挤出一丝笑容地冲白远点点头,没接腔。

    “小军不管怎么说,我和他也认识,他和思雨也是相识一场,也算有些情份。”白远脸色恢复正常,摩挲着下巴,沉默一会儿后,拿起手包,从里边抽出钢笔和一张支票,唰唰唰的在支票上写了一串数字,随即把支票递给张浩文,“浩文,这里是三十万,钱肯定不够,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一定要收下。”

    张浩文笑容有点冷的接过支票,依旧没说话。

    “我们这辈人啊,一辈子奔波在钱上,也输在钱上。”白远感慨着说了一句,随后目光坦然地看了张浩文一眼,沉吟道:“在钱的问题上我帮不上忙,但好在在b省内我还认识些朋友,有银行的,也有搞典当的,他们手里有钱,回头我给你打个招呼,你跟他们联系下,能贷些钱。”

    张浩文心已经凉了半截,脸上依旧没露声色,只目光看着白远,笑容微冷地摇摇头,“不用了,感谢白叔,白叔真的是高义啊,不但借钱还给找关系,这等恩情,我张浩文记下了。”

    “呵呵,小事儿,不值一提。”

    白远笑呵呵地摆摆手,随后拿着手包起身,“那没其他事儿,浩文,我还得回公司开会,我就先走了?”

    张浩文也没起身,喊道:“白叔慢走,恕不远送了。”

    白远没再说话,腋下夹着个包,大步离开咖啡馆,随后弯腰钻进奔驰商务。

    几分钟后,行驶着的奔驰商务车内。

    白远坐在后排座上,面无表情地一边揉着太阳穴,抬头冲开车的秘书说道:“小辉,你跟思雨关系好,小时候一块玩到大的,你帮我劝劝她,以后跟张军断了关系,不要再来往!”

    秘书一边开车,神情有点不解地问道:“叔?发生什么事儿了?”

    白远脸色冷漠地回应道:“阿斗始终是阿斗,你即使给他披上龙袍,这江山他也端不住啊!”

    秘书小辉试探着问道:“叔,是不是张军出事了?”

    “对。”白远冷声说道:“张军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线搭错了,跑到l国,把那边一个高官的儿子给打残废了,他已经完了!我估计他在l国已经泥足深陷,很难再回来了。”

    小辉闻言,叹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叔,思雨那边,我会劝她的。”

    白远冷声说道:“思雨骨子里其实有点倔强,她若不听,你回头告诉我,我绑也要给她绑家里!”

    ……另一头,张浩文与金刚两人面面相觑,坐在咖啡座椅上,良久,张浩文面无表情的直接将桌上的支票撕得稀碎,随手就丢进了垃圾桶。

    “走吧,先回家,我再想想其他的招。”

    张浩文冷冷的招呼一声,站起身。